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土地婆 許陳月英 花蓮慈院醫療志工【人醫心傳第185期 - 志工身影】

文/黃昌彬
圖片提供/許陳月英

攝影/黃昌彬

因為帶父親到花蓮慈院就醫,當時的許陳月英看到慈濟志工親切和善及無私奉獻,受到感動之餘,心想自己也來做,就此與慈濟結下了不解之緣,開啟了她的志工人生。「一九九四年,我到花蓮慈院擔任志工迄今,早期是在骨科門診服務,現在轉到門診大廳及志工服務臺幫忙,打從興建醫院之初在募一包水泥一百五十元時,我就開始做志工了。」許陳月英師姊服務近二十五年來,累積服務小時數早已破萬。

許陳月英師姊剛開始不願意做委員而僅願意做志工,因為委員要募款,她感覺好像要向他人要求施捨一般,心裡有所顧忌,但後來,她聽到上人在一次對大眾的開示中提及:「常常在車前等人上車,自己卻不上車。」這句話,就好像是衝著許陳月英師姊說的,讓她體悟自己應該邁開步伐,不過成為委員之後,剛開始她還是不敢去收功德款,只是做些粉粿及蔭豉仔等小吃義賣給搭乘遊覽車回花蓮參觀慈濟醫療志業的外地民眾,作為建院基金之用。「每次從外縣市來的遊覽車都有十幾臺,我賣的小吃是一袋袋裝的,買的人可以享用又可以布施,當時賣了好多,也請同組老一輩的志工一起做,並邀請年輕組員來購買,這樣就可以付出了……」

會說日語的許陳月英師姊,在慈濟社區義診中協助醫師為阿美族長者翻譯。

為九二一大地震賑災募款,許陳月英師姊在街頭向民眾募集愛心。

義診做日語翻譯
認英文字母幫人掛號

日治時代,許陳月英在小學時只學了三年的日文就中斷學習了,因為美軍後來轟炸臺灣,導致人們只得四處躲藏逃命去,也因此她不識國字,沒受過正規的國民教育。不過那時養成的日語能力,也成為她日後擔任志工時能協助翻譯。「我在假日跟著慈濟醫師到社區義診,有位老阿美族男性只會說族語及日語,醫師問診檢查時,請我幫忙翻譯,指出疼痛的部位。只要有義診活動,我都前往幫忙。」

不僅如此,身為阿祖級、今年(二○一九)八十五歲的許陳月英,活到老學到老,在她七十歲那年,還到社區大學開辦的長青識字班學習英文,為的是方便協助民眾就醫,以及認識英文字母有助於幫忙按壓掛號系統進行人工預約掛號服務。學習的熱忱及精神令人感佩。「外縣市的民眾若不預先掛號,等到院看病還要多待一天,十分不便。若幫忙先掛號,只要花費半天的時間就能夠返家。而為了協助不識字的阿公阿嬤掛號,我晚上還特地去參加社區大學的長青識字班,學習英文的二十六個的字母,為的就是要辨識每個人身分證上的第一個英文字母。」為了彌補早年失學的遺憾,十幾年前她更是撥出時間每天抄寫四個小時的佛經,為的是要認識更多的國字,用功程度可見一斑。

二○○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慈濟人醫會花蓮縣秀林鄉和平社區義診,也有許陳月英師姊(後排右六立者)付出的身影。

綽號土地婆
年節關懷醫療與社福單位

許陳月英有四個孩子,兩男兩女,家住碧雲莊附近,她風雨無阻的騎著電動車,每天早上四點到院幫忙接預約掛號的電話,以紙筆記錄,待六點一到,再以人工掛號機幫忙按壓掛號,「願意很早起到院服務的志工,現在只有我一個。每週一到週五都如此,我連颱風天也到醫院,二十四年來的志工生涯,別人還幫我取了個綽號:土地婆。反正子女也大了,當志工,他們不用掛心我。」她得意的秀出一堆感謝狀,如:參加慈濟服務隊志工、帶動花蓮慈院醫療人文等,呈現她在慈濟醫療志業體服務的殊榮標記。

許陳月英戲稱,別的老人家是早晨到運動場做運動,自己則是到醫院服務兼健身;逢年過節,還會親手製作美食,請兒子當司機分送到各社福及醫療機構關懷弱勢族群,例如:製作拿手絕活紅豆粽子給老人家吃,比較不會黏牙;送愛心小吃給畢士大教養院、禪光育幼院、東區老人之家、鳳林榮民醫院,以及捐款給門諾醫院興建老人照顧社區等,「這沒有什麼啦!我在厝內一直做,但數量大到根本無法抽身出門去送禮,決定分工進行,請兒子去送給各個社福及醫療單位。」

許陳月英認為幫助人、做好事是應該的。大林慈院在啟業初期,沒有志工人力,許陳月英知道後還曾前往支援,「我都四處去做志工啦,還曾獲得花蓮市好人好事代表,公開接受表揚。我在做志工,子女都大力贊成,所以後來像過年過節我製作點心小吃給社福或醫療單位時,兒子女兒都會贊助購買食材費用,要我專心的負責製作就好!」

