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家 余美珠【人醫心傳第182期 - 資深20年】

余美珠 醫事股組員

在這裡工作、結婚,玉里慈濟醫院已是我的第二個家。櫃檯、病歷、門診書記、作業書記等,都仰賴醫事股的夥伴,整個運作是連動的,常常需要互相支援。這樣的緊密合作,讓我們建立姊妹淘般的情誼,同事之間相處融洽,有時候心情不好或是遇到什麼困難,吐吐苦水,大家都可以幫我解決。也許是個性使然,我是一個容易滿足的人,工作愉快,可以兼顧家庭,都是這個環境造就的,還真想不到有什麼不如意的地方,二十年也就這麼一路走過來,從小姐變太太,當年被暱稱「阿珠珠」的小妹妹,現在變成了「美珠姊」。

一九九○年進入鴻德醫院時,在檢驗科當醫檢師的助理,也曾到放射科學習,所以操作斷層掃描或照胸部X 光之類的檢查,都有能力執行,抽血服務也會。可是我本來是念美工的,剛畢業就進來,什麼都不會,是主管們很用心帶我熟悉這些儀器,我也肯學肯做,慢慢成為稱職的助手,做得很開心。一直到二○○三年搬進新院區後,基於專業分流,我便轉到櫃檯,重新學掛號、批價。

一畢業就進入醫院工作至今的余美珠,把玉里慈院當成自己的第二個家。攝影/張汶毓

還記得在櫃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值小夜班,要到半夜十二點,那時候還沒有候診的椅子,病人都是站著排隊等掛號的,一抬頭就看到長長的人龍排得老遠直到服務臺那裡,一下要轉院的,一下又是辦出院的,每一項業務處理的步驟都不太一樣,我還很不熟悉,心想,唉呀,怎麼辦?結果就哭出來了。後來打電話給勁妤姊,要她快點來幫我。她家就住在新院區的對面,很近,她慢慢走進來,一見我就喊「妳哭什麼啦!有什麼好哭的。」也還好病人並沒有罵人,都很客氣,都對我說:「沒關係,慢慢來。」往後還有幾次,勁妤姊都在我值夜班遇到狀況求援時,二話不說出馬相救。不論日夜班,感恩都有同事們的互相幫忙,加上我自己勤作筆記,兩三個月後上手了,動作也愈來愈快。

二○○七年我當了媽媽,考量晚上需要自己帶小孩,因此轉調到病歷室服務,管理全院病歷。在還沒有全面電子化之前,需要處理很多紙本上的工作,包括用手工黏病歷等,而公文的登打、保險事務、申請病歷、病情說明書等都是由我這邊經手,所以分類、歸納有條理很重要,查調病歷時才能有效率。

玉里慈濟醫院也是我和家人的健康守護者。我有家族性遺傳的高血壓和糖尿病,三十多歲就發現,這些年來都是岩碧阿姨一直在幫我調藥、控制病情。她也是我婆婆的救命恩人。那時六十多歲、沒有和我們同住的婆婆,在家裡氣喘發作,被她的好朋友發現,叫救護車送來醫院,幾乎就快要在車上斷氣了!當時在急診值班的岩碧阿姨馬上為她急救,CPR 後真的回來了。三年前,七十多歲的婆婆辭世,感謝陳岩碧院長,讓我們和老人家多相處了十多年。

二十年來,從設備到服務品質,我覺得醫院進步很大,我們收到的民眾讚美也愈來愈多,病人對醫師、護理師打從心底發出的感激之情,我們都看在眼裡。希望這家醫院可以愈來愈好,像一盞燈一樣,照亮東部,讓偏鄉地方的鄉親們,不用跑老遠求醫,就近便能得到好的健康照顧。(整理/洪靜茹)

管理全院的病歷之外,美珠姊也與同仁們參與端午包粽活動。攝影/陳世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