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度也度人 楊慧津 高雄區醫療志工【人醫心傳第183期 - 志工身影】

文、攝影/謝明芳

不知幾個寒暑,舉凡愛心市集等大小活動,能見楊慧津付出的身影。

走路的速度快到被稱為「飛毛腿」的楊慧津,俐落的手腳與她一頭雪亮的白髮成了對比,而那充滿活力的招呼聲,使她的笑顏更加鮮明。

「只要志工組說哪裡需要人手,她就馬上去做,從不挑工作而且步伐很快,轉眼間就不見人影。」大林慈濟醫院社工師林玉雯說,很常看到楊慧津出沒在社會服務室,或拉著一臺推車穿梭在醫院裡,儘管一開始不知姓名,但只要認白髮,林玉雯就知道這位師姑又來了!

以孝以順報母恩
親力親為護家庭

醫院志工服務有六寶:「臉要笑、嘴要甜、腰要軟、耳要利、眼睛要亮、手腳要快」,楊慧津都具備了,外加「頭腦清晰、記性好」,以致十多年前,即受到認識的師姊邀約做志工。

在還不了解慈濟是什麼樣的一個團體之前,楊慧津就一口答應師姊!二○○三年,她完成了醫療志工培訓,二○○四年便正式投入大林慈濟醫院的志工服務,每次一待就是一星期。「跟我一起做志工的師姊們,都說我走路很快,我想,是過去磨練來的,因為一邊要照顧媽媽,還要買菜、煮飯、上班……時間很緊湊,快慣了。」

只要哪裡需要,楊慧津隨時補位。

家中排行老二的楊慧津,上有一個哥哥、下有三個弟弟、妹妹。身為公務員的父親,無抽菸、喝酒等陋習,但身邊的紅粉知己卻一個個換;原先父親只是偶爾不在家,到了楊慧津就讀中學階段,就再也沒回家過。父親的無責任心,竟激起了楊慧津決心扛起照顧一家子的使命感。

楊慧津長大出社會後,從事業務工作,小有積蓄,在她二十六歲那年,與媽媽商量想買一棟屬於她們自己的房子,或許是心疼女兒花錢,媽媽並未同意,但她還是買了,並接媽媽一起入住。

不久,媽媽中風,有點怪罪是女兒堅持要買新房,才讓她變成那樣,楊慧津無言以對。「一個婦女要養五個孩子,很辛苦,可能是太勞累、做過頭了,媽媽五十多歲就中風了。」在楊慧津和兄弟姊妹們努力、輪流幫忙復健下,媽媽從一側偏癱到能自己拄拐杖行走。

每天出門上班前,楊慧津會幫媽媽備好早餐,並趕在中午前買菜回來煮中餐,同時備好晚餐的料,下班回來就能直接下鍋。除了料理媽媽的三餐,洗澡、洗頭、修剪指甲等,她也是親力親為。

大半時間,媽媽都待在家中,其餘時間定期回診住院,住院期間,也是楊慧津親手照料,「進出醫院對我來說,是很稀鬆平常的事,甚至醫師開了什麼藥,媽媽吃了有什麼特別反應,我都能向醫師說明可能是哪顆藥導致過敏等原因。」

從一九八○年至二○○二年,二十多年歲月守護在媽媽身旁的楊慧津,大姊如母,照顧弟弟、妹妹,甚至代替媽媽為他們完成終身大事。弟弟妹妹一個個成家立業,有時工作忙碌抽不出身,一通電話:「姊,孩子放學時,可以幫我接送一下嗎?」或是,孩子忘了帶東西至學校,這位姑姑、阿姨,就幫忙跑到他們家中拿了送去。

匆匆忙忙的生活步調,使得楊慧津的體重僅剩下四十二公斤,鄰居或親戚朋友見著,不免心疼,楊慧津笑笑回應:「照顧媽媽是我的本分事,而且弟弟妹妹們也有照顧,只是用不同的方式。」

事實上,媽媽存有重男輕女的觀念,深怕兒子太累,曾對楊慧津提起不要讓弟弟或媳婦照顧,然而,楊慧津感受到媽媽長年來已對她產生依賴感,凡事都要她處理,因此更覺得要讓媽媽安心。

