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長照2.0 活躍老化【人醫心傳第190期 - 明師講堂】

在全球人口老化的趨勢下,臺灣現行的長照政策,面臨到哪些挑戰?又該如何突圍革新?邀請陳時中部長以「臺灣長期照顧政策規畫」為題,說明臺灣長期照顧制度的現況與發展。

講者:陳時中 衛生福利部部長 攝影/張進和

推動長期照顧是一件非常辛苦也是非常高興的事。不論是要找照顧者或是自己有照顧需求的人,現在只要撥打「1966 長照服務專線」,照顧管理專員就會到府評估並擬定照顧計畫,展開一連串的服務。這四個數字很好記,打的人也不算少,但是社會上還是有人不知道,甚至我到醫院演講時,也發生過知道的人不到一成,而我幾乎是天天講,可見得宣傳上多麼的困難!總是有人不知情,甚至發生憾事。希望大家廣為宣傳,多一個人一起推動, 讓需要被照顧的人,不要被冷落。

臺灣社會自今年(2019)開始,65 歲以上人口占整體約15%,而國際上65 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率達到14% 就稱為「高齡社會」,現在臺灣已經超過。再過7 年,65 歲以上人口就會超過20%,我們將從5 個人照顧1 位老人,演變到2.5 個人照顧1 位老人,到最後是一個人要照顧一位或多位年長者,這是非常沉重的社會負擔。

要想減輕負擔,正如同慈濟醫療法人林俊龍執行長所提到的「年紀可以老,但身體不能老」,每個人從年輕起就要開始運動保健、延緩老化。大家都開始立志,老年要能自立生活,讓政府或是相關的團體,來支持自己也支持別人。

衛生福利部陳時中部長在九月十一日國際慈濟人醫年會上,以「臺灣長期照護政策規劃」為主題,說明臺灣長期照護的制度、現況與進化。

做法升級 資源更多元

長照的目標是希望讓一個人健康的時間愈長愈好, 而最後嚴重到需要人照顧或臥床的時間愈短愈好。我們還希望長照服務的可近性能夠提高,包含價格、普及度,也就是讓大家都能夠負擔得起,進一步達到在地老化。 所以長照2.0 很重要的概念,就是要大家能在社區裡面,能夠活躍老化、在地老化,希望住院或是臥床的發生,能夠愈晚愈好。

而做法上,就要往前延伸,從前端開始做。慈濟這方面都做得很好,從很早以前,長照還未啟動,慈濟就走在前頭做相關的服務與關懷。前些日子,參訪了苗栗的慈濟園區長照服務據點,與長輩們圍個圓圈、手牽手,合跳<我們都是一家人>,不要小看簡單的腳動、手動、眼神互相關愛,這些就有助於延緩老化!最怕就是坐在那裡、躺在那裡,不知道是在看電視還是被電視看。老人家能夠就近在社區據點聚會,動一動、互相關懷一下,幫助別人也在幫助自己。

長照的費用上,我們也致力朝向讓民眾覺得是合理而願意申請來設定給付額度,所以支付新制上有「長照四包錢」的挹注。意即將政府提供的長照資源分成:照顧和專業的服務(B、C 碼)、交通接送服務(D 碼)、輔具服務及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服務(E、F 碼)、喘息服務(G 碼)四大類。依長照需要等級分8 級,1 級的服務通常在C 據點,2-8 級, 每一級都有給付額度,從10,020 元到36,180 元不等。以照顧及專業服務來說,一般戶的部分負擔比占16%,中低收入戶是5%,低收入戶則是全額補助,同時照顧管理專員透過「照顧問題清單」,選擇個案所需要的服務。交通接送部分,依地區有所不同,有些交通相對方便的區域,長照需要等級達四級以上才能夠提供服務,而偏遠地區則是二級以上就可以使用,至於費用,則由地方政府訂定相關收費標準,稍有不同,都屬因地制宜措施。輔具部分,為了加速民眾取得輔具,長照2.0 打破過往模式,現在只要符合資格的民眾前往特約單位,僅需付部分負擔後,輔具就可先拿回去用,特約單位再依給付與支付標準向縣市政府請款,讓家屬或需求者在輔具的領取上更快速。 最後,在喘息服務上,有感於主要照顧者的需要和辛勞,因此也非常重視相關配套上的周全度與重要性。

每當聽到所謂的「長照悲歌」,總是讓人難過不捨。希望同在醫療崗位付出專業的人醫學員們,都能一起幫忙留意和宣導。再次呼籲,1966 長照服務專線真的很方便,新興的服務也多了很多,需要的幫忙在上面都有,就是要讓人知道。我想,這就和做善事一樣,拉他一把,整個情況就變了。期待醫院、社區、社會都能有更多的有心人,一起找出有需要的人,落實服務和關懷。

