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洪災 人醫義診 莫三比克【人醫心傳第186期 - 封面故事】

二○一九年三月中旬強烈熱帶氣旋伊代(Idai)兩度重創東非,大量雨水造成辛巴威、馬拉威、莫三比克三國嚴重水患,尤其是莫三比克中部沿海索法拉省首當其衝,洪水毀滅房舍,人命死傷慘重。臺灣慈濟人飛至三國與當地人數不多的志工會合勘災、發放,並規畫五月於莫三比克舉辦大型義診。

文/張麗雲、張美齡

遠嫁到莫三比克的蔡岱霖師姊是慈濟在當地的第一顆種子,她與先生傅迪諾陪伴從世界各地雲集而來的慈濟人,她說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講這麼多的中文和臺語,來自全球的慈濟人,一起到莫三比克支持她,帶動當地人,讓她非常感動。

這次的賑災義診團隊有來自美國、澳洲、香港和臺灣共五十二位慈濟人,其中包括花蓮慈院林欣榮院長、大林慈院賴寧生院長、臺北慈院趙有誠院長、臺中慈院簡守信院長、各科醫師、人醫會醫護藥師和志工。

義診與發放並行,當地小學的孩童們拿到慈濟志工帶來的新書包十分開心。攝影/蔡凱帆

2019.05.16~17

因非洲距離遙遠,轉機航班的座位數較少,所以臺灣的賑災義診團分別於五月十六、十七兩日出發前往莫三比克。

負責總務的廖明泉師兄說:「今天先打包上飛機的有牙醫醫療器材,牙刷、牙醫床、空氣壓縮機、管線和浴佛用的布幔和吊飾等等,共十一箱、兩百三十三公斤先由團員攜帶前往,隔天的二十六位成員也會陸續攜帶其他醫療物品,所以每個人都配備一至兩箱公用物資。」由臺北慈濟醫院備齊此行所需的十大箱醫材與兩箱物資,外科器械、婦科衛材、中醫衛材與剪刀、紗布、棉片、注射器、體溫計等,以及文具用品包括六千多支鉛筆、一千個削鉛筆器,要將滿滿的關心與愛帶到非洲。

提前駐地參與義診前勘與規畫的葉添浩醫師,三人小組把握時間深入村落訪視關懷並宣導義診訊息。攝影/蔡凱帆

五月十七日於拉梅高村的往診隨著天色轉黑將告結束,志工們打著燈讓葉添浩醫師(右)及盧以欣牙醫師(中)為一個小朋友包紮腳上的傷口。攝影/蔡凱帆

2019.05.18
貝拉市拉梅高村往診

貝拉市的本土志工曼努埃爾(Manuel)協助賑災團的英文翻譯。他在莫三比克受教育,再到辛巴威讀大學,學了二年的英文。當志工之前,他在一家國際性的機構上班,負責園藝工作,後來這家公司遷回國,他同時也失去了工作。他的父親和朋友都在這次伊代氣旋中受害,他自己的房子也受損,所以當慈濟基金會來到貝拉時,他決定穿起背心,加入志工行列。

他說:「我決定來做志工是因為莫三比克有很多人在伊代氣旋中往生,財物損失很大,岱霖師姊來的時候,她告訴我們,人與人之間應該要互愛與互助,我們很感恩慈濟來發放物資、建築工具包、還有文具和書包等等給孩子。」後來連曼努埃爾其他二位兄弟和妹妹也來參加志工,「我對自己說,無論如何一定要加入慈濟團體,因為慈濟幫助我們太多太多了!」

把握時間下鄉往診

臺灣高雄區慈濟人醫會的葉添浩醫師提早於五月十二日抵達貝拉,先勘查義診場地及規畫義診相關事宜,也與小兒科林玉英醫師、葉欣怡護理師下鄉往診,進行義診活動宣導,若發現個案也趕緊記錄下來,提供給即將到達的醫療團隊參考。