雖說自己不是香積高手,但能做的事,楊慧津都把握。攝影/張菊芬

在水槽低頭奮力刷洗,楊慧津為香積盡份心力。攝影/葉璧禎

啟動助人善基因
灰天變成八正道

楊慧津天性熱心,一旦讓她知道哪裡需要幫忙,她就往哪裡去。退休後,她曾至地政事務所、學校等機構做志工,「我會來醫院當志工,也是在照顧媽媽的過程中,感受到醫護人員的辛苦。」她的醫療志工服務,早在媽媽住院時就開始,她不只照顧媽媽,也協助其他病人、家屬換床單等。

她憶起孩童時代,為了配合爸爸工作遷調,曾舉家搬至高雄鳳山居住,鄰居住著一對老夫妻,媽媽很照顧他們,不時與他們分享食物。媽媽的身教,無形間也養成她助人的特質。

二○○四年,她穿上灰衣,初成為醫療志工,但不太懂得如何與病人互動,「可以幫病人按一按手、腳或肩膀……」她腦中想起志工組陳鶯鶯師姊曾教導,透過按摩來拉近心與心的距離。有一陣子,志工們都會買痠痛藥布回家備用。有一回,楊慧津在病房看見一位太太照顧罹癌的先生,照顧到相當疲憊,楊慧津為她按摩放鬆後,送她一塊藥布貼上,當下暖了太太的心。

從菜鳥變老手,楊慧津累積許多志工服務的經驗,也吸收上人的法。見她一路精進,某天,資深師姊問起她想不想參與委員培訓,她竟回答:「不要!」口說只想當個快樂志工,但心裡的理由是「我不要為了那套制服而培訓」。隨著日子過去,愈發了解上人的法和慈濟精神後,報名了培訓課程,在二○○八年歲末祝福受證慈濟委員。

二○○九年開始,到醫院當志工的楊慧津,從灰天白雲志工服換成了藍色的八正道委員制服。有一天,她帶著一位即將出院的阿公至腫瘤中心會診,迎面走來一對也要看診的夫妻,太太認出了她的聲音,興奮地說:「師姊,妳認得我嗎?」

「請問您是?有事嗎?」楊慧津聽她的聲音、瞧她的臉孔,感覺似曾相識。「雖然,我不知道妳的名字,但是妳的聲音,我永遠記得。」當太太說起幾年前,楊慧津曾送她藥布,喚起昔日的記憶,楊慧津聽了也好感動,握起她的手祝福她。

「我們做志工,都戴著口罩,要認出誰是誰不容易,尤其,我從灰天變成八正道,她竟然認得我,還特地跟我說謝謝。雖然說,我們付出不求回報,但這樣的驚喜,還是會讓人欣慰。」這位太太的相認,觸動了楊慧津的心弦,也促使她排除萬難,無論如何,都一定來當醫療志工。

令楊慧津感到欣慰的,還有一回在病房區服務時,專科護理師看見一位太太悶悶不樂,請她前往協助關懷。滿臉愁容的太太,照顧患有腦性麻痺和大腸癌的先生,夫妻倆總是緊閉心簾,不願接受關心,直到楊慧津服務的最後一天,先生剛好做完手術,她見機走近床邊,與他們分享如何使用L 型枕等,並向太太說聲「辛苦了」,這時太太才終於開口說話。

於醫院服務多年,楊慧津也曾面對大量傷患救治場景。二○一一年,臺灣發生了阿里山小火車翻覆事故,震驚全臺,許多遊客被送來大林慈院急診室,志工們一對一全程陪伴,楊慧津當時陪伴著一位開放性骨折的大陸遊客,過程不知怎麼地,開啟了話題,楊慧津忽然想到,「妳有聽過鄧麗君的歌嗎?我唱一首慈濟版的『小城故事』給妳聽,好不好?」就這樣安了病人的心,楊慧津還一直陪到她進入手術室前。

另一次,則是在屏東大同國小的遊覽車事故中,陪伴著受傷的小朋友們,「遇上大量傷患雖然不捨,但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學習。」

出自一分主動關心,無形中可能成為他人生命中的貴人。楊慧津想起了某一次雙十節,醫院無門診,在未開燈的批價、掛號區前,坐著一位阿公,當她走上前去,阿公正好起身,走了兩步快要跌倒,「阿公,你怎麼了?」

阿公默默無語,也不太理會楊慧津,她覺得不對勁,要去扶他時,她自己嚇了一大跳,「阿公的手冰到不行,全身都是濕的,他開始盜汗了。」她對著阿公說:「阿公,拜託、拜託,你在這邊坐一下。」思考著該怎麼辦時,楊慧津看見了一位師姊,趕緊麻煩師姊推一臺輪椅並請一位師兄過來。

