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孝心為動力 古英梅【人醫心傳第182期 - 資深20年】

古英梅 護理科護佐

我是臺東縣延平鄉人,家中八個孩子排行老二,大姊十七歲就結婚獨立了,弟妹就由我照顧,小學三年級開始,寒暑假就去打工賺錢貼補家用,還記得那時的工錢只有五塊錢。國中畢業後,考量家境,打算去工廠當女工,被爸爸阻止,後來才去花蓮芥菜種會開設的護理學校就讀,兩年學成後到臺北的醫院工作。我先生是花蓮縣卓溪鄉人,在玉山國家公園服務,結婚生子後,為了和家人團聚,就從臺北回到夫家,找到玉里鎮上的工作,在鴻德醫院當護理佐理員,一做就七年,慈濟接手後,我也跟著留下來。

原本以為慈濟會要求要專科畢業的護理人員,但護理長說沒關係,又想到我應該要繼續留下來,服務這裡廣大的部落族人,因為我也是布農族子民,可以當翻譯。初期醫院人手不足,忙到晚上十點才回家是常有的事,有時候晚上還進到部落去做衛教,感恩我先生從來沒有抱怨,一直支持著我。

二○○一年東區慈濟人醫會花蓮奇美國小義診,古英梅護佐協助眼科葉崇明醫師為原住民翻譯。攝影/林炎煌

當時我們也曾到花蓮慈院受訓,學習跟診事務,因為花蓮慈院的醫師會下來支援,我們要學會怎麼配合和協助。在舊院區時期,我就是心臟專科王志鴻醫師的跟診人員,到新院區以後還是,二十年來沒有變過。他以前真的是個脾氣很差的醫師,原本還有幾名護理師跟診,但是都受不了,說本來沒有心臟病,會變成有心臟病,結果後來她們都沒有再跟了,只剩下我。王醫師個性急,加上病人很多,有時候看一看情緒難免會上來。現在病人依然還是很多,也是關山、玉里兩頭跑,但是個性上已經溫和許多,一方面年紀長了,再來我想更重要的是,上人的慈悲與慈濟的大愛所帶給他的改變。

他有時候問:「梅古(王醫師這樣稱呼我),你跟我做事那麼久,知道我這樣,怎麼都不會生氣?」我說:「沒關係啊,你唸我、罵我,反正我也不會少一塊肉,只是心會有一點痛,過了就好了啊!因為王醫師也是過了就好了啊!」這麼多年共事下來,我們也找到了相處模式,而且在診間醫護本來就是要互相合作,現在我們已經很熟了,有時候我還會勸他,我們年紀大了,不要愛生氣。

我和樊姊(樊幼茹)是從舊院區轉過來的護佐,但是大家都很尊重我們,包括合作很久的張玉麟醫師。他也會督促我們,在這邊就好好的做,他看重我們的經驗值,知道我們在專業上的能力,加上經過他多年來的認證,所以很肯定我們。張醫師的個性求好心切,對每一件事都要求完美,他當院長的時候,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管,這些年來,我們也看著醫院愈來愈有秩序 ,他真的付出很多。

張玉麟醫師、花蓮慈院王志鴻醫師、易志勳醫師、姚定國醫師、洪崧壬醫師,都是我的長期合作搭檔。他們各有風格,但是對病人都很好,身為跟診人員,必須要跟上醫師的步調,尊重醫師。要不是他們來開診,我們的民眾怎麼有機會受到良好的醫治?所以更要盡本分去做該做的事。

跟診中,不只是量血壓,有很多事情是護理人員要去處理的,例如族語翻譯、安撫候診病人、小心攙扶行動不便的老人家、請志工來幫忙帶單獨來看診的高齡長者去掛號批價、發現有需要社會福利資源協助的病人,就要連繫社工安排會談……主動去接手做好這些部分,讓醫師不用操煩,專心診療。我們知道的,就盡量去服務、去找協助,不用等醫師開口。這些事務,醫師可能也不見得擅長或清楚。但是我們為病人好的心向是一致的,所以做到這些,也就幫了醫師的忙。

這些資深醫師們的老病人都很多,所以總是很忙碌,我和他們一起建立服務的默契,無形中也養成了把病人擺在第一位的習慣。還記得有一次我提到想要休息幾天,易志勳醫師馬上就說什麼時候?他也要停診。我回說怎麼可能?明明就還有其他的護理人員啊!他說不管,他也要休息。又曾有一陣子計畫放長假、把特休用完,他一樣問說什麼時候?他也要休息。結果最後我就都沒有休了,因為我怕他真的停診了,那麼多的病人該怎麼辦?

工作之餘,我也常去支援義診、居家關懷、歲末為關懷戶打掃等活動,我今年快六十歲了,想說還能動,就要多參與。這或許是受我父母親的影響,他們都沒有碰菸酒檳榔,我們家不寬裕,但爸媽常將家裡栽種的水果或作物無私分享,讓鄰里族人自由摘取。我從他們身上,學到要潔身自愛和幫助別人。我是基督徒,心中深植的價值精神與慈濟理念並不衝突,相同的部分更多,所以工作總是帶來滿心的富足感與成就感。

從小家境不好,這份工作讓我有穩定的生活。我很喜歡護理工作,可以幫助到病人,更可以照顧到家裡。媽媽長期有偏頭痛,爸爸關節不好,都是我在帶他們看病、照顧他們。我爸媽幾年前過世了,我覺得很幸運,自己有運用護理專業,用心的照顧他們,也教他們要怎麼照護自己,所以即使有病痛,也可以在改善病情下保持健康,和我們在一起生活了那麼久。

希望玉里慈院在未來的每一天,都能夠繼續光照東部,守護生命,守護健康,守護愛。(整理/洪靜茹)

門診服務中,古英梅遵照醫囑,仔細為病人在患處上藥。攝影/沈健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