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腦緩老 花蓮慈濟醫院老年病症治療與預防【人醫心傳第183期 - 封面故事】

隨著年齡增長,至六十歲以上,身體免不了功能退化、衰弱、或罹患慢性疾病⋯⋯
若家中長輩出現類似老年病症候群,可至「老年醫學科」接受周全性老年評估,做認知、情緒、多重用藥、功能退化、跌倒、衰弱症等分析,並進行慢性病控制。
不過一旦出現走路步態不穩、小碎步、記憶力變差、失禁等類似巴金森病或阿茲海默症的症狀,就要考慮接受更詳細的檢查與治療。
藉由整合醫療、均衡營養、復健運動,可降低老化速度,預防或延緩失能,讓長者也能擁有穩步健康的樂活人生。

文/游繡華 攝影/楊國濱

在神經外科門診間,抬頭挺胸,闊步向前走,恢復健康的林先生和妻子笑得很開心,並以敏捷的身手展現他重獲新生的身體。林先生不停地強調,他本來就是一個很活潑的人,甚至小學時,還是屏東縣賽六十米短跑的第一名,但是過去六年多來,因為生病的關係,他不僅逼不得已必須離開職場,退出社交圈,甚至日常跟家人也說不上幾句話。

三月十二日,林先生回診,且展現雙腿的力量,動作敏捷,林欣榮院長、蔡昇宗醫師也都替他開心。

類巴金森病症狀
腦及身體退化擋不住

林太太說,先生發病有六七年了,初期是晚上睡覺腳會抖動,平常不會,之後精神愈來愈差,為了找原因,就近在臺北市看了多家醫院,最後經兩家大醫院診斷為巴金森病,而且還有糖尿病,當時醣化血色素飆到十幾,正常人是低於五點七。

被診斷是巴金森病後,夫妻倆深知這疾病是不可逆、不可能治癒,只能靠藥物控制,減緩疾病惡化的速度,內心無奈但也很快接受事實。林太太說,當時她也上網查文獻,了解巴金森病的症狀與治療,而先生年近六十歲,也恰是巴金森病的好發年齡,唯一的方法就是聽從醫囑服藥,定期追蹤;另一方面也盡可能以各種運動、按摩、泡溫泉等舉凡可以改善症狀等方法,來跟巴金森和平共處。

林太太說,在先生發病之前,夫妻倆日常就以太極導引養生,先生向來是學員群裡的模範生,老師時常請他示範動作,即使加上困難的劈腿動作,他整套動作做下來就是流暢無礙;生病之後,先生依然持續做太極導引,只是年復一年下來,他的動作愈來愈僵硬,甚至連臉上向來活潑的神情也漸漸僵化成了「撲克臉」。

林先生隨著症狀加重,醫師換藥增量也幾乎到頂,且一天要吃四次,眼神失焦渙散,對談間抓不到重點,常常是答非所問,甚至步履沉重無法抬起,只能整個人前傾拖著碎步緩慢前進,就像個佝僂老人,這對於六十多歲的他真的打擊很大。

林太太說:「我們只聽到哪裡有方法,就往哪裡去。」包括定期按摩,每月到陽明山泡溫泉,去年下半年更因先生已全身僵硬,經友人介紹,每星期從臺北市到花蓮做經絡推拿,但是症狀改善都有限,連小型打蠟機都被老師拿來當按摩輔具,先生的背部肌肉依然很僵硬。最嚴重的是林先生出現頻尿,甚至到了廁所來不及解尿的狀況,讓她和孩子也慌了,是不是先生的病已沒藥醫了。

因為曾在花蓮慈濟醫院做志工的緣故,林太太認識許多巴金森病友,知道疾病最後就是用深部腦刺激術(DBS) 來改善先生的動作障礙。然而她決定帶先生到花蓮就醫的關鍵是去年底讀了林欣榮院長的書《盤山過嶺》,於是他們決定找林院長幫忙,看是裝晶片刺激腦部,或者是用細胞療法,她都願意讓先生去嘗試,只要能改善症狀。