輪椅推來面前,阿公就是不坐,人很不穩地朝著牙科診區走去。「阿公,拜託,你要去哪裡,我帶你去。」好不容易,阿公願意坐上輪椅,楊慧津與師兄等人趕緊送他到急診室。

一段時間後,楊慧津再到急診室關懷阿公的狀況,有護理人員問起她,「是您送他過來的嗎?感恩您喔!」楊慧津心想那沒什麼,事後她向常住志工陳鶯鶯師姊提及阿公時,鶯鶯師姊也對她說:「妳是他的貴人。」

原以為阿公是血糖下降,但楊慧津仔細一想,為什麼放射科同仁都從放射科出來幫阿公照X 光,而不是阿公被送進去照X 光,且阿公的床位是在緊急的第一至第三床,經過護理人員說明危急病人的處置,她終於明白阿公有輕微的心肌梗塞。

「他的兒子有來,我問兒子,了解阿公曾中風過,傷到語言無法表達,固執的阿公堅持一個人住。」楊慧津猜想,若阿公獨自坐在那,萬一真的昏了過去,大家也會以為他睡著了,就沒人知道,讓她深切地體會當個不請之師的重要。

醫院大廳舉辦病安週宣導之園遊會活動,楊慧津( 中 ) 也勇敢地參與戲劇演出。

聞法離怨懟 引度雙親發好願

時光荏苒,楊慧津開始照顧媽媽的幾年後,當年離家而去的爸爸,帶病回到家中。「我對爸爸埋著怨氣,我恨他一輩子!」在未接觸慈濟前,楊慧津把爸爸恨入骨,但走入慈濟後,她想到上人說的「普天三無」,「如果這三點我做不到,其他的慈濟事做得再好,都沒有用,所以,我選擇原諒、接受爸爸。」

媽媽隨著自然法則離去後,楊慧津轉移重心照顧洗腎的爸爸,這十多年來,都是她親手照顧。每週傍晚,她陪著爸爸去洗腎,同樣做志工,主動幫護理人員們換床單等,「這樣,他們就不會那麼忙,下班前也不會忙太晚。」久而久之,楊慧津與護理同仁們變得熟稔,大家也感覺到有她在真好。

照顧爸爸期間,楊慧津的體重驟降為四十五公斤,意味著過程的勞身勞神,父女難得相聚,彼此的心難得相近,楊慧津對爸爸吐露心情,「如果沒有進入慈濟,我會恨您一輩子,但是,現在我們兩人不相欠。」爸爸對他年輕時的行為,感到懺悔。

在爸爸臨終前,楊慧津把從常住志工們身上學來的,用於爸爸身上,引導爸爸誠心懺悔,「過去所做,真心懺悔求菩薩原諒,並發願有個好來生。」爸爸聽進去了,於二○一○年安然辭世。

做白衣天使的媽
各病房爭相邀約

「慧津師姑是個精明的人,任何事不需我們多說,她就做好好的,而且還提前做好。」九A 病房護理長陳秀萍,曾這麼形容楊慧津,「她說話鏗鏘有力,做事敏捷迅速,不怕多做,就怕自己少做事,病房只要有她在,我的心就安了一半。」

每次看到白板寫滿了住院名單,陳秀萍正想要麻煩志工幫忙鋪床時,楊慧津便緩緩走來並微笑說:「阿長!床都鋪好了,我看庫房堆了很多雜物,也順便整理了一下。」此外,她還把一些棉被、枕頭裝好,被套放在庫房備著,方便上夜班的護理師給新入住的病人使用,同仁們屆時只需再鋪個床單即可,省下了很多時間。

除了自己完成,楊慧津也會指導同行的志工們怎麼做,甚至病人有什麼狀況,她都會向同仁們報告、說明。好一陣子,楊慧津承擔機動的角色,哪裡有需要,就至哪裡補位;一回,九A 病房的同仁們看見楊慧津出沒在對面的九B病房,便問:「師姑,您怎麼會在九B ?來我們九A 啦!」當換成九B 病房的護理同仁們看到她出現在九A 病房時,也說:「師姑,您怎麼會在九A ?來我們九B 啦!」楊慧津可說是各單位爭相疼愛的媽媽。