早期興建花蓮慈院的募款活動中,許陳月英師姊敲響愛心鑼,捐出新臺幣一百萬元。

許陳月英師姊在門診大廳協助病人預約掛號。

不向命運低頭
能做就不依賴他人

許陳月英的公公原本是從事黑松汽水的代銷處業務,家中經濟算富裕,但因她的先生喜愛賭博,不去賺錢養家,把祖產敗光,造成家庭婚姻不美滿,埋怨先生不爭氣,一度還有想要拿刀捅他的念頭。後來許陳月英痛下決心離開先生,獨自帶著四個孩子從臺東縣成功鎮搬到花蓮居住,一人撫養子女長大。「我要是手刃先生,我會被抓去關,那我的孩子該怎麼辦,別人會說有辦法生,卻沒辦法養,雖然我是女人,但我有很堅強的心,心想,萬一到了無法養育的那一天,我跟小孩就死在一起……。天無絕人之路,未結婚之前,我有去學做衣服,靠此手藝到西裝店接案子,幫人代工縫製剪好的布料,完成一件能賺幾元的工資,換取生活費。」後來,許陳月英的先生因愛吃檳榔而罹患口腔癌過世,她把先生的大體捐出,讓無用的身軀化為大用,成為無語良師。而許陳月英自己也簽署了「大體捐贈同意卡」,希望未來也能夠遺愛人間,幫助更多有需要的病人。

從職場上退休之後,許陳月英將支領的勞保退休金捐出百萬元給慈濟,「只要是我能做的,我就自己做,從不依賴他人。一生不要靠他人就對啦。」二○○一年一月,許陳月英捐出一百萬元擔任榮董,而一張張慈濟頒發的擔任志工感謝狀,是她珍愛的收藏,每一張都記錄著青春歲月的全然付出,無所求。

愛做環保
當志工有挫折也有人情味

談到做環保,許陳月英也不落人後,曾在環保服裝走秀發表上,以資源回收物來呈現巧思,她穿在身上的連身衣物點綴有盛開的花朵、凱蒂貓等樣貌,令人驚豔。「我自家設有一處臨時的資源回收點,左鄰右舍知道我在做環保,紛紛拎著大袋小袋的廢棄物資來給我,我先將這些物品分門別類打包好,每個星期慈濟的師兄會開車來我家載運一次,送到花蓮市中央路上的慈濟資源回收站。」做了十幾年的環保,許陳月英如數家珍的述說過往點滴,「早年沒有車子來運送資源回收物時,我都騎著摩托車到果菜市場撿拾回收物。自家設了資源回收點之後,我家大門就都沒有關,鄰居幫忙我做環保,能隨時進來堆放……」

「抱持著只要病人有需要,我就幫忙的心。」然而,每個人的習氣不同,許陳月英也曾遇到蠻橫不講理的病人親友一陣謾罵,但遇到此情景,她就當作是在幫助自己消災解厄,眼淚擦乾後繼續微笑助人,「以前在骨科診間幫忙時,每到上午九點鐘,就陸續有求診的病人進診間由護理人員進行換藥,有次有一位穿著木屐、狀似流氓的病人親友急著要衝進診間探視,因顧及換藥病人的隱私,我站在診間門口顧門不讓其他人進入,當下這名衝動的親友破口大罵我是看門狗,要我讓開!」言及至此,許陳月英一陣哽咽,「當時我心想,我不在家中享清福,承歡膝下,卻來這裡給人糟蹋,真是有苦難言!」當時,許陳月英跑到一旁的候診椅處,眼淚擦一擦,頓時想起上人的教誨:「別人無法忍,我們要忍。別人無法行,我們要行。」這兩句話深深烙印在她的腦海裡,成為她當志工遭遇挫折時的動力。後來,許陳月英等到這名探視病人的親友出來,上前跟他說聲對不起,苦往肚裡吞。

不過,心懷感激的病人也不乏其人,例如有家住山上的病人在返診時經常會帶著自己耕種的有機蔬菜來餽贈給許陳月英,感恩她長久以來的就醫協助,後來彼此還變成了好朋友。禮尚往來,許陳月英也會做些拿手的小吃點心,回贈給送菜給她的病人。

常存菩薩心助人
用愛修行不退轉

昔日有位前院長陳英和醫師的年輕病人,其家人的老舊觀念認為開刀就會死亡,所以不願意讓他在花蓮慈院開刀,但病人認為若會死掉也寧願死在花蓮慈院,由於病人的母親居住在山上,家境十分清寒,其所穿衣物單薄且沒有衣服可更換,陪病也沒有攜帶棉被前來,更沒有錢在醫院租一床棉被,許陳月英見狀,便帶了一條毛毯送給這名婦人,還買了兩套衣服贈送給她,適時的幫助了身處病苦折磨中的一家人,雪中送炭對許陳月英來說是稀鬆平常的事,只要她發現病人或家屬有需要。

「結緣對我來說,很重要!有願就有力,不退轉,感恩菩薩助我一臂之力。我將上人的精神都收納到我的腦海裡。」

花蓮慈院門診大廳內,許陳月英師姊為等候的病人及家屬奉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