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直氣和 彼此成就 陳秀金【人醫心傳第182期 - 資深20年】

陳秀金 管理室行政組組長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就二十年了!記得我才剛抱著女兒來鴻德醫院面試掛號櫃臺工作,如今兒女都已經長大,醫院也在慈濟接手經營之後,成為玉里鎮和鄰近鄉村聚落很重要的醫療中心。

在鴻德醫院的階段,有一段令我難忘的歷程,也算是小小的成就感。我是在一九九三年十二月進入鴻德醫院擔任掛號櫃臺,那時見到病歷櫃上像楊柳隨風飄搖一般雜放的紙本病歷,覺得任何人要拿取都有被砸傷的風險,於是心想,「有機會的話,我第一個要整理的地方就是病歷櫃!」後來我升任病歷組組長,當時的曹大哥(曹克農,曹葦院長的兒子)推薦我去進修專業病歷課程,我在課程中學到了「尾位數病歷歸位法」覺得非常受用,回來就大刀闊斧重新整理了病歷室,不僅檔案條理化、變得好找之外,也不會有同仁被砸傷的風險。

一九九九年慈濟承接鴻德醫院,肯定我的能力而請我繼續留任。啟業那幾年,舉步維艱,業務量繁重,門診和病房數年年增加,但員工卻沒有增加,因此人力壓縮得非常可怕,一個人要做三人份的工作,真的很辛苦。我記得是二○○四年左右,醫院採取值班on call 制度,還沒有輪三班,我幾乎每天都在醫院,一個月大概只放假兩天。我每天五點半下班後,回家吃個飯梳洗一下,十點回到醫院值夜到隔天早上,然後繼續接白天本來的工作。不是只有我這樣,而是大家都是如此,慢慢地,同仁一個個離職,到最後只剩下我們幾個當地人在撐,那時的我真的覺得很灰心。

我主動找主管反映這件事,爭取輪三班。後來,是開始輪三班了,但人力還是沒有增補,同仁還是一個個離職;留下來的,我看著他們自動自發補位,用意志力支撐每天的工作,有同仁下午五點半下班時間一到,先趴在桌上小睡到九點,起來後繼續工作到凌晨兩三點才回家;或是先回家休息一下,然後凌晨三四點提早來工作,真的很令人心疼。看著同仁這麼辛苦,我身為主管卻無力為他們爭取更多資源或福利,能做的,也只有主動分擔部分業務,讓同仁有多一點時間休息,經年累月下已成常態,我覺得自己很愧對他們,無力感很重,於是辭去組長一職,跟所有的組員在第一線共同努力。

在這個鄉下地方,要讓一間醫院永續經營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我們都有一種同在一艘船上共體時艱的心,這也是我們這些同仁的一大特質 -- 一旦認定了這家醫院,就會一直堅守崗位。

而在去年(二○一八年)九月,因為行政組組長一職缺人,在管理室張嘉玲主任的懇託之下,我才又接下這個任務挑戰。一方面是業務範疇與過去完全不同,且需兼顧現有工作業務,我可以預見將來的工作狀態,擔心自己能否勝任?是經過和老公一番深談,最後在他的鼓勵之下才鼓起勇氣接任。

如今,我的工作範圍除了原本的住診申報外,還包括ISO、評鑑、醫品、病安、學童健檢、流感疫苗施打等,比過去更繁雜。感恩院長和主管們肯定我的工作能力,讓我在中年之際還有機會學習新事務,也讓我自覺想要做得更好,才不會辜負他們的期望。

與慈濟的緣分,是我從沒有想過的事情,我的人生也因為進入這個職場而產生很大的改變。過去的我不懂何謂「理直氣柔」,常與人起衝突,也常與老公起口角;慈濟精神在醫院裡處處現,耳濡目染,久了也慢慢改變自己的個性,不只身段變得柔軟,也影響到身邊的人,包括我老公和孩子。現在,我和老公幾乎無話不談,以往不做家事的他也會煮飯擦地,在我忙於工作的時候當我最強的後盾。

穿著醫院行政同仁的灰色八正道制服也已二十年,我一直抱持著,今天我身穿這件制服,無論在院內院外,我的任何行為都一定要對得起這套衣服,尊重這套衣服,就是尊重自己、尊重這個職場。感謝每一位主管和同仁的一路相伴,希望大家能繼續扶持,彼此成就對方。(整理/魏旨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