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望明天有一點點改變【2019國際慈濟人醫年會特輯】

文/賴寧生 大林慈濟醫院院長

二○一九年三月,熱帶氣旋伊代侵襲非洲,造成東非辛巴威、馬拉威、莫三比克嚴重災情,慈濟非洲志工跨國前往受災三國關懷,並陸續從海外各區獲得慈濟提供的各項賑災資源與醫療。慈濟醫療志業花蓮、臺北、臺中、大林等四家醫院的院長及多位醫師都參與義診團,在五月前往東非義診,一共四天的義診行程,義診團總共看了近五千位病人,而當地醫療資源的匱乏也讓義診團成員十分震驚。這是慈濟在非洲第一次義診,從莫三比克出發,雖然壓力極大,但意義相對重大。

莫三比克獨立至今只有二十四年,土地是臺灣的二十二倍,醫師卻不到三千人,醫療資源非常缺乏。在我們抵達當地時,世界衛生組織才剛剛把霍亂控制住,因為水資源遭受汙染,許多人連洗澡、刷牙都非常困難。根據當地衛生部門的統計,全國人口有百分之二十感染愛滋病,而當地醫學生更表示,到醫院就醫的民眾,幾乎九成有愛滋病,此外瘧疾、霍亂、肺結核等傳染病都非常常見,面對這樣的狀況,慈濟的醫療要怎麼進到當地,這次是全新的經驗。

此行是自醫學院畢業四十多年以來,行醫生涯中最震撼的一次。在莫三比克義診第一天,就診斷了醫療生涯第一例瘧疾病人,一位年輕女孩前來看診,十分虛弱地趴在桌子上,當地醫學生建議做瘧疾的檢驗,果然確診為瘧疾陽性。當天一個早上,就看了七個瘧疾病人,臺灣很多醫師行醫,可能一輩子都不一定能看到,在義診第一天,就有一個非常大的震撼。

在當地的第二個震撼,是當地的醫療資源非常不足,很多人從未看過醫生,有人雖然穿得比較體面,表示他的生活條件不錯,但是他的高血壓卻已經十七年沒有控制,高血壓的藥物只吃了兩個星期就沒有再吃,不但醫療資源缺乏,而且沒有衛生知識。

第三個震撼,是當地有一個非常不好的習俗,就是自己得到什麼病,一定要傳給別人,自己的病才會消失掉,例如我有愛滋病,我要傳給別人,我的愛滋病才會消失掉,當地的愛滋病這麼多,治療的成本實在太大了。當地連最簡單的衛教都沒有,所以需要衛教,只要做好衛教,就可以節省大量的醫療資源,解決一大部分的問題。

第四個震撼,是當地非常缺乏醫生,大部分人一輩子沒有看過醫生,根據前來義診現場協助翻譯的醫學生們表示,當地醫師原本就不足,而因為醫師薪水太低,培養出來的準醫師有百分之八十都不願意執業,寧可去藥廠上班。因此莫三比克很需要醫療方面的重建,希望有一天能有所改變。

我們在當地看到的,是一個非常原始的醫療狀況,每一個病人的治療過程,都離我們的理想狀況非常非常遠。我曾經問這些醫學生們,明知醫療問題嚴重,怎麼辦?他們無奈地回答:「我們能怎麼辦?我們期望明天能夠有一點點改變。」

在臺灣,我們只要有需要,打個電話,救護車很快就來了,但當地卻是用腳踏車做為救護車,一下一下地踩過去。在義診的過程中,有一個孩子從椰子樹上掉下來,看起來已骨折,還有嚴重內出血,叫了救護車,經過半個小時,卻遲遲等不到救護車來到,我們就只能在旁邊看著那個孩子陷入昏迷,愈來愈接近死亡,直到最後由本土志工自行開車送往一、二個小時車程外的醫院,才救回孩子一命。

長久以來,當地人就在這種不足與無力之下,人人聽天由命,這是很令人苦悶、很沉重的非洲現象。史懷哲曾在非洲行醫,我們此行也遇到了史懷哲的心靈導師,就是這些苦難、無措的災民;如何幫助他們,傳承愛與關懷,將是我們以後醫療努力的方向。

大林慈濟醫院賴寧生院長寫下於莫三比克義診時的四大震撼,期許能為非洲改善醫療盡一點力量。攝影/王忠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