趁著浴佛彩排的當下,葉添浩醫師帶領三人醫療團隊,前往貝拉拉梅高村往診。穿著白色小黑點的小學老師荷西(Jose),臨時充當團隊的葡萄牙語翻譯,因逢週六,每到之處,許多孩子都過來圍觀,而且越來越多。

看到醫師來,婦人們主動將孩子帶出來門外。五個月大的女嬰營養不良,流著鼻涕,還會咳嗽幾聲,類似感冒症狀。另外一位一歲的孩子頭上塗著一坨坨白色的牙膏,醫療團隊初步診斷是毛囊炎,林玉英醫師請翻譯轉告他們要注意清潔,但是水資源缺乏,再加上風災剛過,居民是否做得到?令人擔心。

另外一位六歲的女孩,雙腳底龜裂已有三年,以致後腳跟滲血。幼童破舊上衣露出突出的肚臍,林玉英醫師不由自主地伸出纖細的手指壓著突出的肚臍,初步診斷是臍疝氣,她搖頭嘆息著問:「他的家人何在呢?」

葉欣怡護理師來自澳洲,在往診過程中,想起十餘年前就讀慈濟護專時,曾參與訪視,到花蓮靜思精舍後山,看到腳受傷的幼童,沒有上藥也沒有鞋子穿。隔天她代表學生在志工早會上哭著向上人說:「花蓮怎麼有這麼貧窮的孩子?」她發願好好學習護理服務大眾。如今生活在富裕的澳洲國度,利用年假來非洲服務,覺得比去度假更有意義。

慈濟首度於莫三比克舉辦大型義診,五月十八日先遣團隊帶著本土志工一起進行場布作業。攝影/蔡凱帆

在帳篷區,簡守信院長(左)和林欣榮院長為一位雙腳浮腫的先生檢查。攝影/王忠義

五月十八日下午,義診團隊抵達貝拉市不久就到帳篷區訪視關懷,孩子們歡喜相迎跟前跟後,這也是花蓮、大林、臺北、臺中慈院院長在同一次國際賑災義診中齊聚。攝影/王忠義

五月十八日回到飯店用完晚餐後,成員們分工整理隔天義診所需醫藥材。攝影/王忠義

帳篷區的苦與悲

二十六人的大醫療團於下午三點多抵達,到離飯店不遠處的帳篷區家訪。進入帳篷區,一位鄉親雙腳滿布白癬,趙有誠和簡守信院長立即蹲下來先為他做簡單檢查,並安排另外的時間再來往診。

走到另外一個帳篷前,簡院長看到一位先生雙腳浮腫,林欣榮院長趕忙蹲下來用手去捏,林院長說:「看他眼皮並沒有水腫,所以應該不是腎臟的問題,可能是沒有走動,血液循環不好造成的!也有可能是寄生蟲塞住淋巴,造成浮腫。」林院長請他起來走一下,還是可以走,決定所以先登記下來,回過頭來再帶器材來檢查。

傍晚時刻, 慈濟全球志工總督導黃思賢、四位院長、二位慈濟大學代表,與莫三比克天主教大學(Catholic University of Mozambique, UCM) 健康醫學院院長莫妮卡·英若葛(Monica Inroga),在飯店會議室有短暫的會談,針對彼此將來的合作交換意見。莫三比克全國三千多萬人口當中, 只有四百八十九位醫師,莫妮卡院長說他們醫學院每年培養出三十二位醫師,但後來真正從醫者最多只有十位。

此次領隊趙有誠院長說:「因為非洲公共衛生的條件,流行病毒和在臺灣及過去在東南亞義診的狀況差別很大,這裡有很多寄生蟲,在臺灣不一定碰得到的如瘧疾、象皮腫,有些不是我們一下子就能幫他們解決問題的,這裡真的需要長期關懷。」

西藥部分,第一時間沒有服用會有立即危險的藥物,如抗生素、止痛藥、糖尿病、高血壓藥、還有氣喘等,都在當地採買。從臺灣帶去的主要有小手術器材、中醫醫材等等。中醫藥材清單由花蓮慈院何宗融副院長開列,共有九千多支針灸針及藥材,應該足夠。

