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笑容與感恩過每一天 樊幼茹【人醫心傳第182期 - 資深20年】

樊幼茹 護理科護佐

我先生是玉里人,我是嘉義大林人,結婚後我們在臺北生活過一陣子,大兒子五歲時才舉家東遷。在鴻德醫院時,我先在櫃檯服務,慈濟接手後的舊院區時期,因為人力不夠,我就開始協助跟診事務,取得牙科助理證照後成為牙科助理,一直到新院區便專職當護佐至今。護理專業是我後來才學的,起心動念很簡單,只因為醫院缺人。對我這樣一個二度就業婦女,很珍惜工作機會,所以很努力的學,盡量做好。早期我們還曾經一個人卡兩、三個診,就看到我們像小蜜蜂一樣穿梭在各診間忙裡忙外。

記得一九九九年九二一震災一發生,慈濟志工全力投入,剛成為玉里慈濟醫院同仁才半年,我和梁宏達牙醫師(現於大林慈院服務)把握機緣到南投救災,協助搬運大體,那種近身直視死亡的經驗永生難忘,深刻感受到生命的無常。日後在服務的路上,不管遇到什麼樣的挫折或困難,我都不會退縮,也沒有害怕的必要。

而在門診跟診也會見到人生百態,例如在整形外科門診時,看到中風臥床或植物人狀態的病人,背後的褥瘡比手掌還大,他們無法表達,但換藥時從身體的瑟縮反應,可以想見是很痛的,我其實很難受,但如果不想再看他受這種苦,就一定要執行該完成的處置步驟,所以必須忍著內心的糾結做完,因此這份工作也讓我愈來愈堅強。

其實我們的病人多是善良的,來看病還會帶自家種的農作物來跟我們分享,濃厚的人情味十分溫暖。我也很愛種菜,不時把自己種的桂竹筍拿給醫院餐廳的廚房阿姨炒,算是當日加菜跟所有同仁分享。我先生是客家人,也是廚師,我跟他學了一手客家美食,每年醫院的歲末感恩餐會也會做幾道蔬食年菜與大夥分享,看大家吃得盤底朝天,我也開心。

我一直覺得玉里慈院是個善解包容的地方,同仁間會互相理解、扶持,有些事情一時做不好,也不會多受責備,大家都會順手幫忙,互相提醒一下多注意,所以職場氛圍是友善和溫馨的,互動上總是多一分為對方設想的心意。

約莫三十年前,我剛來玉里時,專心在家帶孩子,在菜市場結識一位慈濟師姊向我募款,我就為全家捐功德款,一人五十元,這是我最早和慈濟的連結。其實我很多親戚都是慈濟委員,每當過年期間回娘家,總問我要不要回大林,我說不行,我家在玉里。因緣成熟,於二○一四年歲末祝福,上人為我授證,成為慈濟委員。

我以前是個執著的人,滿容易和先生起摩擦,也比較愛面子,聽到別人家的孩子怎麼樣表現好就覺得不是滋味,現在心境心念也不同了,變得懂得調適,也不愛比較了,孩子平安健康就好,我想不論是慈濟或是這個工作場域,都帶給我一些影響,讓我成為現在再忙都能帶著笑容和感恩過每一天的樊姊。

一晃眼二十年過去了,三個孩子都出社會了,最小的孩子也投身護理師工作八年。身體健康,何不繼續做下去!祝福醫院每一年都有成長,更能夠擴展更多元的服務面向。我們的病人多半都是中高齡以上的長者,身邊也不見得有親人可以隨身照顧,赴外地求醫對他們來說更是辛苦,幸好有我們醫院在這裡駐守,我也很願意盡一己之力去做,就近幫忙到更多的在地鄉親。(整理/洪靜茹)

樊幼茹護佐用心為病人做檢查,二十年如一日。攝影/沈健民

樊幼茹參與二○一六年關懷戶歲末圍爐暨發放活動,與協助義診的蔡瑞峯牙醫師合影。攝影/蔡謀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