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紳士的人生下半場【人醫心傳第189期 - 點亮希望】

文/林岳玫 大林慈濟醫院社工師

又是一個繁忙的早晨,此起彼落的電話聲響,伴隨著規律的鍵盤節奏,我正埋首電腦前登打個案紀錄,「林小姐,你好。」眼前拄著枴杖的長者將他的帽子微微抬起又放下,跟我打招呼的同時遞給我一份信封袋,袋裡裝的是低收入戶看護補助申請的相關資料。原來張老先生又來住院了,由於他具有低收入戶身分,需要我們協助評估代墊及補助看護費用,經過幾次的入院經驗,他已經可以很熟稔地將這些資料備齊。平時獨居,又無其他親友能協助的情況下,只能在入院前先備妥資料,他總是把我交代的文件,收拾的整整齊齊的,依序放入信封袋裡,信封的背面彌封處,還會再加上自己的簽名,收件人則會寫上我的名字,嚴謹的性格如同他的字跡一樣端正,帶著一股優雅老紳士的氣息。

最早接觸張老先生是在他大腸癌術後,因虛弱無人照顧,團隊照會請我評估看護費用補助,當時的他狀況不是很好,團隊擔憂返家後的營養及照顧不佳,會影響預後結果,幸好他總是相當積極配合,努力學習團隊教導的照護技巧,把營養及腸造口都照顧得很好。張老先生表示,之前村幹事協助他申請低收入戶身分的同時,有陸續連結一些民間社福單位,定期關懷訪視,適時提供急難救助金,再加上每月的低收入生活補助,都能妥善運用得當,目前尚能勉強維持生活,也還能負擔住院期間看護費用補助後的差額。所以前兩年的他總是很有朝氣,術後門診追蹤時,也會來向我展示他辛勤更換腸造口袋的成果,他那瘦瘦小小的身軀,卻有無限大的活力,撐起了屬於他自己的風采。

由於張老先生本身肺部功能不好,後兩年都是因為急性呼吸衰竭併發肺炎入院,住院期間因為會喘又有跌倒之虞,團隊為了他的安全,總會勸他僱請看護,由社工介入評估補助。然而未婚的張老先生獨居在侄子提供的住處,每次問及家庭狀況時,總是淡淡的說父母與手足皆往生,多年來鮮少與其他親友聯絡,不願多談,亦不願提供其他聯絡方式,僅表示病況危急時手機裡的電話就能找得到侄子。再與他多次互動之後,終於肯透露侄子的電話,當我致電張老先生的侄子阿偉時,阿偉淡漠地表示如果不是緊急情況,不必特別打電話通知他,後續萬一意識不清或狀況緊急再聯繫,也說及萬一張老先生往生時他會負責辦理後事,至於住院看護費用的差額、醫療費,或出院後的安養費用,因為他只是臨時工,收入不穩定,沒有能力支付……

這一天,張老先生又再次入院。主治醫師表示此次他的狀況不佳,出院後需要有人照顧,建議入住養護機構。由於張老先生具低收入戶身分,家庭支持薄弱,故協助安置於養護機構後,予以補助第一個月安置費用,另外轉介社會處人員進一步協助後續機構安置的費用。但在張老先生即將住滿一個月之際,機構人員轉述,張老先生因急性呼吸衰竭,轉送鄰近醫院治療後因為病況不佳而往生,後續由村幹事及侄子共同協助張老先生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

其實,張老先生即是目前臺灣社會典型的獨居老人,臺灣已邁入高齡社會,多數的獨居老人為經濟狀況不佳、位在社會底層的一群人;然而,經濟能力佳的獨居老人的比例亦有增加趨勢。老化是必經的過程,未來人人皆可能置身這樣的晚年獨居處境。近年臺灣積極推行的長期照顧政策,一再的修訂、擴增服務對象與服務項目,對於處在弱勢或失能的獨居老人,政府以社會福利政策,運用鄰里及官方有限的資源,期望透過社區式、居家式照顧,提供許多的保障及協助,共同照顧失能老人。對於身心健康的獨居長者,更應鼓勵他們參與社區服務,貢獻一己之長,可使獨居老人從中找到樂趣與寄託,提升社會人力資源的運用,達到在地老化、活躍老化及延緩長者失能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