這次義診科別預計有外科、內科、小兒科、牙科、婦科和中醫,外科有六位醫師、中醫師四位,其中吳森醫師是中西醫兼併,各科醫師利用晚餐過後整理分類隔天要義診的醫藥箱,同時了解隔天浴佛和義診的流程與動線。

五月十九日,慈濟醫療志工團隊在雅瑪郡的堤卡中學舉行浴佛典禮後,正式展開第一場義診。攝影/王忠義

非洲鄉親求醫若渴,一開診各科候診人潮不斷。攝影/蔡凱帆

花蓮慈院何宗融副院長施以復位及針炙治療後,有脫臼情況的小朋友便能高舉揮手。圖片/東非義診團提供

五月十九日下午前往堤卡村中往診,邱少君醫師( 中 ) 為一位身體不適的老先生針灸治療,許多孩童圍在旁邊。攝影/王忠義

2019.05.19 
索法拉省堤卡中學

莊嚴浴佛灑淨 綜合義診開始

今年首場莫三比克的浴佛典禮中,利用當地的花果簡單又有巧思的布置,由臺灣慈濟醫院四院院長引領本土志工,唱頌「佛在靈山」,虔誠「禮佛足」、「接花香」,象徵佛法傳至非洲大地,遍地生蓮。就像伊代氣旋之後,莫國許多草原或低窪地形成一個一個堰塞湖,汙濁的湖中卻都長出朵朵蓮花,令人驚喜。

浴佛儀式在祈禱聲中圓滿,義診團隊第一天在堤卡中學的義診也正式開始,許多鄉親一輩子沒看過醫生,所以每一科都有著長長的人龍排隊等候。

中醫渡海 立解陰霾

在醫療資源極度缺乏的非洲,很多人連醫生都沒看過,更何況是源自東方的中醫與針灸。神奇的長針一早就傳來捷報:一位九歲的男孩,左手舉不高,小男孩的媽媽今天在義診現場協助,順便帶他來給何宗融副院長看看,其實,因為沒有辦法看醫師,小男孩的手脫臼了也不知道。何副院長在他的手肘、肩膀和臂膀扎了幾針之後,小男孩的手竟然可以舉高,小男孩笑開了,媽媽臉上的陰霾也頓時散去,充滿感恩。

針灸對於莫國人是很神奇的醫術,雅瑪郡郡長荷西(Tome' Jose) 有腰痛的毛病,何副院長為他針灸後,腰痛馬上緩解,黃思賢師兄鼓勵郡長明天帶家人來看中醫,沒想到郡長很高興,沒過一會兒馬上帶媽媽前來看診。郡長承諾明日會多請一些當地醫師幫忙過濾病況,由老弱婦孺、身體狀況較嚴重的病人先開始看,加快義診速度。郡長還表示:「希望可以送雅瑪郡人至花蓮慈濟醫院學習中醫。」

義診開始前,澳洲的高敬堯藥師為協助翻譯的學生說明注意事項。攝影/王忠義

趙有誠院長( 左 ) 為一位發高燒女學生瘧疾快篩,呈現陽性反應,立即給藥,賴寧生院長( 右 ) 說這是他行醫四十年第一次遇到瘧疾病例。攝影/張美齡

訪視看到很多需要手術的病人,卻無法發揮外科手術專長,張群明醫師覺得很可惜。攝影/王忠義

臺中慈濟醫院簡守信院長(左)、人醫會葉添浩醫師(中)為莫三比克鄉親治療。攝影/蔡凱帆

十餘種方言 醫學院生助翻譯

因應莫三比克境內十餘種方言的窘境,義診現場有來自三所大學學校的醫學系、公共衛生系等科系的學生,協助問診翻譯。高敬堯師兄表示,慈濟跨海到莫三義診,徵求翻譯青年志工消息一出,短時間內一百一十餘位大學生報名,經過評估每日排定五十位協助。

