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病人為中心的小鎮醫院【人醫心傳第182期 - 社論】

文/陳岩碧 玉里慈濟醫院院長

憶及還在花蓮慈濟醫院急診服務時,就常常接到從鴻德醫院(玉里慈濟醫院前身)轉來的急診病人,也因為那時晚上十二點過後,玉里就沒有急診,腎結石痛發作的病人只得包計程車上來花蓮市求治。

遙想二十年前的花東地區,沒有醫院的偏鄉村落比比皆是,小小一個玉里鎮,蓋了一間不小的地區醫院,地點還是在花東縱谷臺九線的中段,除了門診,也收住院、開二十四小時急診,居民多幸福啊!沿海的臺東長濱、成功一帶,連診所都沒有,現在玉長公路開通,半夜急診一定會來找玉里慈院,我有一些慢性病人也因此更方便,可以利用星期六來領慢性處方箋。

我於二○○九年二月到職玉里慈濟醫院,當時醫院的占床率低,加護病房因護理人力不足而關閉。即使常聽人說我們這個地方偏僻,年輕人待不久,但實際上已有所突破,近十年來,各科門診量每年逐漸增加,住院占床率、急診的服務量成長,服務品質也更見提升。

在醫師人力方面,我們缺的不是只看急診、門診的,而且是要收住院的多功能的醫師,所以期待有正確服務心態及醫療初衷的醫師加入我們的行列。很感恩這麼多年來花蓮慈院的醫師人力支援,不僅是週間的門診,現在假日門診也有腎臟內科、泌尿科等科別的醫師來幫忙,讓病人獲得更多就診的機會,不用花時間和金錢跑到外地去。

在護理人力上,透過交叉訓練,照護人力也趨穩定,不再需要關床,加護病房和急診的護理人力也能相互支援。我也鼓勵資深的護理師能投入專科護理師的培訓,未來期待能有一至二名專師加入,協助醫療事務。

感恩有公費醫師及慈濟護理公費生的投入,也暫解玉里慈院人力欠缺的困境。

在行政專才上,嘗試透過內部升遷取代外聘的方式,調度資深同仁補位,期待將現有人力做最有效的整合運用。

院內的設備、制度、人力培訓、緊急醫療上的做法,都愈見進步,健康促進上也能結合慈濟志工力量落實社區,讓我們身為地區醫院的角色和功能性愈見成熟健全。

從二○一八年八月上任院長以來,千頭萬緒,儘管擔子沉重,但既是上人交付的任務,再艱難也得戮力前行。抱持著「家裡怎麼管,醫院也就這麼管」的心態,面對接踵而來的挑戰,我們這一家小醫院都經營得那麼困難,其他的大醫院一定也有它的難處,我總提醒自己要看見同仁的付出,而不是一直抱怨自己的辛苦。雖然已在臺灣三十多年了,我的國語還不算講得很好,但我是行動派,也一直如此看待工作,不論醫務管理、看診病人皆是。

二○一八年度一千多萬的醫療欠款,如今努力追回了十分之一;醫療耗材的管控也推動各部門精實力行;即將上路的長照服務,申請審核與規畫執行按部就班啟動;護理人力資源的連結、緊急醫療上的配套與訓練,都不斷的開展與持續。我能做的是,努力盤點資源、整合編制、致力朝減少虧損目標邁進。

感謝一路上受到的支持,不管是醫療志業林俊龍執行長的協助,依據各科醫師的服務量來加以協調溝通,也感恩在建物安檢與編列年度計畫上遇到困難時,一通電話請益,基金會營建處、花蓮慈院企劃室便有專人前來指導,感恩在地志工們「只要你們提出來,我們就配合」的情義力挺……,來自四面八方的馳援,讓我銘感五內。

玉里慈濟醫院的未來,希望能從服務量提升、人力培育、成本控管三方面切入。除了住院服務量的加強,也推動健檢服務。例如,我們擁有二五六切電腦斷層掃描儀,是醫師在治療和診斷上相當精良的硬體助力;本來就有晨間門診,我們也推行晨間健檢。二○一八年截至十月的自費健檢統計量,比去年同期提高了兩倍,成長了百分之八十。另外,玉里慈院也是臺東市以北、花蓮市以南之間,唯一的震波碎石中心,讓眾多腎結石病人不必再忍痛、更省去奔波就醫之苦。這些先進的醫療設備和資源都可以再善加運用、推廣,幫助把關居民的健康。

同時考量地方長者對中醫的需求度和接受度高,未來也計畫強化中醫相關的針炙、物理治療、或中風後的照顧等服務。另一方面,面對高齡化社會的到來,長期照護也是未來要開發的重點領域。除了持續經營溝仔頂及三民銀髮福氣站,二○一九年也將推出失智共照服務,現在已成立專門團隊在進行,期許將長期持續的居家關懷,結合社區志工的在地深耕,更能將長照服務落實延伸。

在玉里慈濟醫院滿二十歲之際,期望成為南花蓮區鄉親最信賴的醫療好鄰居,健康守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