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齡健康添福慧【人醫心傳第182期 - 封面故事】

玉里慈濟醫院健康促進中心銀髮福氣站

文/魏旨凌

人生七十才開始!

玉里慈濟醫院健康促進中心自二○○五年在玉里小鎮成立兩處老人日托據點 -- 溝仔頂及三民福氣站,帶著社區長者以樂齡的心面對人生,持續至今;在福氣站沒有「老」這件事,有的是歡樂、學習與成長……

到玉里福氣站上課幫助蔡秀蓮阿嬤療癒夫逝的哀傷,圖為翻畫五十周年結婚照。圖/黃玲蘭提供

黃玲蘭女士與母親蔡秀蓮於玉里靜思堂合影。攝影/沈健民

走出喪夫之痛
加入福氣站重展笑顏

當結褵五十年的另一半,有一天早一步離你而去,該怎麼辦?

「媽媽告訴我,爸爸曾經跟她說希望自己先走一步,因為他捨不得看媽媽離開。但是,他又放心不下媽媽,因為媽媽受的教育比較少,擔心媽媽什麼都不會,會過得很辛苦。」前任富里鄉鄉長,現為花蓮縣議員黃玲蘭說。

黃玲蘭的母親蔡秀蓮女士, 今年八十三歲。年輕時,她與丈夫鶼鰈情深,她同時也擔起大家庭長媳的責任,侍奉公婆、教養小叔和小姑;而後為了撫養五個孩子,與丈夫決定自立門戶,在玉里老菜市場(今好樂迪位址)賣菜,無論白天還是夜晚,沒有一天離開過彼此身邊,兩人互敬互愛,用菜葉子一片一片搭起幸福的家。

十三年前(二○○六年)丈夫因病過世,蔡秀蓮的人生頓時跌落谷底。「當時媽媽每天看著爸爸的照片流眼淚,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幫她……」黃玲蘭見到母親沉溺在喪偶的悲痛中,日日以淚洗面,於是動念帶媽媽參加社團,接觸人群,希望能藉此轉移母親的注意力,淡忘悲痛。

二○一○年,黃玲蘭經由朋友的推薦,帶母親來到玉里靜思堂的「溝仔頂福氣站」。起初,蔡秀蓮覺得自己不認識字、也不會說話、那裡也沒有認識的人,因此非常抗拒,但黃玲蘭仍不放棄,堅持帶母親來到福氣站,蔡秀蓮拗不過女兒,終於踏出家門,但她沒有想到,這個轉念竟開啟了她人生新的一頁……。

在玉里銀髮福氣站服務近十年的黃麗雲,回憶當初第一眼見到的蔡秀蓮是愁眉苦臉,沒有笑容,也不敢與別人講話,但隨著時間過去,如今她笑容滿面,不害怕與人互動,甚至還會主動買東西與他人結緣,常道感恩,滿懷歡喜。

「我也謝謝福氣站的師姊們,給媽媽很正面的肯定。」黃玲蘭感恩的說。她想起母親第一次來到福氣站,要簽名報到,相較許多長輩不會寫自己的名字,母親可以一筆一畫寫下自己的姓名,在報到處的志工師姊看見,大方地給予讚美,讓母親對自己產生一點信心,也更有動力繼續來福氣站。

白髮人送黑髮人
以愛之名向孩子告別

正當大家都欣喜於秀蓮嬤的轉變時,她卻又遭逢另一個巨變。三年前(二○一六年),任職警官的大兒子癌症往生,白髮人送黑髮人,子女們和福氣站上上下下都擔心秀蓮嬤是否能承受這個打擊,出乎眾人意料,她這次不再沉溺於傷痛,選擇以正面的態度面對,治喪期間,仍持續到福氣站上課,辦完兒子的後事後,也主動將兒子留下的東西捐出來給需要的人,化小愛為大愛。

黃玲蘭表示,大哥往生的那段時間,母親收起悲傷的心,利用在福氣站學到的手工藝,親手製作兩百五十個手機袋,送給每一位來送兒子最後一程的親友,這讓當天參加告別式的人相當感動,拿著手機袋,他們不僅感受到溫暖,還有一位母親對孩子滿滿的愛。

「媽媽的改變是我們從來沒有想過的!」蔡秀蓮自從來到福氣站後,除了手工藝,她也學會打鼓、畫畫,思夫心切的她,也將他們五十周年結婚紀念照畫出來,利用繪畫來緬懷丈夫,女兒黃玲蘭看了相當感動,把這幅畫與媽媽的其他作品一起集結製成月曆,不僅紀念父母親之間深厚的感情,也藉由分送月曆與他人結緣,來為更多的長者打氣。

福氣站的長輩們專心摺紙,不只訓練手部靈活度,也找回童年的美好回憶。圖/楊招治提供

靜思語陶冶心靈 刁鑽嬤變和善

像秀蓮嬤這一類的故事,在玉里鎮兩座福氣站內經常聽聞,也許主角不同,故事情節略有出入,但遲暮之年所要面臨的人生悲喜,卻也相去不遠。

三民銀髮福氣站,是玉里慈院的第二座老人日托據點,由於三民社區凝聚力強,三民福氣站的成員幾乎都是社區媽媽與長輩組成,大家都是左鄰右舍,彼此非常熟悉,無論課內課外,大家幾乎都生活在一起。

