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仁愛街施醫施藥開始 吳月桂 花蓮慈院醫療志工【人醫心傳第184期 - 志工身影】

文、攝影/黃昌彬

一九七二年,打從慈濟在花蓮市仁愛街二十八號開始施醫施藥,吳月桂就參與其中,因為義診所正是她的婆婆善心提供的場地,同時吳月桂也與其他師姊和精舍師父一起協助掛號、抽取病歷及歸位、包藥等事宜,這樣每週兩次的義診協助,一直持續到一九八六年慈濟醫院啟業,她轉往醫院繼續發揮志工的良能迄今,這位慈濟的老委員、榮董,見證了慈濟的過往足跡。

吳月桂是第一期的慈濟志工,一九七八年受證為委員,法號「靜璿」,精舍的德慈師父是吳月桂先生的姊姊,也是證嚴上人的大弟子,正是因為親戚關係才有機會接觸上人、接觸佛法,換言之,有慈濟時,吳月桂就在慈濟擔任志工了。對於到花蓮慈院當志工,她說:「花蓮慈院剛開始沒有這麼多科別,病人及志工也比較少,我那時一個星期有三天到病房服務,一樓一樓去協助關懷病人及慰問家屬,陪伴病家。急診室及復健科都有去幫忙過,也利用時間到供應室幫忙用棉花製作棉球、棉花棒。」

五年多前,月桂師姊的先生往生,加上三名子女都在臺北謀生,她一個人住在仁愛街老家,喪夫之痛加上一人獨居,使得她罹患了憂鬱症,困擾了她好一陣子,還因此暫時中斷她的志工生涯。

「我師兄走的時候,我的自律神經失調,雖然當志工可以暫時忘記傷痛,但是一回家之後就會感到害怕,全身都不舒服,那時都是我姊姊來陪我,晚上都陪我睡覺。後來在花蓮及臺北兩地醫院求診,檢查都沒有病,才去看身心醫學科。老班的這些慈濟志工師姊知道我的狀況,白天都會邀我去遊山玩水、喝下午茶。」後來隨著時間沖淡與志工友人的支持,她才慢慢走出傷痛,恢復了昔日的生活。

吳月桂師姊(左)早年在精舍幫忙插蠟燭芯。 圖/吳月桂提供

全家行動做慈濟
希望年輕人接棒

在孩子們小時候,吳月桂用他們的名字捐錢給慈濟,當孩子們長大有經濟能力時,因為認同雙親的善行,每個月也都會捐錢給慈濟,甚至子女們還用自己孩子的名義捐輸,全家用行動做慈濟,三代出錢出力。「濟貧、人文、國際賑災,這三樣是孩子們每月捐助慈濟的項目,若是有急難救助的需求,他們還會另外再捐款。」

吳月桂有一次去訪視照顧戶陳秀冬,「她問我,自己都給慈濟照顧,沒辦法來回饋,怎麼辦?我告訴她,不一定要拿錢出來才叫回饋,建議她可以去募款,教他人做善事,後來她就做我的幕後委員,我拿一本本子(勸募本)給她,她就去收錢,當我的小雞。當時要蓋(慈濟)醫院,慈濟人在花蓮客運總站附近擺攤義賣,陳秀冬師姊就捐出一萬元,當時的一萬元很大,我就帶她去敲響義賣的愛心鑼。她募款也很厲害,在重慶市場一下子就募了二十幾戶……」

五十多年下來,月桂師姊樂見招募年輕會員,她說:「能進來慈濟做善事都值得被鼓勵,能走入人群,幫助人家,這樣就很好。我們這些老委員年紀大了,體力變差了,年輕人願意出來,就可以繼續接棒。」

一群慈濟護專畢業生前往精舍進行尋根之旅,並在精舍前簇擁著上人合影。 吳月桂師姊(左二)擔任懿德媽媽,呵護從外地到花蓮念書的年輕學子們。圖/吳月桂提供

在花蓮縣壽豐鄉米棧村的訪貧行程,吳月桂師姊和精舍師父等一行人訪視一名住在草屋內、擔任長工的巡山員。圖/吳月桂提供

分享做慈濟溫馨史 照片憶過往

受訪時,吳月桂開心地秀出她在慈濟各時期的服務照片,從年輕時的一頭烏黑秀髮做到目前白髮蒼蒼,高齡七旬餘的她,言談中透露對於慈濟的熱愛與護持,看著泛黃的照片說故事,一段段感人的溫馨慈濟史躍然於前,故事裡的人物景象,她如數家珍,侃侃而談。

「這張大概是我三十幾歲時,我在精舍幫忙插蠟燭芯,旁邊的這位師姊後來出家了,她都在慈大比較多……」「啊這張是我在二○○一年受證為榮董,上人幫我受證……」「另外這一張就是陳秀冬師姊,算是我的幕後委員……」「你看,這張就是在我家(義診所)包蠟燭啦,從精舍那邊插好蠟燭芯、做好蠟燭之後,拿出來花蓮這邊包裝……」「這些都是我在精舍及社區參加義診活動,都是很早期的……」「那這是我在慈濟護專幫忙發放文宣及紀念品給來學校尋根的家長……」從月桂師姊清楚訴說一張張參與慈濟的珍貴老照片裡,可以看出她一路從年輕做慈濟到老的點點滴滴,她不諱言:「以前哪裡都要做!」