神經外科蔡昇宗醫師是巴金森病專家,確認林先生不是巴金森病,而是近老年易發生的常壓性水腦症,以手術引流很快改善症狀。圖為檢視腰腹腔引流術後的傷口復原情形。

確認為常壓性水腦症
中西醫合療快速恢復

她永遠都記得林院長看完先生的症狀及用藥後第一句話就是「怎麼吃那麼多藥?」隨即在醫囑把四餐藥減為二餐,但她很擔心,因為之前的醫師斷定她先生是典型的巴金森病惡化,就是要吃那麼多藥,多年來的病程進展就只有這樣子,已算是很好了。院長見林太太直問:「這樣夠嗎?」就說:「好,妳不放心,我就再開一顆輔助巴金森的藥。」林院長並開了磁振造影(MRI) 檢查,一切等檢查結果出來再說。

二週後,林先生夫妻回診看報告,院長與神經外科部副主任蔡昇宗醫師聯合看診,蔡昇宗一看檢查影像,發現林先生是典型的「水腦症」。蔡昇宗也是治療巴金森病的專家,他很肯定的告訴林先生夫妻:「這不是巴金森,而是水腦,就是俗稱的腦部積水,兩種病的症狀差不多。和巴金森不同的是,水腦症可以手術引流治療。」接著詳細的解說傳統開顱引流手術和微創的腰腹腔引流手術,讓林先生夫妻了解他們可做的選擇。

蔡醫師建議林太太可上網查水腦症,也可先做個引流測試看看林先生的症狀是否可以獲改善,再來做決定是否接受手術治療。林太太說,聽完蔡醫師的說明後,他們隨即決定要做;回到臺北等候住院通知期間,也是護理人員的女兒為求慎重,建議再找兩家醫院的醫師諮詢,也確定是水腦症,不過他們都是做傳統開顱引流手術居多。

於是林先生在二月十九日接受微創的腰腹腔引流手術。回想起手術後回到病房的情景,夫妻倆都很激動。林太太說:「我們傍晚六點多回到病房,先生因為麻藥退了會痛,我趕快準備尿斗,萬一他想上廁所。只是到隔天一大早,我聽到先生下床聲,然後又聽到他興奮的說:『姿ㄟ,我的腳有力了!』然後他就自己走到廁所……」短短不到半天,先生不但可以走好路,尿失禁的問題也好了。

林太太很感慨的說,包括她九十幾歲的媽媽,以及同輩的兄弟姊妹都很關心先生的疾病,當被診斷是巴金森病之後,生活的重心就是朝延緩惡化的方向努力,他們真的很感恩醫療團隊的用心,為了促進各功能的復健,還有中西醫合療,也更讓他們堅定日後要做更多回饋給社會。

三月十二日,第一次回門診追蹤,林先生不僅侃侃而談他生病前、生病期間以及手術後的種種,還高歌〈散塔露琪亞〉及慈濟歌〈祈禱〉,說明語言功能已恢復,聲音也變宏亮。更以敏捷的動作,展現雙腿的力道幾乎完全回來了,他說出院不到一星期,他已走了兩趟天母古道,以前是拚了全身力量訓練腿力只為減緩退化,現在是整個人輕便起來。

腰腹腔引流手術讓腦部多餘積水消退後,也需積極配合復健治療。

花蓮慈院提供中西醫合治,加快病人的復原速度。圖為中醫部何宗融副院長與團隊為林先生進行針灸治療後合影。

腰腹腔引流微創手術 不用開腦

蔡昇宗說,因為林先生是典型的水腦症,所以他的症狀在手術後也立即明顯獲改善。水腦症的典型症狀就是記憶力的缺損,步態不穩且動作緩慢,及頻尿甚至失禁等三類。在臨床教學上,他常會提醒年輕醫師,前面二症狀和阿茲海默症(失智症)、巴金森病類似,而年長者男性常有攝護腺問題,女生也因為停經會伴隨一些泌尿道疾病,醫生的角色就是要依照症狀及相關檢查結果釐清並審慎診斷。

在花蓮慈濟醫院神經外科,近幾年來有關水腦症的診斷,以及運用腰腹腔引流手術治療已累積幾百位的病人,因此病人太太得知這診斷結果,當場就很開心,因為水腦症是一個可治療的病。