三民福氣站站長楊招治是慈濟志工,打理福氣站近十八年,陪著許多長輩在福氣站「成長」,但談到印象最深刻的,她立刻就想起李秀梅阿嬤。

三民社區的鄉民都知道,秀梅過去是個嘴很利、得理不饒人的刁鑽長輩,與很多人都相處不來,丈夫對她難以忍受,時常因此起口角,而兒子為了解決婆媳問題,只好建議太太帶著孩子到桃園求學定居,自己獨自留下照顧父母。

在某次因緣際會之下,福氣站志工邀請秀梅來到福氣站上課,由於秀梅年輕時曾經是裁縫師,手藝很巧,在福氣站的手工藝課常常是表現最好的一個,受到老師和同學們的肯定,於是她將重心開始轉移到課程中,此外,也開始和志工與同學們一起念靜思語,慢慢地陶冶心靈,逐漸的,她不再口出惡言,脾氣也變好,大家都感覺到她的不一樣。

玉里福氣站的長輩們按著老師的教法認真的一筆一筆畫著,比小學生還專心。攝影/沈健民

團體鼓勵影響大
失智症狀正向改善

一段時間後,她被診斷出罹患巴金森氏症,由玉里慈院前院長張玉麟負責治療,張院長建議她,多做運動對復原是很有幫助的,於是她開始努力運動,福氣站的同學們也不斷給予鼓勵,在團隊的打氣之下,秀梅阿嬤運動得更勤快,身體也日漸好轉,一年後就痊癒了,過去那個愛說話、動個不停的活力阿嬤又回來了!

兩年前(二○一七年),秀梅阿嬤因癌症往生,但楊招治提起她,口吻中仍充滿濃濃的懷念。她想起秀梅阿嬤在努力運動那段時間,有一次在清晨四點被一位福氣站志工朱愛群騎自行車撞到,年紀大了一受傷都很嚴重,送到花蓮慈濟醫院開刀。

由於朱愛群家境不好,為了維持家計,連深夜都在兼差做農工賺外快,這次不小心撞到了秀梅阿嬤,她自責不已,所有人也都擔心以秀梅阿嬤的個性,可能沒那麼容易原諒她。沒想到秀梅阿嬤醒來,第一時間是關心朱愛群的狀況,並且告訴家人愛群是個很善良的人,很辛苦,要求兒子媳婦別為難人家,聽到這些話的家人,頓時傻眼,「這是我們認識的媽媽?」

楊招治笑著說,如果不去回想,每天都是一樣的過,但一旦認真比較,就會發現這些長輩們真的進步太多,無論是健康還是心靈,都有很大的轉變,他們在福氣站找到了晚年生活的新目標和人生價值。

福氣站的重要功能之一就是守護長者的健康。圖為三民福氣站的站長楊招治師姊為長輩們在上課前測量血壓。攝影/沈健民

超高齡社會
福氣站守護長者健康

根據最新統計,玉里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口數佔全鎮總人口約二成;其中,八十歲以上老人占百分之五,是名符其實的「超高齡社會」!為因應社區高齡化,以及落實長者健康促進與醫院社區化的目標,當時的王志鴻院長帶領玉里慈院於二○○○年九月成立「玉里鎮社區健康營造中心」,所有的行政事務推手是當時的陳世淵專員,從安排課程、教志工寫日誌、準備福氣站評鑑資料,通通一手包辦。

由於推動有成,鎮民反應熱烈,遂於二○○五年於現在「玉里靜思堂」位址成立「溝仔頂銀髮福氣站」,隔年「三民銀髮福氣站」也應運誕生。招治師姊提到:「福氣站剛開,缺老師,世淵就自己下去上課,阿公阿嬤都被逗得很開心……」雖然世淵近兩年離開醫院,仍然在玉里小鎮投入熱愛的文史工作,持續十幾年的協助經營,兩個福氣站已是社區老人的活力聚點。

玉里福氣站站長林秀枝師姊坦言,設置福氣站,找人一點都不困難,最難的是師資和課程設計。她表示,福氣站的課程必須要適合老人家,例如拿針、拿剪刀等需要考慮長輩的眼力和手腳靈活度;至於畫畫課,也不能設計得太困難,讓長輩挫折感太大的不行……光是這些細節,她就花了很多心思規畫安排。

如今,兩座福氣站在鄉親的大力支持和志工們的努力之下,屢屢獲國民健康署評選為社區健康營造優良單位。二○一六年,玉里和三民兩座福氣站更是雙雙榮獲年度優等,這也是玉里慈院連續七年獲此殊榮,福氣站已然成為長輩們生活中的不可或缺。

人文課程與蔬食
傳達慈濟真善美

位在玉里靜思堂及三民國小內的福氣站,目前固定於每週二、四及三、六提供半天的課程活動。老人家們七點多就會陸續報到,量完體溫、血壓、脈搏後,開始閒話家常,等待八點的課程開始,鬧哄哄的福氣站,此起彼落都是長輩們相互吆喝與打招呼的聲音,誰來了、誰沒到,大家一眼望去,彼此心中皆有數。

