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不忍苦難眾生的眼神【2019國際慈濟人醫年會特輯】

文/簡守信 臺中慈濟醫院院長

攝影/蔡凱帆

今年(二○一九)五月,全球四大洲、六個國家慈濟人醫會成員,齊聚因熱帶氣旋嚴重受災的東非莫三比克,結束義診返臺後,始終難忘在艱辛環境與不佳衛生條件下,當地人民天真單純的眼神,衷心盼望這樣的眼神,能衍生出千萬個回眸,凝聚全球更多力量共同翻轉蒼生苦難,讓改變成真。

猶記得第一次參與慈濟海外義診,是一九九七年的菲律賓,一轉眼,慈善賑災醫療相伴已倏忽廿多年過去,隨著慈濟人關懷的足跡,先後踏上印尼、巴基斯坦、緬甸、尼泊爾、柬埔寨、墨西哥等地。這次前進非洲義診,規模橫跨亞洲、美洲、大洋洲、非洲,集結臺灣、香港、美國、澳洲、馬來西亞、南非六個國家地區的人醫會醫師,在莫三比克不同地點分別舉行大規模義診。

「臺灣醫療義診團」從臺灣到莫三比克單程交通接近兩天,桃園機場飛香港轉機,先到南非約堡,再抵達莫三比克,有些人可能感覺航程很久,但回想公元十五世紀初,明朝鄭和七次下西洋,寫下人類遠洋航海歷史創舉,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還早八十年。距今六世紀以前,艦隊浩浩蕩蕩抵達莫三比克貝拉港,為華人與東非奠定既遠且深的因緣。慈濟醫療團隊踏上跟古人相同的一塊土地,遙想當年交通時間用了足足一年,如今大幅縮短為兩天,怎不讓人由衷感恩。

不同於鄭和短暫的友誼性造訪與其他殖民國家的掠奪,慈濟人凝聚來自世界各地的祝福,以有形資源補當地不足,更將無形的慈悲與大愛送往非洲。義診團抵達時,最嚴重的災情過去幾個月了,帳棚仍處處林立。

義診現場,一波波看病的民眾從四面八方湧入義診現場,腳部傷口淋巴水腫、手部燒傷後攣縮問題、臉部神經纖維瘤、眼睛角膜被細菌吃掉等,讓人不捨的病號比比皆是。經了解,貝拉市擁有整個莫三比克第二大醫院,原本有七間開刀房,因為被氣旋掀掉屋頂,可以全身麻醉手術的開刀房僅剩一間,從當地的醫療環境,可以理解為什麼會出現那麼多在臺灣根本不會發生的併發症,相較之下臺灣的醫療真的好太多了。

每天的義診都是長長的候診行列,因為同理等待接受治療的急切心情,惟恐天色一暗無法照明,讓長途跋涉來看診的人失望,參與義診的內外科醫師掌握要快又要精準的原則,拚了命的看診,四天統計共有近五千位民眾獲得診治。很多人好奇,在語言不通情形下,要如何跟當地人解釋病情?我個人的體會是「愛情不必翻譯,聞聲救苦也不用翻譯」,看表情跟反應就能了解病情。

一場災害影響數以百萬計的東非人民生活,帶走他們至愛的親人和僅有的身家財物,長達數月痛苦的日子,災民的眼神說明他們安之若素的心念,大家的心凝聚在一起,等待困難過去,就可以開心的面對明天,惟有單純的心才做得到。

當熱帶氣旋引發嚴重災情早已失去媒體目光焦點,國際非營利組織紛紛撤出,全球慈濟人投入關懷和實質幫助,本土志工長年深耕帶動呼應,義診團成員冒著瘧疾、愛滋病、結核病等傳染病風險,帶著得來不易的資源,突破重重困難、跨越千山萬水抵達莫三比克,災民在義診活動中感受到這個世界沒有遺忘他們,遠在一萬兩千公里外的臺灣慈濟仍惦記著他們,不離不棄一路陪伴。

參加浴佛活動無數次,在莫三比克感受特別不一樣。聽著當地人民用國語唱出「佛在靈山莫遠求」,竟有股想哭的衝動。這樣的心情,讓我忍不住想起那年在墨西哥義診出發前,排列整整齊齊的慈濟人,身處市府廣場的教會前,大聲唱頌《慈濟功德會歌》「慈濟發祥地,禮拜靜思堂,慈濟功德會,隊伍浩蕩長⋯⋯憫念貧苦病患,奔走長街陋巷,憫念貧苦病患施醫施藥⋯⋯」眼淚奪眶而出的那分感動,至今仍深深烙印在心中。

慈濟人前往陌生國度,貢獻醫療所長,真正見證到身陷苦難的民眾,可以因愛而改變,這是何等不容易的事?「以身為慈濟人為榮」的心情油然升起,當其他組織選擇遠離非洲,臺灣人以善、以愛為寶,努力就地扎根、成長,進而開枝散葉,相信能在全球發生深遠影響。

感恩上人的慈悲,讓慈濟醫師有機會來到東非,親身感受當地衛生環境條件與教育問題的嚴重,看見身陷苦難人民的單純眼神,當其他人已忘記這個眼神的時候,期待從這個眼神衍生成千萬個回眸,凝聚更多力量,成功翻轉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