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獻偏鄉慈母心 陳岩碧【人醫心傳第182期 - 封面故事】

陳岩碧玉里慈濟醫院院長

文/洪靜茹

「來看病的人都很不舒服,看著他們一天比一天好,笑得出來,好好的回家去,我就很高興了,也不覺得很累。」六十二歲的陳岩碧醫師,來自緬甸,三十歲以後的人生都留在臺灣行醫,在緊急醫療制度尚在萌芽的時代,具備內科專業的她,投身急診行列,持續在東臺灣服務,二○○九年落腳玉里慈濟醫院,並開設一般內科、糖尿病門診,照護地方鄉親健康,也在二十四小時待命的急診室守護每個心跳。二○一八年八月,陳岩碧接任玉里慈濟醫院院長,懷抱著醫療的初衷,承接玉里慈濟醫院啟業二十年來與地方民眾建立起的深厚情感,與全院夥伴併肩投入,願小鎮醫院持續發揮多功能,幫助更多人。

從緬甸到臺灣 學醫不走坦途

一九五七年出生的陳岩碧,三十歲之前都在緬甸土生土長。因患有高血壓的母親容易頭暈,她從小學五年級就開始進廚房煮飯、分擔家務。後來母親因血壓控制不佳而中風,身為家中四個孩子唯一的女兒,也承接下照顧之責。就在高中畢業前一年,一場大火讓原本經營米廠的家裡付之一炬,連母親的高血壓藥物、血壓機等都來不及帶出來,一個月後母親病逝。家道中落,艱困到一度只能點蠟燭為燈,她在父親和哥哥的傾力支持下考上醫學院。「媽媽走了,而爸爸腎臟不好,我已經在學醫了,把他帶到最好的醫院,可是來不及了……」六年後,父親離世。在醫療不發達的環境下,病情控制不易,她始終覺得父母親應該可以更長壽一點。遺憾中長出的堅韌不拔,促使她往後行醫路上,不論遇到多棘手的病況,總抱持著只要找到控制病情的方法,就能讓病人好轉,說什麼都要多看一眼、奮力一試。

陳岩碧在仰光第二醫學院完成內科系的腎臟科醫學訓練後,進入公立醫院服務。有感於戰亂動盪與醫療窘境的困局,於一九八七年隻身申請來臺。「我也是來臺灣後才重新學習華語的,還記得那時人家問『您貴姓』 還想了很久是在問什麼!」後來通過國考取得在臺醫師執照,在羅東博愛醫院從住院醫師做到主治醫師,並成為內科專科醫師。適逢臺灣緊急醫療剛起步,她又選擇投入急診次專科,走上當時人煙稀少的急診路。

在花蓮慈院服務期間,急診陳岩碧醫師(右二)常被誤認為小兒科陳瑞霞醫師(左一),兩人也因都是僑生身分而結為好友。圖為二○○三年照顧菲律賓分割連體嬰慈恩、慈愛時合影。圖片提供/鄭雅君

少見的急診女醫先鋒
享受全家團聚的時光

她還記得當時有位醫師太太曾勸她,說急診不是人走的路。因當時臺灣所看到的急診室也就像個菜市場,規模、做法都還不是很健全,女性醫師更少見。「但我看到美國的急診環境,男女醫師都有,就是體力要好,因為要值班、要走第一線、一直接新的病人,什麼時候病人很多也無法預測。我想,自己也不是萬事具備才過來臺灣的,就是下定決心面對。既然如此,有什麼路不能走的?」毅然決定前進,並在一九九一年成為急診專科主治醫師。

一九九六年,陳岩碧跟隨研習急診專科時的指導老師、被譽為「臺灣急診醫學之父」的胡勝川教授,到花蓮慈濟醫院急診室服務,自此展開與慈濟的因緣,也一起將花蓮慈院打造為東臺灣唯一的急重症後送堡壘。一個月上三十個班的緊湊工作,一方面繼續進修取得重症加護專科證書,也支援各慈濟醫院啟業初期的急診,大林、臺北、玉里、關山慈院的急診室都曾有她付出的身影。到花蓮以前,陳岩碧長期過著「先生在臺北、自己在羅東,小孩在保母家」的日子,儘管在花蓮慈院急診的工作仍舊異常忙碌,但一家四口團聚的這十一年,是她心中最幸福的時光。