兩座福氣站的課程皆由各自的站長和志工們負責設計規畫,內容多樣而豐富,舉凡書法、歌唱、畫畫、手工藝、體操等等,也融入手語、蔬食等慈濟人文課程,也會配合節慶安排許多應景活動,例如搓湯圓、包粽子等,讓長輩們來到這裡,能學習、能運動,還能交朋友。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玉里福氣站為玉里慈院「老年失智照護服務計劃」的社區服務據點,因此自去年(二○一八年)四月起,每次課程開始前,會先由專業的失智照護個管師帶一些簡單的健康活動,包括彈力帶、球、雙節棍、桌遊等等,用以啟發老人智能或手腳協調和復健,執行至今效果都非常好,深受老人家們的喜愛。

位於三民國小教室內的三民福氣站,長輩們進行簡單的手眼協調運動。圖/楊招治提供

在玉里靜思堂的溝仔頂福氣站,由玉里慈院失智照護個管師帶領長輩們進行簡單的運動,活動筋骨保健康。攝影/沈健民

老小孩 愛上學

黃麗雲表示,人常說老人家就像小孩一樣,真的一點都沒錯!無論是要上臺表演還是要展示繪畫作品,每位老人家都搶著表現,不只是希望分享自己的傑作和練習成果,更希望得到大家的稱讚,只要人們給予一點讚美,他們就樂不可支。

教了三十幾年書,曾是三民國小老師的楊招治師姊也說,這些老人家真是比小朋友還要乖!每次遇到有任何要表演的機會,事前的練習,沒有一個老人家缺席或遲到,比小孩好教多了。

楊招治表示,之前她會像帶小學生一樣設置福氣站的「值日生」,協助打理福氣站環境整潔與秩序,但後來發現,這些長輩們只要早到就會主動打掃教室,或是到廚房協助洗菜、挑菜,完全自動自發,根本不需要規定。

三民福氣站內目前約二十四位學員中,每次課程報到的學員約十八、九個,其中不乏有九十幾歲的阿公阿嬤。這些長者即便視力模糊、耳朵重聽,行動緩慢,卻還是對「上學」樂此不彼,每次遇到寒暑假,還會不斷問「什麼時候開學?」若是幾堂課某位長輩沒到,同學們和志工也會互相結伴前往探望,發揮社區互助的功能。

三民福氣站小而美 人少感情好

「因為我們三民這邊和玉里(福氣站)不同,三民就是一個小社區,人數也不會太多,大家都是街坊鄰居彼此邀約來這裡,所以大家都很熟悉。」楊招治表示,當初玉里福氣站成立後,各界反應很好,於是集結三民社區的「玉溪農會家政班」成員們一起打造三民銀髮福氣站。

楊招治想起福氣站草創初期,無論是經費、場地都讓她相當頭痛,但幸運的是,每次都有貴人出現協助,多年來,受到歷任里長、三民國小校長和老師們幫助相當多,就連其他福氣站最困擾的師資問題,楊招治也獲得老同事們的支持,幾位退休老師一起「重出江湖」,親自授課,不支任何費用,讓楊招治相當感恩。

此外,楊招治也感謝三民國小校長的幫忙,將空的教室授予福氣站使用,才有今天舒適的上課空間,這也讓三民福氣站成為花蓮唯一設在小學校園的福氣站,同時,三民國小也將老人關懷設計到課程當中,舉凡運動會、重陽節等活動都會邀請長輩一起參與,從教育面落實長者關懷。

玉里慈濟醫院健康促進中心帶領福氣站學員參與競賽,展現青春不老活力。攝影/陳世淵

沒有為什麼
做福氣站是人生使命

從最早的「社區健康營造中心」開始至今,玉里慈濟醫院的社區銀髮照護已持續了近二十個年頭,醫院社區化的初衷,如今已成長茁壯成長輩們心靈的安止處,透過醫院和社區的共同合作,讓健康促進的目標結合和慈濟人文,讓老人家們「老有所依」,在這個地方找到寄託。

為了福氣站的永續經營,黃麗雲和楊招治都曾擔心志工人力斷層的問題,資深志工年紀愈來愈大,年輕志工又沒有補進,未來該如何是好?所幸這幾年陸續有新血加入,兩位站長師姊也將其自身的寶貴經驗傳承給新的一代,期許能帶給福氣站不一樣的新氣象。

同樣身為慈濟志工,兩人都視福氣站的工作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但因為把學員們都當成自己的長輩,看著他們健康、開心,自己也覺得滿足。黃麗雲很有感觸地說,「這些長輩很多都是我婆婆的朋友,看著她們,就像看到我婆婆一樣,我能陪伴她們的時間實在太短了……。」因為她的婆婆不在,想陪伴也沒機會了……

「沒有為什麼!就是必須要這麼做,就像做慈濟一樣,做了就要持續做下去,就是一種使命感吧!」楊招治強調,福氣站不只是幫助社區長者,也幫助了自己,是雙方面的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