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國婦科光明義診【人醫心傳第186期 - 封面故事】

口述/陳寶珠 花蓮慈濟醫院婦產部主治醫師

攝影/王忠義

抵達莫三比克貝拉市後,我們搭巴士直驅帳篷區關懷,在一片荒漠中,災民的棲身住所是用塑膠布或帆布搭建,仰賴捐助的物資糊口。我見到一位沒有奶水的媽媽,病懨懨抱著四個月大的嬰兒。媽媽都沒得吃,怎麼會有母奶?再者,水患一來,家毀生離死別,媽媽在這種壓力下,奶水怎麼出得來?我四處追著人問當地有沒有超市可以買到奶粉,深感有心無力,很想做,但是太有限。

比太陽早起 比太陽晚歸

義診團隊每天清晨五點五十分集合,六點準時出發,比太陽早起,也比太陽晚歸,我沒有晒黑,是因為沒機會碰到太陽。婦產科需要較隱密的空間,我的診間算是最「豪華」了,有些科別無法獨立隔間,頂多用塊布隔著。

但每到天黑,診間就沒電了,所以診間是黑的、我要看的病人(皮膚)也是黑的,要檢查的部位也是黑的……幸好在出發前,林欣榮院長準備了LED 燈給我們,靠著這盞「明燈」,即使沒有充電線,省著用也撐過了義診四天。

到下榻飯店附近的帳篷區關懷,陳寶珠醫師仔細記下災民需求,左為傅迪諾師兄。攝影/王忠義

在這盞林欣榮院長提供的「明燈」幫助下,此行唯一的婦科醫師撐過摸黑看診的艱難。圖片/莫三比克義診團提供

唯一的婦科醫師
診間事務全包辦

婦產科開診,一報到就三百多個人,志工引導分流,要病人排隊,想讓孕婦先看診,喊懷孕的人來,沒想到全部人都懷孕了!接著換肚子痛的人來看,又一起湧了過來,就連我們到學校辦義診時,學校的醫護人員也要來看病,因為她們上醫院照X 光、超音波或斷層掃描,都要等候六個月以上。這樣的醫療資源匱乏狀態,可見得免費又能馬上做檢查的慈濟義診對他們是多麼難得又渴盼的機會,說什麼都要擠進來。

權充做婦科診療床的,是類似推床的檯子,上面只有一層薄薄的木板,半小時後,就見到屁股躺的位置木板凹了一個洞,地下都是木屑。這麼克難的環境下,還是要想辦法為婦女做抹片檢查。木板檯子不堪使用了,想辦法再找到一張桌子替換上。

在醫院,我看診很簡單,診間設備一應俱全,還有護理師在旁協助,幸福多了!但是在莫三比克所謂的克難診間裡,護師是我,檢查是我,書記也是我;床要自己鋪,電腦要自己開,超音波要自己搬,看診完自己要幫病人清潔;最後還要自己收拾垃圾、床單和電線;晚上回到飯店,繼續「加班」寫病歷,再一筆筆核對超音波報告黏貼起來,有做抹片檢查需要當地醫院後續追蹤的也一一整合標記……。從頭到尾我一個人全部包辦。當然,最主要還是安全的考量,盡量不要讓太多人暴露於愛滋的風險中。

陳寶珠醫師在克難的環境下仔細為眾多婦女診治。圖片/莫三比克義診團提供

一手包攬診間事務的陳寶珠醫師,捨下吃飯和休息的時間,就是為了多看幾個病人。攝影/王忠義

兩道語言隔閡
體會異國醫病民情

在義診現場,我見證到醫學書本上出現的內容,例如假懷孕。有名婦女自稱懷孕,超音波一做發現沒有,她說:「不可能,巫醫說我有了,兩個月了。」直說我看錯了。

有時候我的痛苦來自無法充分溝通。當地講葡萄牙文,年紀大一點的講方言,所以我用英文說明後,翻譯志工要再轉換成葡語或方言跟病人講,等於是經過兩道轉換。另一名婦女也說她懷孕了,檢查沒有看到胎兒,子宮也正常。我請翻譯志工告訴病人沒有懷孕,但她沒有反應,看著我,一會兒才說,「不行,不能講,病人會傷心耶!」我想,沒有懷孕就沒懷孕,她再等五個月也生不出來!最後只好規定翻譯志工,「我講一句,妳就翻一句」。