水災過後,水質變化與衛生問題,造成傳染病流行。這天趙院長的內科診間來了一位奄奄一息的女病人,院長以快篩篩出瘧疾的陽性反應,就建議必須馬上服用抗瘧疾藥物。一旁協助翻譯的當地志工也是醫學院學生表示,抗瘧疾藥物他們非常熟悉,只是病人沒有錢買,也沒有錢看病。義診雖如及時雨,但也只能救急,趕來協助的賴院長說,許多疾病在臺灣是絕跡的,很難遇到真正的病人,今天是他行醫四十年以來,第一次親眼看見瘧疾發作的狀態。趙院長開了退燒和抗瘧疾的藥物,讓病人帶回去服用,希望她能漸漸恢復健康。

午後訪視往診 感慨醫療貧乏

午後,義診人數漸少,三點左右,醫師們分為三組,前往拉梅高村為不便前來的居民診療。

花蓮慈濟醫院一般外科張群明醫師,曾經多次到海外義診,包括菲律賓、尼泊爾等。他發現莫三比克因愛滋病盛行率高,加上衛生條件不佳,當地醫院開刀房與手術室又嚴重受損,所以此次義診沒有安排手術治療。在村裡走訪了四位在伊代氣旋過後不明原因無法起床的病人,有的背部及胸前長出息肉,或是脊椎突出,還有頸部水瘤等,張群明醫師感到英雄無用武之地,他無奈地說:「難怪上人五十三年前訪視時,發現貧病相連,發願要蓋醫院,因為很多疾病真的只有在醫院才能處理。」

另一條路線,林欣榮院長、大愛臺葉樹姍總監由蔡岱霖師姊陪同,經過莫三比克直通辛巴威的主要道路,抵達拉梅高的一個小村莊,茅草屋與泥磚屋仍是村內主要建築,看到慈濟人到來,孩子們天真地唱起兒歌「咿比呀呀」一路跟隨。路上偶遇一位腳受傷的婦女,林院長拿出藥膏幫她塗抹,眼尖的孩子立刻秀出手腳的傷口,拜託院長擦藥。慈悲的院長覺得很心疼,身邊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分享,看著孩子多是赤腳在野地跑來跑去,難免擦傷、跌傷,就拿出手頭僅有的藥膏和棉花棒包分送,孩子如拿到糖果般雀躍,如獲至寶。

五月二十日義診前,團隊先進入拉梅高村關懷體察,志工馬塔說眼前這棟「房子」住了一對母子,先生在這次水患中往生,處境艱難可想而知。攝影/王忠義

五月二十日在拉梅高村的義診現場,人醫會藥師王智民(右)與陳紅燕(左)負責藥局的配藥領藥工作,前一日看診人數眾多,忙到沒有時間吃午餐。攝影/王忠義

2019.05.20 
索法拉省拉梅高中學

重災區拉梅高村 貧病無家可歸

團隊於義診開始前,先走進重災區拉梅高村訪查。村內看得出大部分都是「新磚塊」砌成的房子,舊房子被大水溶成沙堆,有能力的家庭,還可以做泥磚重蓋,沒能力的人只好繼續住在帳篷區內,忍受高溫、悶熱的惡劣環境。政府希望居民們趕快回家,但是大部分都回不了家,因為家在低窪處,還淹在水中。政府也提供給居民二十米到三十米的土地,因為每個家庭人口眾多,又是多妻制,還沒有能力蓋起自己的家。

本土志工馬塔特別向醫療團隊介紹地上被一片破蚊帳蓋住的一堆土沙,她說,那是一個人的家。馬塔哽咽地說:「二○○○年的時候,我的家也像這一家一樣,被大水淹沒了,我在樹上住了四天!」她從一無所有地走過來,所以堅持一定要帶大醫王們來感受當地人生活的苦。