「有陣子,我沒在病房服務,又回到病房時,護理同仁們都說好久沒看到我,很想我,我說:『就是妳們的念力,把我念上來了』。」帶點幽默的楊慧津,扮演起「媽媽」時,又變得正經,「嘴巴甜一點,與公婆撒嬌、道歉說『我工作會比較忙,請他們多包涵,家裡要多麻煩他們、小孩要麻煩他們了』彼此才能相處融洽。」

在醫院如走灶腳
醫病家屬全依靠

她原本每個月來醫院服務一次,但近年,楊慧津往返高雄與嘉義大林的頻率愈來愈高,她已把醫院當成了第二個家,「志工組隨時需要人力,我時間可以就過來。」說到或答應的事,她一定做到。見到常住志工們很忙,她也會貼心地幫她們打餐。

不論是愛心市集、年貨大街或同仁們的幸福下午茶、病人安全宣導週等大小活動,都能見到楊慧津與高雄慈濟志工姜芳蘭、林春足、林簡富美及彰化慈濟志工楊碧春等人,一起揮灑汗水和撒播幸福的身影。

「因為我熟悉動線,知道什麼東西放哪裡,所以,很常至營養治療科,同仁們也會說『師姑,您又來囉!』像是下午茶需要用到冰塊,我早已準備好,拿給志工組,需要多少器具也一起準備。」

二○一五年九月,醫院評鑑,為了鼓舞、慰勞同仁們,志工組於評鑑前,每週提供色香味俱全的評鑑餐,楊慧津也前來協助,在醫院待了將近半個月,「我不是香積的料,但是簡單的會做。」接下去的十二月,遇上領隊會議、高雄梯次志工、慈懿會大共修等,她一待又是十幾天,要不是安排好到會員家中關懷並邀約參與歲末祝福,她會再多待一、兩天。

平時沒有擔任醫療志工,楊慧津則投入社區的環保。在她成為醫療志工前後,喜捨環保站恰好成立,當時只有二十多位志工,至今有許多菩薩投入,分成了早、中、晚班做環保。大家彼此熟識、互相照應,只要看不到楊慧津,就知道她又去做醫療志工了,當眾人一見到她,便對她說:「好想妳喔!」分類過程,難免有些不可回收的垃圾,為了不造成清潔人員的困擾和負擔,楊慧津總是把垃圾載至不同地點等候垃圾車,以分散垃圾量。

「在醫院很快樂,處處可以結好緣。」楊慧津常把在醫院學到的醫學常識,帶回環保站與志工們分享,告訴他們如何保重自己,或是有志工在社區做慈濟的過程遇到了瓶頸,她也會鼓勵轉念和多聽聞上人的法。多年來的醫療志工生涯,楊慧津坦言,自己有時會因人事而影響心境,但她學會自我勉勵,「上人講法四、五十年,每日苦口婆心,我們沒聽進去,別人的一句話卻讓我們耿耿於懷,這樣對嗎?」

相處多年的護理同仁們,看到楊慧津的頭髮白了,心裡有說不出的心疼,然而,一頭白髮,也是楊慧津的智慧象徵,她笑說「自然的最美」。「很感恩父母讓我成長,讓我有機會盡孝。我沒結婚,一個人很自由,醫院就像我的家。」楊慧津這一生,奉獻給小家庭也奉獻給大家庭,積極過活無怨尤,她的人生態度,正如她的法號「慈度」,自度也度人。

記得是二○一七年一月某一天的志工早會上播放大林慈院參與臺中慈院十周年慶《藥師如來十二大願》的演繹畫面,楊慧津看到陳金城副院長,展現出黑衣人的力道,看了感動不已,勾起她多年前還是灰衣志工時的回憶。

「大林慈院五周年慶時,當年還是神經外科主任的陳副院長,一樣在臺上演繹,我從電視看到了他分享一人當科,一個人要值班、門診、開刀……說到哽咽,我被他觸動了,我可以感受他的辛苦。」看見與理解醫師的辛勞,也是堅定楊慧津護持醫院的那念心。

她期許自己做到不能做為止,「醫師都可以那樣為病人付出了,我當志工更應該付出。」在弟弟妹妹們心中,她永遠如母般受尊敬,而在醫院,她不只是家屬、病人的依靠,也是同仁們的依靠。

二○一五年九月醫院評鑑,志工們不辭辛勞,每周推出美味的評鑑餐來照顧同仁們的身心。為感恩這一群志工們的付出,陳金城副院長( 中 )、人文室葉璧禎主任( 中左 ) 代表送上大愛農場的珍珠米,表示感恩。攝影/張菊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