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做鄉親靠山 楊行樑【人醫心傳第182期 - 資深20年】

楊行樑 家庭醫學科主治醫師

家住臺北,國防醫學院畢業後,在國軍花蓮總醫院服務九年,任職期間通過公職醫師高考,後來又到鳳林榮民醫院服務兩年,那時候就常常在花蓮南區的醫院協助X 光的判讀、電腦斷層儀器的操作,鴻德醫院也有電腦斷層,但是缺少放射科專科醫師,希望我過去幫忙。在國軍花蓮總醫院時,有感於放射科屬於醫療後端的角色,比較沒有直接接觸臨床病人,我希望多累積臨床經驗,於是利用在職進修的方式接受家醫科訓練,並取得家醫專科證書。我想自己還年輕,還需要多加挑戰和鍛鍊,因此在一九九六年七月選擇進入鴻德醫院服務。

在鴻德時期,我就已經開始多功能服務了,有的人可能會不適應,但是對我並不感到太困難,可能是做臨床工作滿符合志趣的關係。到慈濟接手、玉里慈院啟業,舊院區時期,急診就是我和張鳳岡醫師兩人顧著,也沒有分內外科,什麼情況都看。當時是以門診兼看急診的方式運作,急診只服務到晚上十點,所以有的時候門診看一看,就會宣布,「對不起,現在急診有病人,大家可能要稍微等一下。」我去急診處理緊急情況,告一段落才回來繼續看診。那段歲月並不算辛苦,倒是對需要坐等醫師回來的病人比較不好意思,但是他們大致上都可以體諒並接受,這樣互相為彼此著想的心意,我是很感謝的。

一直到了新院區,我們有了二十四小時的急診室,醫師們常常是值完急診接著看門診,後來發現這樣的看診方式實在太累,品質也很難顧全,所以班表才調整成只要當天值急診就不用看門診的方式運作,比較減輕負擔。這些年也陸續有醫師加入我們的多功能服務團隊,不論是急診、門診、住院的服務,都愈來愈見在穩定中成長。不然以前我還曾經有過連續上四天半的紀錄,就是急診門診住院一直循環,值班時數累計達一百一十二個小時!

人生一半的時間, 都在花蓮南區,長期和家人相隔兩地,當然也不是沒有動念過其他想法,可是我更覺得,一九九九年我太太獨自帶著兩個小孩去美國,其實是為了成全我,讓我好做事,專心留在這地方做多面向的醫療服務。我給家人的時間並不多,慶幸情感上和互動上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或改變。我的女兒現在當牙醫,她會習醫,跟我多少有點關係,有女承醫缽,我與有榮焉。

楊醫師二十年來駐守玉里慈院發揮良能,承擔急診、門診及住院服務,用心守護花蓮南區鄉親。

二○○五年,楊行樑醫師(前排右三)參與玉里慈院六周年慶活動。攝影/蘇芯右

我的心態是「做該做的事」,盡力幫病人解決問題,可以處理的一定做到位,但是也要清楚我們自己的限制,這也是出於醫師的專業判斷,不能處理的,起碼我們還有花蓮慈院做後盾,為了病人好,不管病人怎麼講,還是要轉院到花蓮,這是醫師該盡的本分。還有一項原則是,會讓醫院虧本的,我絕對不做。例如有些給藥或服務,不符合健保條件,若是給病人方便,一定會被健保局剔退,這種事情我就不會做,寧願不賺這個錢,不能為了我個人的收入利益,犧牲醫院的營運來達到目的。而該病人自費的,我就會講明白,盡量不要有誤解,也不施以小惠,畢竟這家醫院是十方大德捐輸愛心與資源建立起來的,不能讓醫院莫名虧損,醫生的其中一項任務是保護醫院。

對待病人,以前我是比較直接的,像是該吃藥不吃、拖到病重才過來看,我是會嚴厲責罵病人「你都不愛惜自己,那要我們怎麼愛惜你呢?」現在的話,我就會「好言相勸」,「性命是你自己的,我們盡力幫助你,你也要願意珍惜。」病人有好好配合讓病情有改善時,就鼓勵他,「哎呀!不錯喔!情況有比上次好唷!還要再加油唷!」用正向的方式帶動病人。

玉里慈院是一個愛護病人的地方,以現有的設備、人力所及,提供即時、最好的醫療服務。從病人對我們的感謝可以感受到地方民眾的肯定。例如有幾個來做體檢的病人,我們透過二五六切斷層掃描,抓到肺部或身體其他部位的腫瘤,後來他們不論是到花蓮或是北部其他專治癌症的醫院動手術,在恢復健康後,都還來院專程感謝我。

張玉麟醫師是我的學弟,一直以來私底下他都喊我「學長」,我們共事十七年多,兄弟情誼不言而喻。他在擔任院長職務期間,於公是我的主管,他要做的決策,我一定全力支持,若需要人帶動,我就自己先走出來示範,若是需要配合,我就接受安排。如果在急診接到一些腦部受傷的病人需要住院收治,我在前端做處置完,就會由他接手後續照顧,他總是很樂意又當仁不讓的快速承接下來。我們的共識始終如一,給病人好的照顧永遠排第一順位。

我現在六十一歲,體力和狀態都還行,院內的病人夠我忙了,我們院內很多醫師都一樣,沒有空想退休這件事。祝福我們醫院,能夠秉持初衷,用心盡所能的以醫療服務,做地方鄉親健康的靠山。(整理/洪靜茹)

楊醫師與急診室共事夥伴情同家人,歡喜過冬至。攝影/巫佩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