外科老師的親和風範【人醫心傳第191期 - 微光心語】

文/盧靖雯 花蓮慈濟醫院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醫師

圖為鄭立福醫師教導學生縫合打結。

鄭立福醫師,大家都稱他「福哥」,在我眼中是個關心病人,也關心學生的好醫師。

記得在一個陰雲密布、飄著小雨的午後,一位右下肢裝著義肢的中年婦女緩緩步入診間,步履蹣跚的她臉上掛著一抹禮貌的微笑,卻隱藏不住眼神中淡淡的憂愁。福哥見到她,問道:「還好嗎?……妳的心情。」當下的暖意,從診間滿溢到屋外。一位外科醫師開口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關心病人的情緒,而非開刀後的併發症、傷口恢復狀況、病人復原過程等等。病人雖然笑著說:「很好啊,慢慢習慣了,謝謝鄭醫師,你真的是仁心仁術的大醫王!」但病人的眼神卻說溜了嘴。病人離開診間之後,福哥告訴我那位病人去年車禍,少了一條腿,之後就一直抑鬱寡歡,之前非常活躍的她,現在幾乎整天都待在家裡,不願意出門,實在很令人心疼,所以每次回診福哥都會跟她多聊幾句,看能不能讓她寬心一點。老師照顧的不只是病人的病,還有病人的心,看著福哥跟每位病人都能隨口聊上幾句,醫病間緊密的關係,讓我對行醫的道路又多了一分憧憬。

除了照顧病人,福哥也非常照顧學生。福哥總是給我們很多練習實際操作的機會,每檯刀都鼓勵我們刷上,而且福哥很重視參與感,總會找到一點事情給我們做,像是消毒、打局部麻醉、沖生理食鹽水、拉勾、縫合……,真的有超多機會練習各種技能。再者,福哥是真的手把手的指導我們,像是一開始我根本不會打局部麻醉,福哥就從怎麼拿針開始教起,一個步驟一個步驟,鉅細靡遺的耐心指導,我帶著歉意向福哥說:「老師抱歉,我什麼都不會,浪費你的時間。」福哥還反過來安慰我:「不要緊,學生就是要來學的。」還有一次打局部麻醉不小心爆針,看見我懊惱的眼神,福哥立刻安慰我說那不是我的錯,還幫我把針頭鎖緊,頓時覺得冷冰冰的刀房忽然溫暖了起來。

除了在刀房非常照顧學生,福哥還自掏腰包舉辦打結比賽,福哥說因為有些學長姊去外院見實習時,有主治醫師請他們幫忙打結,不過打得不是很理想,就被酸言酸語,為了保護學生,也讓學生多學會一項重要的技能,福哥率性自掏腰包舉辦打結比賽,福哥辛苦工作一整天之後還要留下來舉辦比賽,真的很辛苦也很感人,由衷的感謝福哥對學生的用心指導!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心裡暖暖的,上述這些溫馨的景象至今仍歷歷在目,鄭立福醫師,一位權威的外科醫師,他對學生有滿滿的耐心,對病人有滿滿的溫情,從福哥身上,除了學到博大精深的外科知識、技巧,我還學到醫病醫心的仁醫胸懷、提攜後輩,無私奉獻的寬大胸襟。謝謝鄭立福醫師的指導,能夠成為你的學生,實在是太幸福了!

【本文獲花蓮慈院教學部「憶起感恩~師情話意」教師節徵文比賽優等】

盧靖雯醫師(右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