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髓救人成家風【人醫心傳第184期 - 髓緣】

文、攝影/劉蓁蓁

嚴文成在母親呂淑應(左二)與志工陪伴下順利圓滿造血幹細胞的捐贈。圖/陳秀霞提供

「太好了!我們家救人、助人的風氣有延續下去。這是愛的傳承啊!」

一九九五年,慈濟骨髓資料庫成立第三年,當時捐贈造血細胞的風氣未開,呂淑應就在大姑嚴淑女的分享中得知捐髓是一件好事,因此就參加了驗血建檔,沒想到隔年(一九九六年)就被通知配對成功,成為當年慈濟骨髓資料庫編號第34 例的捐贈者。

事隔廿二年,大兒子嚴文成也配對成功,成為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第5210 例捐贈者,在接到通知那一刻,最歡喜的莫過於她和丈夫,開心的像是中大獎似的。

呂淑應夫妻多年來不斷呼籲「救人一命,無損己身」的概念,當兒子年滿十八歲時,他們也不斷遊說兒子加入慈濟骨髓資料庫登記建檔,希望他也可以配對成功,如今果真順利配對,夫妻倆覺得非常開心,「這不但能救人,更是救回一個家庭,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

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七日上人行腳臺中分會,呂淑應在志工安排與先生嚴世宗陪同下,前往接受上人的祝福。圖/呂淑應提供

二度蜜月 花蓮捐髓去

呂淑應想起當初接到初步配對成功的訊息時,興奮的和另一半分享,說自己中了「比愛國獎券更大的獎」!接下來進一步比對成功後,就被安排健檢及自備血,一共抽了一千西西給對方。

由於早期的骨髓捐贈是由臀部兩側的腸骨收集造血幹細胞,所以要進開刀房而且還要打麻醉。呂淑應擔心家人反對,只好瞞著家中長輩,由先生陪同前往臺大醫院捐贈。「當年我與師兄( 先生 ) 在做小生意(賣早點 ),為了休三天假,我們跟客人說要去二度蜜月,然後跟婆婆和爸、媽說要去花蓮玩三天,是這樣去捐髓的。」

呂淑應的回憶也勾起早期捐髓的歷程。在慈濟骨髓資料庫成立初期,造血幹細胞捐贈者的捐贈地點,大多都是在受贈者的住院醫院,直到一九九七年,才回歸慈濟醫院收集造血幹細胞。「當時住院三天,最早期的骨髓捐贈是病人在那家醫院,捐者就會被安排去那家醫院捐贈。」那年,呂淑應的大兒子嚴文成才三歲。

因此,所謂的「二度蜜月」,其實是去臺大醫院住院三天,善意的隱瞞是為了不讓三位老人家擔心。呂淑應每次回想起這段瞞天過海的捐贈過程,她總是眉開眼笑,如此堅定要完成捐贈,只因為相信師父說的「救人一命,無損己身」。

呂淑應在驗血活動中擔任見證者和民眾分享「救人一命,無損己身」。圖/呂淑應提供

加入慈濟 做好事不能少我一人

完成捐贈後,正逢證嚴上人行腳慈濟臺中分會,呂淑應和先生嚴世宗在志工安排下,前往接受上人的祝福。由於先生很早就受到大姑嚴淑女的影響,於一九九四年就加入了慈濟的大家庭,這次與上人的近距離接觸,呂淑應感受到上人的愛是如此寬廣,「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理念深深打動著她,那分「慈濟事即是造福社會的事,做好事不能少您一個」的感動,她決定參與培訓,並在一九九八年受證成為委員。

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地震發生後,呂淑應和家人立刻投入社區關懷服務的行列,後續並投入骨髓幹細胞中心的關懷小組,前往希望工程學校見證分享,並全力推動捐髓無損己身的觀念。平時的驗血建檔活動,她若不是見證者,就是在解說區擔任解說員,一旦接獲骨髓幹細胞中心的配對通知,就立即出動關懷捐者,甚至陪伴捐者到醫院完成捐贈。

做對的事 扎針再痛都不算什麼

呂淑應的大兒子嚴文成,今年廿八歲,身高一百八十三公分,熱愛運動的他,身材高挑壯碩,眉宇間英氣十足,二○一二年在臺中完成建檔,五年後即配對成功。在紡織產業任職的他,接獲通知的當下才剛下完大夜班,儘管如此他仍二話不說答應,一方面因為母親也是捐贈者,再則也是因為自己已認同,因此把握機會做對的事情,全力配合前往合作醫療院所驗血和複檢,為後續各種檢查作準備。

嚴文成表示,雖然每一次扎針時都覺得痛,但想到那些重病在身的患者們,為了治療需要扎上無數次針,自己的一點點痛也就不算什麼了,衷心期待自己的幹細胞能幫助有緣人,也祝福他早日康復。

整個捐贈過程,母親呂淑應皆全程陪伴;小兒子嚴文宏也在十八歲時同時參加驗血建檔活動,她也期許跟祝福小兒子也能成為捐贈者,讓愛的付出,助人、救人的善行能夠成為家風,延續下去。

呂淑應、嚴文成母子兩人一起看受贈者的感恩卡,歡喜祝福他早日康復。

嚴文成期待自己的幹細胞能幫助有緣人,也祝福他早日康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