有位病人肚子大,我觸診到一個很大的瘤,應該是子宮肌瘤。我問她是不是很久了?她說是,去醫院看醫生,醫生說沒有問題,請她不要再來醫院了。我一聽,大到腹部都凸出一大塊耶,怎麼會沒問題?!我就把在隔壁看診的本地醫師找過來,他一摸就知道不對,剛好病人去的醫院就是這位醫師服務的地方,我就把超音波報告貼給他,請他要處理,他馬上打電話回醫院的婦產科醫生約診。希望這位女士後續能得到很好的治療。

還有一個老婦人疑似子宮內膜癌,下體有一堆出血性分泌物,應是三級的癌,家人把她扶來,我說這不是很好的東西,我正連繫安排轉診,結果送她到醫院門口她突然跑掉了。我白忙了一場,但到底是什麼原因她不願意繼續治療呢?

病人再多也要勉力衛教
用水問題亟待改善

即使病人多到看不完,我仍然設法盡力做衛教。兩位翻譯志工,一名協助問診,另一名駐點在內診的女醫學生很不錯,她學做超音波,我也慢慢教會她什麼樣疾病有哪些症狀、要怎麼預防等,有足夠的知識協助為相同疾病的病人解說、進行衛教,我就可以繼續看診,不用一直都是我講,節省時間。

當地人吃的、喝的水,就是路邊取用。有人用那路邊的水洗腳,他們照樣取水來煮食。這樣的水來洗澡、沖洗下半身,甚至有些年長的婦女也用這樣的水沖陰道,一看就是黃濁的水,自然很容易病菌感染。

剛來的時候,聽先到的醫師說,這裡的婦女,三分之一是肚子痛,三分之一是陰道炎,我愈問診愈知道箇中原因。莫三比克的人有的很純樸,我講什麼,他們就是眼睛睜得大大的聽著,露出「原來是這樣,我以前都不知道」的表情,很單純。其實只要停掉壞習慣,不要用這種髒的水沖陰道,骨盆這些病就沒有了,肚子也不會痛了。這都是生活習慣所造成的影響,衛教的重要性也在此。

自我保護一定要做好

那裡的愛滋病(AIDS) 和瘧疾一樣盛行,那麼多婦科病人,只有兩個病人一來便主動承認是愛滋患者,都有在吃藥,沒有傳染到孩子。沒有主動告知的,多是我覺得不對勁、一問了才會知道,而且通常情況都已經比較嚴重。安全第一,我跟在診間一起工作的志工和醫學生講,那些有感染性的區域妳們都不要碰,我除了保護自己,更要盡可能的保護她們,不要在這個診間受到任何萬一的威脅。

婦科診間的衛生紙給病人用,我們都使用乾洗手液。我和醫學生講好,不管有沒有碰什麼東西,我洗手,妳就跟著洗手。志工一進來也叫她洗手,出去再洗一次。我說別碰的,反覆叮嚀她們絕對不要碰。就這樣一路提醒彼此、保護彼此。

當地婦女對經期、孕期、產檢的觀念不足,性病預防知識更是。有一名孕婦在第一天來義診檢查胎兒,第二天義診又來了,說是忘了說下體長東西。一看,不得了了,是嚴重的尖銳濕疣(Genital warts,俗稱菜花),一定要轉診優先處理。這樣的孕婦不能自然產,一定要剖腹,不然小孩出生通過產道就會感染。

愛滋病患者的抵抗力會變差,有一名患者口腔裡面都生了黴菌,沒有藥可以用,內科醫師來向我拿可以用來殺黴菌的陰道塞劑,幫病人殺菌,因為沒有藥了,想來想去,這藥一樣可以殺黴菌,有總比沒有好。所以他們後來都一盒一盒跟我拿,到義診第三天全部用完,還好沒有不夠。在貝拉市的三場義診結束後,我們把剩餘的藥品醫材,全部送給莫妮卡(Monica Inroga) 醫師服務的醫院,一部車裝不夠,她再叫了另一部車來裝。

