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實藝術解疾苦 林錦全【人醫心傳第182期 - 志工身影】

文/魏旨凌

「人的劇本,生下來就寫好了,那就是我們所講的命運嘛,要克服它唯有願力。業力不可逃,但是願力才有希望能更改它!」林錦全在一次證嚴上人的開示中,獲得領悟,原來自己能走過喉癌治療副作用的低潮,是他在當下發願要讓更多人接觸、運用樸實藝術……

投入樸實藝術 樂教老學生

這天的冬日暖陽讓氣溫回升了幾度,玉里福氣站的爺爺奶奶們,你牽我、我拉你,一面量血壓,一邊開心的互道家常,等待今日的課程開始,寬敞的靜思堂裡,處處迴盪著長輩的笑聲。

伴著笑聲的背景音,穿著藍天白雲志工服的林錦全正忙著設定電腦、測試投影與音響設備,準備讓長輩們上課用。不過,林錦全等一下還會化身為福氣站的老師,要帶每一位長輩拿起畫筆,盡量畫。

林錦全師兄從二○一三年開始投身樸實藝術的推廣,從慈濟環保站開始開課,推展到社區教室,也到福氣站教學……

臉上總是帶著笑容,舉手投足充滿朝氣,林錦全今年七十一歲,身上看不出曾受病苦煎熬,每個月他總是不辭辛勞的從花蓮市親自開車到玉里鎮的福氣站擔任繪畫課的講師,每趟近九十公里的車程,至今轉眼持續五年了,支撐他的動力,是以樸實藝術助人的初心。

林錦全受證慈誠後,積極投入慈濟活動。圖為二○○六年四月中旬與花蓮區志工至養護院關懷長者。左起:吳玉鶴師姊、劉美麗師姊、林錦全師兄。攝影/鍾秋菊

妻子牽引 行入慈濟菩薩道

雖然曾跨足不同產業,但林錦全主要做業務工作,才四十四歲就賺足人生所需,與妻子一同移居加拿大,早早享受退休生活。反而是一輩子受類風濕性關節炎所苦的妻子閒不下來,在朋友的介紹下加入慈濟,在加國致力於慈善活動不遺餘力,林錦全在妻子身旁照看著,但是對慈濟不算認識,只是知道妻子有時是強忍著身體的痛,用心完成每一項任務,讓他在心疼之餘,也深受感動。

後來妻子罹患肝硬化,加國醫師告知換肝是唯一的生存機會,兩人於是在一九九九年回到臺灣,回到花蓮來尋求治療,無奈最後仍回天乏術。這時的林錦全五十三歲,失去結褵二十七載的妻子,他沉溺於哀傷之中,久久不能自已,九十天足不出戶,把自己關在家裡,整個人像遊魂一般失去重心,跌入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時期。

花蓮區的慈濟志工得知有加拿大返臺的法親家人陷入哀傷,便常常前去探訪陪伴。林錦全回憶當時:「幸好有慈濟的志工菩薩們頻繁關懷和探視,我才逐漸打開心房。」林錦全開始認真的接觸慈濟、認識上人、聽聞佛法,上培訓課程,並於二○○二年受證慈誠,期間也與陳淑美師姊成為同修道侶,在菩薩道上勇猛精進,在臺灣、在海外的慈善活動都可見林師兄的身影。

四川於二○○八年五月十二日發生芮氏規模八的強震,造成嚴重傷亡,慈濟人第一時間啟動急難協助及災後重建。圖為二○○八年六月三日,林錦全師兄(右)、陳振洲師兄(中)檢視慈濟八一小學簡易教室施工品質。攝影/林炎煌

長駐四川震後災區
體會提筆作畫的真諦

二○○四年底斯里蘭卡海嘯後曾參與大愛村重建,當二○○八年五月十二日汶川大地震後,他更是在災後第八天即動身前往重災區,從煮熱食、發放、協助義診站、工程重建的總務……在四川一待就是八個月。他整個人投入在四川災區的時間前後長達四年的時間,一直到二○一二年。

在二○○八年十二月底完工啟用的四川洛水的慈濟服務中心裡,規畫了各種活動希望帶動鄉親參與,二○一○年元旦,在慈濟大學社會教育推廣中心教授「樸實藝術」課程的張鈞翔老師也來到四川,帶領當地民眾畫畫,藉藝術來膚慰受傷的心靈。林錦全身為首批震災志工,不但傾力協助,有時更充當課堂助理。林錦全說:「第一堂課我就覺得很有意思!當時我還不知道什麼叫樸實藝術,我就推說我不會畫畫,但鈞翔師兄說,不要緊啦,可以講出故事就好。」

林錦全師兄也感受到,災區的鄉親們在畫完後分享圖中的故事,抒發了各自的心情。原來這就是樸實藝術的真諦,畫得像不像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繪者能否從中表達內心。此後,他逐漸了解何謂「樸實藝術」,也有勇氣提筆作畫,畫著畫著,逐漸培養出繪畫的興趣。

身為玉里福氣站的課堂老師,林錦全師兄從設定電腦到測試投影、音響通通自己來。攝影/沈健民

治療副作用 畫畫減輕苦痛

二○一二年,從四川回到花蓮的林錦全發現自己講話很吃力,但因為身體沒有什麼不舒服,所以不以為意,直到有一次在社區巡迴車健康篩檢後被告知需進一步檢查,才前往慈濟醫院就診。

林錦全先掛心臟科門診,心血管檢查結果正常,主治醫師將他轉掛耳鼻喉科,果不其然,醫師從X 光片發現喉部出現不明的白點,趕緊安排切片,檢查報告出爐後,確診為聲門惡性腫瘤(即喉癌)。