人類腦部每天會分泌約五百西西的腦脊髓液,於腦室與脊椎內循環,隨年紀漸增,腦部功能衰退,引起腦脊髓液在循環過程吸收不完全,積聚於腦室內壓迫至神經,就可能罹患「常壓性水腦症」,出現上述的三大典型症狀,也因此常被誤認為是阿茲海默症或巴金森氏症。

過去在常規的治療上,大部分的水腦症常常是因為出血性中風或者是頭部外傷,或者是腦腫瘤衍生出來的水腦症,這些病人的水腦症通常是疾病或腦傷急性期造成的水腦,腦壓會比較高,相反的,常壓性水腦症,是因為在年紀大的長輩因為神經退化的關係,腦水循環排放系統產生問題,卻常常被忽略。

蔡昇宗醫師說:「其實腦水循環就好比是腦部的一個清潔系統,腦水就像是流動的溪水,會把腦部的廢棄物帶走,這也是目前科學認為腦水循環的一個功能。因此腦水的排放產生問題,排的量減少,導致積在腦部的水慢慢增加,除了壓迫到腦神經,也可能導致那些沒有完全排放的廢棄物在腦部堆積,因此引流手術就是要治療這兩個問題。」

傳統腦水引流手術一定要開腦,在腦部放一條管子,經由皮下到腹部,把腦水引流到腹部。為什麼會引流到腹部?因為腹部相對安全,而且可以吸收這些水。以前病人一聽說要開腦,就會猶豫,有比較多的顧慮而不敢接受手術,但是一般來說,腦水引流以後,伴隨的相關症狀都可以得到很大的改善。

與林先生約同時期做腰腹腔引流手術的張老師,一開始就是被一句「開刀啊」嚇到,七十多歲的她看完診便和先生速速回家慎重考慮。張老師說,她是在二年多前出現症狀,原本可以跟先生在四百米操場健走十圈的腳力,卻因突來的膝蓋疼痛,看骨科卻無起色,而原本清明有條理的思緒也在短時間內退化得前後邏輯難以一致,到神經內科檢查,失智量表雖顯示有記憶退化卻也不到失智症標準,之後又出現頻尿的問題。

因為姊姊的建議,她到林院長的門診經磁振造影檢查,院長告訴她是水腦症。她問要怎麼治療?院長告訴她「開刀就會好了」,她只聽到「開刀」兩字就打退堂鼓,也沒多問就趕快批價回臺東。之後,再回診,院長請蔡昇宗醫師說明各手術方式,知道可以選擇不用開腦,她才有勇氣接受手術。

生活非常嚴謹的張老師說,手術完,她的症狀就立即獲改善,原本駝背的身子可以站得挺直,而在生病期間失去的「同理心」也回來了。住院期間,陪伴她的兒子開心的說:「又見到生病前健康的媽媽了。」

腰腹腔引流手術是最近幾年才有的新術式,蔡昇宗說,因為腦水循環系統會自腦室到脊椎神經,這手術就是利用身體這特殊的結構,在腦水經過的腰椎處放置細細的引流軟管,將腦室內的脊液排至腹部,使擴大的腦室變小,不需要開顱,且手術傷口小;除了提高安全性,腰椎腹腔引流管還設有了一個非侵入性的調節壓力的裝置,方便醫生在門診時調節腦壓。

如果確認是腦積水,就是應該要引流,早期改善,雖然一聽到要手術,病人就會有壓力,但是這手術對神經外科來說是微創的,傷口小,恢復也快,手術順利的話,快則兩三天就可以出院。手術的時間約三十分鐘至一小時。

老人家常見的腦神經退化疾病有四種,阿茲海默症( 記憶退化)、巴金森病之外,就是常壓性水腦症和小血管疾病,而常常被忽略的水腦症是可以治療的,而且愈早發現,愈早介入,把腦水引流之後,病人的預後也常有戲劇化的結果,而常壓性水腦症的診斷與治療,在近來也已逐漸獲得神經外科醫學界的重視。

張老師恢復健康,先生和兒子也替她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