在花蓮慈院服務的期間,她與小兒科陳瑞霞醫師成為莫逆之交,也與後來到玉里慈院接任院長的張玉麟醫師結識,心中埋下有朝一日要下鄉服務的種子。「我和陳瑞霞醫師是來自不同國家的僑生,她是菲律賓,我是緬甸。剛到花蓮慈院服務時,就知道有一個人跟我很像,因為護理師、清潔阿姨、病人,甚至是德旭師父都曾經認錯人。」長相神似的兩人,因著互相照顧成為好朋友,「她生病時,我就去照顧她。我的小孩需要接送,她二話不說代勞。知道我不開車,還幫忙載我去買菜。」兩位陳醫師,都有著鄰家阿姨的親和力,二十多年來同在東部服務鄉親,不論在花蓮、玉里,不論是醫療工作還是愛心義賣活動,都見兩人相互扶持、不分彼此的熱絡互動。

老夫婦結伴遠從池上前來求醫,陳岩碧院長詳細問診、聆聽病人的描述。攝影/洪靜茹

決定了就勇往直前
常住玉里全然奉獻

二○○八年,陳岩碧赴美專職當媽媽一年,陪伴小孩就學安頓,在二○○九年初應張玉麟院長之邀到玉里服務。「到一個年齡,深深的感覺到,一定要對這個社會付出一點愛心。孩子們也大了,我沒有牽掛,那時要回臺灣,就跟孩子們講,我回來就是為了要服務慈濟。」對於人生抉擇總是想清楚後便勇往直前,基於認同,出於回饋,隻身返臺投入偏鄉醫療。

「十年前(二○○九年)我剛來玉里時,很缺人,根本沒有內科醫師。小小一家地區醫院,病人狀況卻不輕,小病拖成大病或是併發症的不在少數。一個專業的醫師在這裡,多功能,就要發揮。」小鎮醫院人力缺乏,尤其是醫師,玉里慈院的許多醫師都是自己值二十四小時急診班、收住院病人、看門診,一天當兩天用。

陳岩碧值急診,開一般內科門診,收病人住院巡房,三頭奔走的腳步未曾放慢,還接了副院長的行政職,後來甚至加開糖尿病門診,只因為看到慢性病患者的需要。「四、五十歲後出現『三高』的病人很多,糖尿病等慢性病需要較長期的療程,我們東部民眾就醫上比較辛苦。我是內科專業,本來就不陌生,醫院病房也可以觀察、收治,有什麼不行的?」缺少新陳代謝科的醫師,陳岩碧就自己來。秉持著「病人是我的老師」的信念,讓糖尿病人住院好好控制病情,配合悉心觀察血糖變化,調整施打胰島素的劑量,有需要確認的地方就致電花蓮及臺北慈院的專科醫師請益,一步一步照顧病人直至恢復穩定,若遇情況嚴重的便安排轉院診治。當初接手治療的這些老病人,到現在仍深深信賴陳醫師,定期報到回診,口碑相傳下,更吸引眾多慢性病人長期從長濱、成功前來看診,「結果我的工作量也愈來愈大了!」眼睛笑成兩道彎彎的弧線,看到病人恢復健康、檢查數值很漂亮,所有的付出都值得!當年那個生澀又勉力照顧著生病母親的高中女生,在行醫路上將未竟之願付諸實現。

陳岩碧院長服務範圍包含內科、糖尿病門診與急診,用心照顧玉里地方鄉親的健康。攝影/洪靜茹

急診值班中,為高燒不退的求診民眾做流感快篩。攝影/洪靜茹

臨床診療嚴謹 老病人由衷信賴

二○一二年,玉里市區的眼鏡行老闆吳國原因心臟衰竭被送來玉里慈院急診室,陳岩碧醫師與兩名護理師以徒手心肺復甦、電擊、給藥的循環,急救了四十幾分鐘,終於在第十四次電擊後恢復心跳,緊急轉送花蓮慈院,一個月後康復出院。七年來,吳國原身體功能無礙,照常修眼鏡修手錶,偶發小病痛來院「維修」,這分救命之恩也延續為溫馨醫病情。