吳月桂極富有愛心,也擔任懿德媽媽呵護從外地到花蓮念書的年輕學子們。母以女貴,她得意的秀出一張當年懿德女兒的畢業照,一群面貌清秀且青澀的慈濟護專畢業生前往精舍進行尋根之旅,並在精舍前簇擁著上人,以及與她們親愛的懿德媽媽一起留下人生中一段美麗的回憶。「她們是慈濟護專第一屆的畢業生,後排左邊數來第二位穿委員旗袍的,就是我啦……」

這群當年的慈濟護專畢業生,在畢業之前到精舍住宿一晚,於包水餃時也不忘邀請吳月桂一同參與,談到懿德女兒們,她笑得開心的合不攏嘴!「第一屆畢業的慈濟護專學生,我們到現在每年都還有見面喔!她們有人現在是臺中慈院的督導,有人則是在南投服務擔任護理長,不管是臺北慈院或花蓮慈院都有她們投入的身影。很厲害都擔任幹部了。」吳月桂指出,「這群懿德女兒們很喜歡到我家來,二專部及五專部都有,我家師兄很疼愛這群護校學生。」

在吳月桂師姊(前左)的建議下,陳秀冬師姊(前右)從手心向上變成手心向下的助人者,在市場募款教他人做善事。圖/吳月桂提供

先生低調護持
如慈誠隊虔心護法

參加第一期志工培訓的照片裡,有吳月桂開心地在靜思堂內領取證書的畫面,她說:「同期的六位師姊,有兩個人已經往生了,也有人因為某些原因而中途離開,現在只剩下我而已!」碩果僅存的吳月桂感嘆:「人生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

「當初我接觸慈濟要出來,就是我家師兄(也是榮董)去精舍把需要募款的簿本拿回來的,他跟上人討說我們要參與勸募。」但是吳月桂的先生當年卻很低調,只希望默默地付出,能護持慈濟就好,而不願加入慈誠,吳月桂師姊勸先生要受證,卻被他一口回絕說不用。

但是先生全心力支持太太做慈濟,無怨無悔,三十幾年來每月騎摩托車帶吳月桂在花蓮的大街小巷內奔馳,風雨無阻的收取每月的功德款,這一切看在吳月桂的眼裡,很感恩先生願意陪伴付出。「有時候颱風天,風雨交加,在山腳下路途難行,仍舊達成任務;有時因為會員要出國,一通電話希望我們能提早去收,使命必達;吉安鄉、新城鄉、秀林鄉、花蓮市等都是我們收款的範圍。」

吳月桂指出,因先生正好在新城國中擔任生物老師,由於學校距離精舍的地點有地利之便,他每天放學之後就到精舍看師父們,尤其早期還沒有慈誠隊,他在每年的慈濟周年慶及冬令發放時,都會帶學生回精舍幫忙,儼然是他的第二個家。

訪貧淨灘募款 誠心助人歡喜做

在花蓮縣壽豐鄉米棧村的一次訪貧行程,吳月桂和精舍師父等一行人去訪視一名住在草屋內、擔任長工的巡山員,通盤了解到他的雙眼看不清楚,也沒有錢,發現這名個案之後,雖熱心的表示要協助轉介,但卻被拒絕,他也不願回到親哥哥的家居住,因與嫂嫂不合,寧願一個人待在米棧山上繼續做長工維生,後來這名巡山員就變成慈濟的照顧戶,寧可接受慈濟的賑濟。

慈濟人做環保,吳月桂也響應,七星潭淨灘活動,她頭戴斗笠在花蓮的海邊與其他志工一起彎腰撿拾垃圾,還給海灘原本潔淨的面貌。慈濟人在花蓮市街頭拿著募款箱為南亞海嘯的受災民眾募款,吳月桂也邀請大家一起發揮愛心……「很多人問我當志工都在做什麼?我是做完就放下,所以也沒有特別印象深刻的事。我該做的,就盡量去做。」吳月桂師姊無所求的態度,一心單純只想助人。

「看到車禍或中風的人來醫院做復健治療,手腳不聽使喚,看了很不捨,我會在旁邊陪伴及鼓勵病人要堅持下去,病人看到志工來,也很高興。聊天久了,大家變成了好朋友。」親切待人的態度,就像鄰家的老奶奶般慈祥,吳月桂師姊用雙手做慈濟,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她說:「見苦知福,做到最後一口氣。」

每天早晨四點半,吳月桂師姊就起床念佛經做早課,誠心誦念〈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即《法華經》第二十五品),晚上則誦念《阿彌陀經》,到了十齋日就恭讀《地藏經》,從早期到現在不曾中斷。「就像《地藏經》講的,念經回向給一切眾生!」

擔任志工服務臺的醫療志工,吳月桂師姊協助民眾掛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