長照是全球性的重要議題,與會的國際慈濟人醫會學員們專注聆聽。

腳步加快 導入醫療整合

如今長照的推動上,腳步不得不加快。我們只有7、8 年的時間做準備,怎麼樣來照顧現在這14%的老人人口。從現在也要開始來思考,怎麼樣來照顧未來可預見的20% 的老年人口,以及怎麼樣讓這20% 的人不要老那麼快。另一方面,也要找出最緊急、最需要、最無助的人,把服務及時提供過去。

衛福部所設定的長照目標上, 至2020 年要在臺灣成立469 個A 據點,829 個B 據點,2,529 個C 據點。2019 年8 月,已經有580 個A 級單位,也就是說今年就已經超過了預設目標值。B 級單位現在更是已經達到4,383 個,包含增加了很多護理、職能治療等的專業單位,相關配套非常多,唯日照中心還稍嫌不足。而 C 級單位現在有2,412 個據點,預計今年底能夠達標。不只是社福界在努力,希望醫療界能參與,大家一起進來做,讓相關專業的力量變大。

前面提到給付的四包錢,以保險的概念來說,是風險調校的「論人計酬制」,也就是分期,每一級的錢不一樣,然後有一個上限,在上限內去購買自己需要的服務,在此有效率的制度下,整體資源的布建就變快了。

要落實醫養合一,醫院的照顧在長照上也非常重要。現在的全民健保是社會保險制度,而長照基金仰賴國家的菸稅和贈與稅等稅收,所以健保和長照並沒有交集,但是兩者結合非常重要。一方面我們有銜接長照出院準備服務,有利於及早銜接,意即出院後立即取得長照服務,並縮短服務申請的等待時間,另一方面更希望將醫師的專業引進到居家失能個案服務上,落實家庭醫師的制度和照護,並進一步延伸到慢性病照顧計畫中。

慈濟醫院的出院準備服務是相當周全的,而衛福部在2018 年8 月也著手推動復能多元服務試辦計畫。透過出院準備服務及復能多元服務,從過去平均出院到取得長照的服務,原本要等約兩個月(62.62 天),在最困難、最需要銜接的時候,卻沒有人力支援,因而積極的推動改善,現在已能縮短到民眾大約一週內可接受到服務(6.68 天),甚至有些醫院能做到從出院就一路陪到家裡。我們相信,這段時間能夠做得愈好,加上於個案出院後及時在復能黃金期帶入復能服務,透過醫師、職能治療師、物理治療師等相關專業人員的服務與意見進來,對服務品質會更好,更能發揮從出院準備接軌長照服務的成效。

除了居家式、社區式服務,還有長照住宿式機構服務的推進,可說是長照2.0 的升級版。為什麼要做住宿式的服務?不是說要在地老化嗎?有民眾質疑是否政策急轉彎。我想澄清一下,住宿型的服務,不是你要不要的問題,而是一定有人需要,我們所做的是讓它服務變好。試想,一家機構從土地的取得、興建到提供服務,所花費時間至少要五年以上,如果不從現在開始布建,五年以後臺灣已快要進入超高齡社會,為時已晚。所以說推動上,在地老化的原則是不變的,就現有的資源和服務需求考量,會有不同程度的轉化。住宿式機構現在做的包含公共安全的改善,預防火災、電路檢測,設備與老舊機器的汰換,意即讓暨有的公共安全設施能夠做得更好。

臺灣現有住宿式機構約近11 萬個床位,目前的入住數約是八萬五千多床,明明還有床位,有些人為何苦於沒有著落?主要還是分布上的問題,也就是可近性不足,另外,品質、價格也是問題,而偏鄉又比都會區更不容易。目前推動十多家部立醫院在資源不足地區籌設住宿式機構,希望未來能運用經營護理之家的經驗來經營。而在長照人力上,也透過鼓勵照服員投入與留用措施,包含專業能力的扶植培訓、強化職涯,形象提升和薪資提高,期能讓更多人願意投入服務。

透過不同的面向努力與不斷革新,期待提升臺灣在長照區塊上的整體發展。(整理/洪靜茹)

為推動長照,衛福部不遺餘力,圖為陳時中部長八月二十七日參訪苗栗慈濟園區長照據點,在臺中慈院莊淑婷副院長陪同下與長者一起做樹葉拓印。攝影/袁淑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