不論是急診還是門診、住院病人,她都堅持要火眼金睛找病因。「發高燒,第一天報告可能全部都正常,病人若是連吃了五天的抗生素才來,你也不知道。沒有把握,可以把病房當觀察區。有一些老人家,若是當沒事帶回去,第二天要是惡化搞不好比第一天糟糕。」用心評估,詳加診察,仔細求證,是陳岩碧奉行如一的醫療守則。在門診中,只要發現病人需要其他專科醫療建議,便自己親手掛號掛過去。過去這十年來,她「抓出」最多C 肝患者,許多病人甚至不知情或是不去處理,「它不痛不癢,最後百分之百變成肝腫瘤,但現在有的是藥物可以治療。」因此只要看到病人的肝功能指數有點不正常,或是C 型肝炎,便直接轉掛腸胃內科門診,要病人做檢查。面對病人,她就像個關愛孩子的媽媽,殷殷叮嚀要按時吃藥、體重要控制、飲食要管理,也像個誨人不倦的老師,一步步帶著病人認識疾病,重新學習照顧身體。

從事臨床工作三十多年,她仍然謙卑謹慎,再如何有把握,看診時總要多看一眼。陳岩碧記得,曾經有個臺東長濱來的阿公,來院癱在診療床,直說:「我吃不下,三個月了,我要住院。」她心想,阿公自己走進醫院,沒有發燒,血壓正常,到底為什麼會沒有胃口吃不下東西?抽血、照X 光檢查也沒有異常。陳岩碧謹記在緬甸修習內科的入門老師的師訓:「永遠不要跟病人講『你沒事』。」她又再從頭看一遍檢查報告,發現淋巴腺有異常,便讓阿公去照電腦斷層掃描,「結果他整個身體裡面全部是淋巴癌!」再回溯到血液常規的淋巴細胞數值竟那麼高,終於水落石出。「如果沒有再看一次,讓他回去了,他不曉得還會再多繞幾家醫院!」因著這一分慎重,讓許多病人安心將健康託付給她。

二○一八年玉里靜思堂舉辦為印尼強震海嘯祈福活動,陳岩碧院長帶領院內同仁參與,並捐輸竹筒歲月貢獻心意。攝影/張汶毓

接任全院大家長
阿姨慈母心

二○ 一八年八月接任院長, 同仁眼中的她,作風親切,相處猶如鄰家長輩般溫暖,就職以來,僅管院務繁忙,但臨床診療工作一如往常,也習慣聽同仁喊她「岩碧阿姨」,而非「陳院長」。「因為醫療是我的興趣,工作量再怎麼大,照顧病人我一點都沒有疏忽。」是以有時值急診大夜班根本沒有閤眼,上午八點下診也不回宿舍,匆匆趕赴九點將開始的門診,五、六十名的病人正等著她診治,問診結束又是一連串的行政事務和會議,緊接著又在電腦前繼續登打未完成的病歷直到晚上十一點。就算行程滿檔,就算曾經有一週只有一天回到宿舍睡覺,她總認為會議可以安排,班表可以調整,但臨床服務絕不輕言放掉。

自己再忙,還是不忘以慈母心反覆叮嚀全院的醫師、護理師和所有同仁,「不要生病,把自己照顧好。」在照護病人之前,要先要顧好自身的健康。保有緬甸人單純、認真天性的她,相信眾志成城的願力,感謝所有幫助過自己的人,也帶著回饋社會付出的心意,在小鎮醫院繼續守護生命……

二○一七年院內舉辦護師節援助敘利亞難民愛心義賣,陳岩碧醫師利用空檔來攤位為民眾服務。攝影/洪靜茹

關心地方長者的健康,醫院結合志工的力量,陳院長也計畫於二○一九年推出失智共照,讓健康促進更加接地氣。攝影/張汶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