因為心繫四川災區的重建,所以當林錦全得知自己罹癌時,沒有像一般人一樣的震驚或絕望,「我那時只對醫生說,喔,喉癌!那怎麼辦呢?你有什麼建議呢?」他只想著趕緊回歸大隊繼續重建工作,「因為我覺得好像沒有什麼事啊!而且我急著要回去四川,所以請醫生盡快安排。」

幸而檢查結果只是初期腫瘤,只需要放射線治療(電療),將林錦全轉給放射腫瘤科,醫師告知他的電療計畫為三十三次療程。罹癌時的平靜感,反而突顯了電療階段副作用帶給他的痛苦,「我起初完全沒有想到我說不定會這樣離開(人世),也沒有覺得辛苦;反而是電療的那段時間,真的是很討厭啊……。」回顧治療那三個多月的日子,林錦全不禁搖頭,不只皮膚表層焦黑,不小心照到陽光會覺得像針扎般難受,吞嚥也產生困難,不舒服的感覺與日俱增。

為了舒緩自己電療後的不適,他又開始重拾畫筆作畫,「開始畫畫之後,其實我就沒有太痛苦了!每天都很平和,只有一天吃不下飯,但不吃就沒有元氣,我就一口一口慢慢吃,糙米飯煮爛一點,慢慢地吞。」逐漸地,林錦全的病情得到控制,「到第三十次電療的時候,醫師終於說『饒了你吧!』」林錦全的治療提早結束,癌細胞不見蹤影。

自身和妹妹的經驗讓林錦全發願推廣樸實藝術,林錦全說不是教長者怎麼畫,而是陪伴他們願意動筆畫。攝影/沈健民

重拾歡笑不陷苦境
發願授課推廣

就在他慶幸自己戰勝病魔之時,卻得知自己的小妹也罹患癌症,而且已經進入末期。他到臺中探望臥病在床的妹妹,看見她受盡病痛折磨,於心不忍,想起自己在治療過程中,藉由繪畫得以喘息,於是分享自己的經驗,建議妹妹可以試試看畫畫,說不定能因此得到抒發。起初妹妹對林錦全的建議非常抗拒,認為自己長期練書法,寫書法一樣可以紓解心情。但林錦全告訴她:「不一樣,你試試看就知道。你畫最快樂的、最悲傷的、最好笑的都可以,你把記憶深處最深刻的東西畫出來,就算用三角形代表一個人也可以,只要你講得出故事就可以了。」

經過幾次的勸說,妹妹終於拿起畫筆,林錦全回想當時在病榻上的妹妹如何開心的與自己分享「大作」,「你知道嗎?她那雙腳已經因為生病又黑又腫,沒想到在分享的時候,她笑得花枝亂顫,腳居然可以踢到那個床板耶!」

看著妹妹重拾歡笑,林錦全覺得又驚又喜,當天帶著滿足的心情回到花蓮。第三天,他接到外甥女的電話,告知妹妹在孩子們的陪伴下安詳往生。

「她跟我分享作品的時候,我告訴她,我們人最好是了無遺憾地走。這樣子吧,妳有什麼事沒有交代的,一定要交代清楚;至於有什麼怨恨,妳就藉由畫畫,把它給清得乾乾淨淨吧!」林錦全得知妹妹走得很安靜祥和,覺得非常安慰,認為自己的努力終於達成。

陪伴妹妹的最後一段路,讓林錦全感觸相當深,他發現:「只要你用心投入畫畫,藝術就能幫助你淨化心靈,讓怨恨、苦惱得以釋放,於是我發願要推廣樸實藝術,幫助更多的人。」這個發心也獲得張鈞翔老師和眾多種子老師的支持,甚至大方地分享教學經驗,讓林錦全感動不已。

玉里溝仔尾福氣站的長輩們開心的分享畫作, 林錦全老師為他們拍照後, 放成投影片與大家分享。攝影/沈健民

大家一起同樂 陪伴說人生故事

因病不能再去四川,又了解樸實藝術的助人力量,二○一三年四月,林錦全開始在花蓮地區開課帶畫畫。林錦全說:「那時候喉癌療程結束後,上人要我到靜思堂擔任導覽志工。」他一度困惑,認為他病後說話實在很吃力,如何進行解說導覽呢?但還是聽話照作。直到他發願要開班教畫時,在靜思堂一同服務的志工師兄師姊成為他的首批邀約對象,讓他深深感恩。

除了在靜思堂開課,他也到鳳林環保站去毛遂自薦,招募志工一起畫畫。幾年後,因為口碑甚好,上過課的學員評價相當高,在慈濟人的口耳相傳和推薦之下,便來到玉里的兩所福氣站授課。

帶著長輩們作畫,看著他們一筆一畫,用線條勾勒出情感,將內心最深層的回憶和想法分享出來,綻放笑顏,是他最大的感動。林錦全說:「福氣站的長輩們如果能夠畫、敢畫,已經很了不起了!我也會把我蒐集到的資料與他們分享,藉由很淺顯的道理讓他們知道佛法在講什麼,只要他們覺得有趣,我都願意。」

藝術能感染人心,長輩們有機會畫出自己的故事,也將其中的酸甜苦辣與他人分享,這是林錦全認為老人家們上樸實藝術課會開心的原因,「所以我的畫畫從來不敢說我在教你們畫,從來不是,而是『我們一起來同樂』!」帶動樸實藝術,林錦全認為自己扮演的從不是老師,而是陪伴。

走入慈濟近二十年,林錦全運用所學協助賑災救助與重建,當他運用樸實藝術走出生病的苦後,發願推廣樸實藝術讓老人家開心……林錦全的人生,體現了有願就有力,以願力轉化業力。

參考資料:慈濟月刊506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