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立醫療決定,是一種布施功德【人醫心傳第183期 - 你可以做決定】

文/張恒嘉 臺北慈濟醫院副院長

我望著病人的兒子說:「媽媽現在應該要插管急救,但是媽媽長期失智,完全無法自理生活,請問我們要插管急救嗎?」

曾聽一位師姊分享 :「面對自己最親愛的人的時候,如何決定都是煎熬。」沒錯,在那個當下,我與病人的兒子心裡都很糾結。老太太是我多年的高血壓、冠心病的病人,都還算穩定,沒有什麼癌症或是重要器官衰竭,就是老了,慢慢地失智愈來愈明顯,像是個不到一歲的小孩,吃喝拉撒睡都由家人照料得好好的,現在呼吸衰竭了,要插管,但是人都失智,也無法表達自己的意願,就留下我們在病床邊糾結。

有時候我可以很快就提出我的建議,譬如病人嚴重失智,久病臥床,送到醫院時,多處褥瘡,皮膚疥瘡,只剩皮包骨,身上有各種異味,令人感到觀身不淨的苦相,家人如果當下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DNR)」,我會十分感激;反之,如果當下家屬表示不放棄,搶救生命之前提下,再給予裝上維生系統,會讓我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彷彿我是讓病人持續置身在無間地獄中。

但是現在的困境是,老太太被家人照顧得很好,乾乾淨淨的,家人都很不捨,那麼現在要插管嗎?

其實當下也沒有最好的答案,之後還是插管急救了。不過我們(我與病人的兒子)當下都明白了:未來我們一定不要讓自己的小孩面對這種煎熬,在失智、失能前簽立「預立醫療決定意願書」,除了讓自己有個善終之外,也可以免除親人在生死關頭抉擇之煎熬。

我相信任何人都同意「面對自己最親愛的人的時候,如何決定都是煎熬」,現在進行「預立醫療決定」,其實是一種布施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