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60天,從遺忘到重生的奇蹟:虛懷若谷 實踐慈悲【人醫心傳第186期 - 書摘】

文/陳金城 大林慈濟醫院副院長

在腦神經外科手術房的「刀光血影」中,照見生命中至真且善的柔情。

劉文成是我十多年前的一位病人。因緣不可思議!直教人忖思醫療的本質為何?當自己在戮力追逐精湛醫術拔除病苦外,也許,還能多想一些、多做一些,而從病人與家屬得到的回報,可能有想像不到的美好滋味。

當劉文成正享受著一家三口的幸福時光不久,竟遭遇到嚴重的車禍,好不容易從重傷中甦醒,但一切都已經變了調,工作、家庭、美好的未來?難以想像的苦發生了。記得劉文成的另一半瑩慧提到,別家醫院的醫師說文成就算活下去也是植物人,都在昏迷中,那股對現在與未來的憂慮、惶恐的無助心情,讓人不忍。而身為醫師能做的,就是克盡本分地給予醫療上的協助。

其實,不管別的醫師怎麼說,當時仍昏迷的文成,因為頭蓋骨還沒蓋回去,仍可能有治療的機會;就算頭部已經裝了引流管,也可能因為腦血管沒有通而必須再處置。總是,醫者的使命必須要為病人試過所有的可能性,而非輕言放棄。自己曾治療過很多「奇怪」的病人,事實上都是因為看到還有治療的機會與可能。儘管我們的努力不見得每次都有機會成功,但至少為病人創造了改善的機會。只要每天累積一點點進步,一段時間後就會是一大步的進展,對病人有很大的幫助。

總是告訴自己,保持謙虛、不要輕言放棄。

在主要的治療完成後,文成固定來回診拿藥,預防癲癇的發作。但他太太總是顯得悶悶不樂,也難怪,雖然文成努力的復健、學習,但進步緩慢,像是另一個需要照顧的大孩子。遇上這樣的情況,我只是試著提供瑩慧不同的思考角度,與其每日煩惱,不如幫他選擇有意義的事做。

在為文成手術治療的時光中,我也歡喜迎接第一個孩子的誕生。是一分身為父親的同理心吧!覺得文成的家庭突然遭逢變故,反觀自己是何等幸福。於是自然就會多想一下,想要盡更大的努力、做更多一些。我努力地說服瑩慧讓文成積極治療,期待獲得更好的結果,讓生命有機會發揮良能。

雖然當時我並無法預知會得到什麼結果,但只要盡力了,就不會有遺憾!過往看診的經驗裡,也許只是對病人講了幾句鼓勵的話,卻可能改變他的一生。像是要病人戒菸、茹素來維持健康,而那可能是家人怎麼勸都做不到的事。在醫療之外,醫師可以做得更多,可以影響病人一起做很多對的事。

事實上,以我曾經治療過遭逢重大意外的病人經驗,文成的恢復情況已經是種福氣。從瑩慧是個照顧者的角度來看,必須肩負著家庭經濟、照顧先生與小孩的責任,壓力很難言喻;不過,從文成的角度看呢,原本就擁有積極努力個性的他可是好不容易又獲得重新開始的機會,僅是看他每天努力地復健、學習認字,從來不說聲累,就值得為他喝采。

幾年後,文成的身體愈來愈結實、健康。他最喜歡到慈濟位於斗南鎮上的環保站,發揮他甲級電匠的專長,成為拆解各種複雜設備的「大師」,大家因為能有更好的回收成果而歡喜,他也從中獲得無比的成就感,環保站可真是創造奇蹟的地方。甚至,常在醫院看到他穿著背心做醫療志工的身影。雖然話講得比較慢、比較沒那有那麼好的表達能力,但總是有什麼事都搶著做!他告訴我,來做志工很歡喜。

慈悲不是靠口說,而是要去行動、去實踐。

身為醫者,能把病人照顧好就是最大的快樂。想想,往往是我們得到更多的快樂,因為是病人讓我們領悟行醫的意義與真諦。而除了病人外,行醫多年的經驗更體會到不能只看到病人、病情的本身,背後還有家屬需要一起關照,只有當家庭穩定,病人的整個問題才能迎刃而解。病人好了,家人沒了壓力,社會也隨之祥和。

如是因,如是果,要能甘願做、歡喜受,努力的以樂轉苦。

從劉文成身上,看到自己所擁有的幸福。縱有難以言喻的人生考驗,若能把握住因緣,境隨心轉,依然能活出不一樣的人生,發揮更大的良能。他能以身說法,告訴大家愛的能量有多大,告訴大家把握因緣,能做就是福。

歡喜受證慈濟委員的劉文成與妻子許瑩慧與陳金城副院長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