五月二十日在拉梅高中學的義診,七位外科系醫師在同一間教室中同時看診,只為服務更多災民。攝影/王忠義

臺灣人醫會小兒科林玉英醫師快篩出許多罹患瘧疾的小朋友,需盡快治療。攝影/王忠義

教刷牙比送糖好

第二天在拉梅高中學的義診動線,因為前一日的經驗,本土志工利用清晨團隊成員還未到達前就先擺好桌椅,分區域做引導,報到時也讓老弱婦孺或重症者優先。

現場一眼望去,每一個定點、每一個關卡都有穿背心的本土志工協助引導,讓義診場面井然有序,一掃前一天擠成一堆的狀況。

美國慈濟人醫會廖敬興醫師特別叮嚀,要讓鄉親建立口腔保健觀念的重要。廖醫師說:「與其給他們糖吃,倒不如教他們如何刷牙。」所以由本土志工在等待區作衛教教學,也特別帶了大人和小孩各五百支牙刷來贈送給他們,也許是口耳相傳,今天來看牙醫的人數增多了。

等待拔牙的病人很多,臺北慈院夏毅然主任的病人一個接著一個:「本地的牙科醫師雖然已經畢業五年了,可能平常的經驗比較少,拿器具的角度不正確,拔牙的速度相對就慢了下來。」昨天本土牙醫常常喊救兵,拖延了夏醫師照顧病人的時間,夏主任說:「今天如果(本土牙醫)有病人要拔牙,我都親自叫病人到這裡來,讓速度加快,免得像昨天許多鄉親因為時間太晚無法繼續看診而被婉拒,覺得很不捨。」

趙有誠院長看內科,也是非常忙碌,第一位患者雖然是男性,胸部卻腫脹如女性,趙院長說:「這是內分泌出了問題,必須詳細做檢查,這是比較複雜的疾病!」

林玉英是小兒科醫師,先生林榮威是內科醫師,在彰化縣和美鎮開設內兒科診所,至今二十年,二○一三年林玉英受證慈濟委員後,醫師在先生的支持下,曾參與約旦及尼泊爾義診,這次是她第一次到非洲義診。兒科門診小朋友一個接一個地來,發燒到三十九度的比例不少,林玉英快篩了十幾位孩童都是罹患瘧疾,瘧疾是傳染病,必須盡快服藥治療。

大林慈院賴寧生院長的面前來了一位罹患淋病的病人,賴院長說:「他有一些白色的分泌物,必須服用三天的抗生素,如果三天後還沒好,就得趕快進醫院治療。」賴院長特別提醒他請另一半也要一起治療,病才會好得快。

午後針對約一百六十戶臨時白色帳篷區,進行建材農作包發放。本土志工合力將發放之鋁鍋、水桶、鋸子、鐵釘、鐵線、刀子、鐵槌、鉗子、鋤頭、圓鍬,玉米等六種種子包及花豆、玉米粉、白米各十公斤等十四種物資下車排列。

簡守信院長和大愛臺葉總監先在發放區親自發放,然後再入村往診。

五月二十一日於天主教大學的義診,左為牙科診間,所有醫護與牙科助理、志工,全副防護。攝影/王忠義

五月二十一日在天主教大學義診,花蓮慈院骨科葉光庭醫師仔細觀察小朋友的眼睛感染情形。攝影/王忠義

2019.05.21 
索法拉省天主教大學

第三天,義診團隊前往貝拉的天主教大學(UCM) 健康醫學院,圓滿在重災區索法拉省的最後一場義診。

義診的前置作業非常重要。這次的前置夥伴有來自澳洲精通英文的牙醫師盧以欣和藥劑師高敬堯,兩位年輕人除了接洽翻譯志工,也負責義診相關文件和行政事項、以及每天都會有變化的動線圖。

除了醫療總務,還有來自南非、澳洲和臺灣三地志工負責一般總務事項,大至管線配置、器具運輸,小至一根別針等等,都是總務的範圍。雖然來自不同的國家,大家各司其職,發揮所長,才能面對資源缺乏、什麼都沒有的非洲環境,把慈濟事做好。