不限掛的最後一天
減重兩公斤的意外收穫

在我的診間,原本超音波和心電圖儀器都擺好了,但是人多到你沒辦法抓心電圖來看,內科也是爆滿。

義診最後一天,領隊趙有誠院長說:「我們今天最後一天了,不限掛。」哇!忙到什麼程度?沒藥了!沒藥了就不能看,但是牙科、婦產科照常看。

藥局也是大排長龍,所以陰道塞劑、維他命、止痛貼劑也都擺在我診間,我直接這裡發,病人就不用去藥局排隊了。

四天義診,我中午不吃午餐,偶爾下午吃點堅果,水很省著一口兩口的喝,潤喉就好,不用跑廁所,把時間全部花在病人身上。回來瘦了兩公斤,我們吃的抗瘧疾藥物,回來還要繼續吃一段時間,那藥一吃就犯噁想吐,也就吃不下東西,這樣看來,去義診還真是很不錯的減肥法,不然要減兩公斤要做多少運動才能消耗熱量啊!

一起為病人多做一點

天主教大學健康醫學院的院長莫妮卡醫師,一方面帶領醫學生前來協助翻譯,一方面也擔任轉診上的協調。有個懷孕婦女,檢查發現四個月大的胎兒有異常,頭是身體的三倍大,看不出手腳等外觀,也沒有正確的心跳,研判是畸形兒,應該要送到醫院終止妊娠。進行轉診說明時,醫學生在旁邊一起聽,我也畫出圖示給她們看。醫學生學到超音波,也看到我在這麼克難的環境下,怎麼樣看病。

莫妮卡在一旁親眼看著我帶醫學生學習,幫病人做檢查和治療,要轉診的病人也附上報告和診斷書交代得清清楚楚,她很感謝,說很想要把我留下來。趙院長就說,我來義診是用醫學中心的等級來給她們服務。這是真的,我平日在診間怎麼看病人,到莫三比克也是一模一樣,既是問診,也順便教,能做的全部都做了。

現在回想起來很有趣,但當時某些狀況還滿混亂的,就是不停變通、解決、挺過去。每個人都說,「哇,寶珠醫師妳一個人看那麼多啊!超音波幾次、內診幾次、抹片幾次……」以服務人次來說,婦產科居冠,那麼多的項目,都不假手他人,是真的滿累的。

是什麼力量支持著我這麼做?我們到莫三比克那麼遠的地方,帶過去這些資源,我不做,誰來做?這些莫三比克鄉親,很多從來沒有看過醫師,又有很多病人是從很遠的地方走路過來求診。我花時間在病人身上,不論五分鐘、十分鐘,她有學到一個保健知識也好,或是我發現她身上一個病痛問題也好,都值得。

也是很奇妙的緣分,我沒有報名此次義診,但是此行缺少婦科醫師,我從史瓦帝尼一回來就受邀參加,也希望我們可以幫忙莫國的醫院。我想,莫三比克的醫療,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同樣是女性醫師,我在莫妮卡醫師身上,看到同樣的使命感和堅毅,論專業論能力,她大可以留在海外發展,但她選擇回到家鄉為同胞付出,希望送醫學生來臺灣受訓,藉以幫助自己國家處理新生兒和婦女疾病問題。在地球的另一端,能夠和莫妮卡醫師、慈濟人醫會夥伴們一起努力,為有需要的病人多做些什麼,這一趟很值得。

這趟義診還有一小段的美好延續,那位跟著我在義診上邊學習邊當助手的醫學生安艾莉絲(An' Alice),日前傳訊息來分享:「上週五參加期末考試時,婦產科目考得很順,因為跟著寶珠醫師學到很多,很感謝您。」相信這幾日的臨床跟診經驗,對她未來的行醫之路,也將帶來更多正向而且深刻的影響。(整理/洪靜茹)

陳寶珠醫師(右四)感恩有機會和團隊參與莫三比克義診。圖片/莫三比克義診團提供

莫妮卡院長(右二)願意回到莫三比克行醫,並改善婦女及新生兒醫療環境,讓陳寶珠醫師( 左二 ) 非常敬佩。左為慈濟全球志工總督導黃思賢師兄,右為趙有誠院長。攝影/王忠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