中西醫合作 帶來療癒希望

今天的義診場地,比起前兩天在堤卡中學、拉梅高中學環境好多了,除了中醫和婦產科外,牙醫、兒內外科在走廊舉行,前置團隊大約七點抵達,鄉親已大排長龍。

有一位媽媽帶著兩歲的女兒來到兒科林玉英醫師桌前:「孩子的右手舉不高,手無法握緊,右腳也走得不穩。」林醫師專門快篩瘧疾,所以將這對母女送到內科。因為孩子還小,看不出是否有發育遲緩的症狀,內科也沒有早療復健和施打生長激素的資源,只能開一些維他命給孩子服用。

後來志工帶她們母女到中醫科,請何宗融副院長調整孩子的右手肘關節,再針兩針在丘墟穴和手,孩子的手就可以自然舉高,右手很明顯地可以拿住一包鉛筆,不再費力。何副院長判斷她是手肘關節脫位,可能是出生時被拉到。媽媽為了確定女兒沒問題,還去照X 光給副院長看,副院長透過翻譯指給她看,關節一切完好,媽媽非常興奮。

還有一位老先生,誤以為義診是昨天,前來空等,今天早上四點就來等。他告訴鄭宜哲醫師:「頭痛,腳的小趾頭也會痛!」鄭醫師幫他針了約十五分鐘,兩種疼痛都解決了,老先生緊繃的臉終於笑開了,告訴志工中午十二點以後要帶他們全家人再回來針灸。

花蓮慈院中醫針灸科邱少君醫師是慈濟大學學士後中醫系第一屆畢業生,才畢業兩年的他,因為看見臺灣高齡化社會,因中風引起行動不便或半身不遂,以及因車禍造成的傷害案例,所以他更肯定自己往中醫傷科上繼續深造。

今天邱少君醫師發現病人會主動要求給藥或開較多的醫療用品,前兩場在鄉村的堤卡村及拉梅高村義診的鄉親反而沒有這種現象。第一次參與國際義診,邱醫師看見生活在世界邊緣窮困的國度,更體會到證嚴上人所講的見苦知福。

花蓮慈院骨科醫師葉光庭發現來診的災民,與在尼泊爾一樣,大多是頭疼、眼睛痛、睡不著、全身痠痛又常作惡夢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和因為缺乏醫療資源,傷口沒有好好處理的狀況。他說:「義診也是要聆聽來診災民說出身心的不適,同時也看到了黑菩薩淡薄、單純的心,我會全面性的思考災民的需求,不會只局限在骨科。」

這是在貝拉市的最後一天義診,牙科一樣人擠人。攝影/張美齡

莫國當地醫護與學生前來協助義診,還覺得受益良多。攝影/王忠義

肯定臺灣 男護理師願參加TIMA

由於每一科都擠滿了人,看診人數多,藥局也跟著忙了起來。接近中午,天主教大學醫學院的男護理師帶了六位即將於明年畢業的醫學生來藥局幫忙,臺南慈濟人醫會藥師王智民不忘隨時傳承。

學生們學習到這群海外醫師臨床用藥的知識,覺得受益良多。學生羅保索說:「你們給的藥實在是太好了,尤其水災後,傳染病很多,你們給的抗生素是最好的,可以預防很多種疾病。」他非常感激外國人可以這樣愛他們的國家,來藥局幫忙讓他增長藥學知識,對臨床經驗幫助很大!

男護理師朱力歐說:「這次伊代氣旋死這麼多人、這麼多小孩,你們遠從臺灣來幫助我們這麼多,這對莫三比克、對貝拉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學生來這裡可以學習很多,我希望莫三比克和臺灣能夠進一步合作。」他還希望有一天能參加國際慈濟人醫會團隊。

牙醫門診一樣人擠人,連大學的職員都來排隊,主要莫三比克醫師缺乏,天災後求醫更是難上加難!雖然牙科醫師、助理站得雙腳痠痛,卻沒有人喊累,只是喃喃地說:「好多好多人喔!看都看不完!」看似輕鬆的一句話,卻含藏著醫者焦急的悲心,因為明天慈濟團隊就要離開了,這群鄉親何時才有機會再看牙醫啊!

五月二十二日與精舍連線,夏毅然主任在向上人報告義診見聞時,不禁流淚。攝影/王忠義

美國人醫會廖敬興牙醫師(右)建議可接引莫國醫護成立人醫會,翻轉人生。攝影/王忠義

2019.05.22
大愛一般科 美善義診團

伊代氣旋重災區莫三比克索法拉省的三天義診圓滿,共嘉惠鄉親三千多人次。五月二十二日一大早團隊把握時間與精舍連線,向上人分享義診心得。

夏毅然主任說,三天義診下來,牙科人數與日俱增,很多人是人生第一次來看牙科,牙科團隊忙得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但是牙科助理黃鳳嬌師姊說了一句話:「他們等了一輩子才看第一次牙醫,我們才忙這幾個小時,一定要撐下去!」言說至此,夏主任哽咽得說不出話來。這句話就是給予團隊在體力極限時支撐下去的助力。

美國人醫會廖敬興醫師表示,五位當地牙科醫師,畢業近七年,但最近二年在醫院上班都沒有薪水可以領,因為政府醫院說沒有經費,但是他們還是像做志工一樣去上班,這樣至少技術不會生疏。他們說,其實當地還有不計其數的醫師、牙醫、護士、會計人員、工程人員,畢業後連工作都沒有,只能在家吃老米,他們雖然沒有薪水但至少還有工作。慈濟義診的這三天他們都沒有缺席,因為醫師們不捨鄉親受苦,都會自動多做一、兩項治療,導致義診時間拖延。廖醫師很心疼的說,這是人才浪費,非常可惜啊!他建議可以仿照墨西哥模式,在當地成立慈濟人醫會,接引更多學有專長的本土志工,翻轉他們的人生。

上人鼓勵人人隨時傳揚佛法,以主動代替被動,「因為各位是自己發心,不是被派工作,發心才是真正的修行。」上人希望弟子尊重不同的宗教,但要善用機會,啟發人人的愛,讓佛法融入人間事,回到菩提的覺性。最後上人讚歎大醫王帶給非洲的是「大愛一般科」的美善義診。

以天為蓋 以地為屋的家

連線結束後,九點半團隊前往機場,準備離開貝拉,搭約一小時的飛機到首都馬普托,然後前往當地的慈濟會所,也就是莫三比克志工口中「慈濟的家」,準備隔天的浴佛典禮及接續的大型義診。

抵達「慈濟的家」已近五點,遠遠地嘹亮歌聲傳來,莫三比克的慈濟家人們又唱又跳,「慈濟一家人,感恩證嚴上人給了我們一個家……」,從大門口唱到園區內。蔡岱霖師姊將慈濟種子於莫三比克深耕,用愛帶動本土志工自助也助人,慢慢形成一片菩薩林。黃思賢師兄介紹「慈濟的家」的緣起之後,蔡岱霖帶大家沿著果園、菜園巡禮。近百棵的芒果樹,加上檸檬、甜橙;翠綠的菜園裡有甘藍菜、甜菜、萵苣等等,可以看得出志工用心維護,讓果香、菜香瀰漫園區。

五月二十三日第四場義診,在位於馬普托郊外馬哈塔許區「慈濟的家」舉行,求診民眾排排安坐於芒果樹下等候。攝影/蔡凱帆。

難得有機會看醫生解病苦,莫三比克鄉親來到「慈濟的家」,坐在樹下靜靜等待。攝影/王忠義

七十七歲的吳森醫師中西醫專業兼備,前三天都在兒科服務,最後一場義診轉至中醫區服務。攝影/蔡凱帆

大林慈院泌尿科鄭文炫醫師於「慈濟的家」為鄉親看診。攝影/王忠義

本土志工維多利亞兩個多月來一直在災區救災,五月二十三日這天又忙進忙出,原本心臟就有疾病,義診尾聲血壓飆高就累昏過去,經鄭宜哲醫師治療,終於清醒,血壓恢復正常。攝影/王忠義

2019.05.23 首都馬普托

芒果樹下 天地為診間

五月二十三日義診團隊踏著晨曦出發,前往位於馬普托郊外馬哈塔許(Mahotas)「慈濟的家」,也是此行最後一場義診。

義診團隊於七點抵達,黑壓壓的人潮已經排滿園區大門口,先遣團隊分別布置浴佛和義診場地。來參加浴佛的多是本土志工,他們身兼數職,從重災區忙了約一個多月的時間,回到「慈濟的家」依然馬不停蹄忙著準備浴佛和義診。

微風徐徐,蟲鳴鳥叫是大自然最佳的交響樂曲,內外兒科、中醫於芒果樹下開診,婦產科因為需要隱私,獨立於鐵皮屋診間,牙醫則是在方形帳篷屋內。藥局也是設在芒果樹下,一旁則是香積菩薩們開始準備簡單的午餐。

在空曠的大草原內義診,不需冷氣、不必拘泥,與病人面對面問診,讓大林慈濟醫院賴寧生院長想到原始的醫療,就是在曠野裡,最親近病人的自然診療法。賴院長說:「醫療的本質,本來就是最自然的情感流露。今天在這種環境之下,是另外一種鄉土醫療,以前的診間都在冷氣空間裡,原始的醫療就是在曠野,人與人之間面對面的接觸,甚至從草裡找出草藥。」

沒想到排隊看診人數比預期多出兩、三倍,所以內外兒不分科,連趙院長也看起眼科與傷科,院長說:「他膝蓋痛,用拐杖還可以走,沒有急性發炎,我給他貼貼布就可以舒緩了!這個是老人家一般的疼痛。上人的智慧,說我們是『大愛一般科』,今天果然變成不分科義診。」

前三天一直在兒科服務的吳森醫師,今天也轉至針灸科,他說:「回歸本位!我本來就是以中醫身分報名的。」七十七歲的他,目前在蘇州慈濟門診部駐診,曾經心肌梗塞發作三次的吳森,最擔心的就是上人不讓他出門參加國際賑災。

中區人醫會後勤志工陳美惠今天轉至針灸科,協助拔針、膚慰病人,雖然是第一次參加國際義診,但她卻是駕輕就熟,因為本身就是讀公共衛生行政,也因為自家開診所,所以許多用藥都很熟悉,她還每個月與先生洪啟芬醫師到南投移民署做移工義診,對義診流程也非常理解。這次除了跟診,因為藥局只有兩位藥師,工作量非常大,所以在貝拉市,陳美惠協助林玉英醫師診間兼藥局,咳嗽、退燒、眼藥膏、抗生素等常用藥物就直接由小兒科給藥,病人不用等太久,也可以減輕藥師的工作量。

將近三公頃多的慈濟園區,到處都是人,早上大概有三千多人,是預計的六、七百人的四倍以上。「我們只是宣導一天,鄰里相傳,就來了這麼多人,我告訴他們要有耐性等!」本土志工中午也為看診的照顧戶們準備餐點,可是人這麼多,餐點一定不夠,怎麼辦?本土志工維多莉亞說:「證嚴上人不是教過我們嗎?人多的時候,加多一些水下去煮,就不必擔心人多了!」

「一粒米中藏日月,半升鍋裡煮山河」,在莫三比克慈濟的家,如早期在精舍,就地為大寮(精舍的廚房稱「大寮」),這分愛的力量用願心集結,定能在不久的將來,號召更多人投入志工,集合全球慈濟人的力量,以愛以善為法寶,重建災區房舍、學校,翻轉非洲黑色大陸貧病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