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苦人的回甘人生 蕭秀枝 花蓮慈院醫療志工【人醫心傳第181期 - 志工身影】

文、攝影/黃昌彬

「從二○○六年住出院中心成立到現在,秀枝師姊就跟我一起打拚,她風雨無阻的到院服務,有次我曾到她家,才知她從自家騎了一個小時的電動車到醫院來,時速只有十公里,覺得她實在太厲害了。尤其,那時候她電動車兩邊沒有任何遮蔽物,若是風很大時,其實滿危險的。我很欽佩她十幾年來如一日,每週一至週四到住院中心擔任志工,九點鐘出現,下午四點離院,為的是趕在天黑之前回家。」門診護理師郭美芬透露。

現年七十五歲的蕭秀枝,與二兒子一家人同住,雖然個子嬌小,但平日協助送資料、病人、血液檢體等可不輸其他志工。郭美芬護理師覺得她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協助送病人到合心樓的短短十分鐘時間,會跟病人介紹慈濟,也有不少人因此機緣而成為她招募的會員。「她真的分秒不空過,隨時隨地都將上人的教誨放在心底,是屬於默默在做的志工。她是我們這裡最小隻的,每次叫她『古錐A』,她都『有、有、有,在這裡』,真的很可愛。她每週五到週日還到環保站,天天當志工,絕對不會待在家裡的。而像醫院舉辦大型活動,如人醫會義診、香積組,或協助大體老師助念等,都會邀請醫療志工過去協助,只要有需求,秀枝師姊都會去補位。」

蕭秀枝師姊協助傳送病人血液檢體盒。

發願,有一口飯吃就要助人

一九九四年,蕭秀枝走入慈濟志工大家庭。說到這段因緣,得從她悲苦的一段青春歲月談起。

「我以前很窮,我大女兒三個月大時發燒,跟一個鄰居太太借五十元要去看病,但她先生又把錢搶回去,淚水在我眼眶中打轉。當下我就發願,若有一口飯吃,我就要幫助他人。」蕭秀枝回憶。

「早期我住臺東縣池上鄉,有一回,我才五個月大的兒子生病快死了,在沒有健保卡的當年,住院需要六百元,但我身上僅有三百元,那醫生就要我把兒子帶回家,我便揹著兒子跪在臺東火車站,希望跟路人借錢好治病,但路人一個一個經過,都沒人理我,最後遇到一名年約三十多歲的好心女老師,她問我在哭什麼?我把原委告訴她,當下二話不說,馬上掏出三百元讓我應急救命!我想抄下她的地址,作為來日報恩之用,但女老師婉拒說不用,並要我趕緊將孩子帶去看醫生!」講述遇到貴人相助,蕭秀枝內心的激動溢於言表。

「我是艱苦人,有次我因胃潰瘍造成血流不止,是慈濟醫院救我的!當下我發願要吃素。」「我還有胃食道逆流的症狀,都用藥物長期控制。」年輕時因為貧窮,導致三餐無法按時吃飯,才造成蕭秀枝的身體狀況一度出現警訊。其實,在她四十幾歲時,體力還算可以,也曾到當時的省立花蓮醫院擔任半年的義工協助搬運厚重的病歷資料,「我從吉安鄉南海四街住處走半個小時到醫院,做到中午十二點半時,很餓沒飯吃,因血糖過低,整個人感覺快死了……」沒忘記要助人的願,但肚子餓壞了卻是不爭的事實,這些往事加總起來,讓蕭秀枝師姊直嘆:艱苦人,真艱苦呀!

再苦,也養大五個小蘿蔔頭

蕭秀枝師姊有五名子女,當年的住家是草屋搭設,丈夫往生後,靠幫忙人家削甘蔗供製糖用來維生,削一把就能獲得一塊半工資,那時年幼的孩子們都跟在她後頭,嗷嗷待哺;她也曾帶著大女兒一起到山上的薑田撿拾人家採收後剩下的薑去販售;因先生病榻中,她揹著小孩,身後依舊跟著一群小蘿蔔頭,在自家後面種些青菜來賣,如高麗菜、大胡瓜、大頭菜等,多少貼補家用。「將青菜整理好,我便挑著竹擔在臺東池上新開園沿街四處去叫賣,路人看我揹著、帶著小孩上街很可憐,都來跟我買。」蕭秀枝透露,自己販售的青菜都十分廉價,論斤秤兩,都多給買菜的人們。

後來,經由他人的介紹,再嫁給外省籍的先生,但也因病在七十九歲時辭世。「要照顧三個女兒及兩個兒子,第一任先生的腎臟出了問題但沒錢洗腎,只能聽他人介紹買些草藥吃。」蕭秀枝體悟到生病最辛苦,若擁有健康的身體,就要趕快去幫助艱苦人。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日,蕭秀枝師姊在精舍參加梯次醫療志工,她擔任香積組組員協助早餐端菜。圖/蕭秀枝提供

做慈濟,讓蕭秀枝圓了年輕時幫助艱苦人的願。二十多年來,除了醫療,慈善、教育、環保都有她付出的足跡。圖/蕭秀枝提供

募心,遇有緣人就開口

前半生吃盡人間苦,一心就想幫助艱苦人,到了五十歲的年紀,遇到慈濟,遇到證嚴法師,蕭秀枝開始逐步圓願,付出自己的時間體力做志工,也隨時對身旁出現的有緣人募一分愛心。

細數蕭秀枝受證為慈濟委員的日子,不知不覺已二十多個寒暑。「嫁給外省籍的先生後,每個月他會給我生活費,當時我還是慈濟會員尚未成為委員,我會偷偷拿一千元給慈濟的師姊響應做善事,不敢讓先生知道。看到慈濟師姊穿的旗袍好莊嚴,心想,有一天我也要變得跟她一樣。我後來受證成為慈濟委員之後,要收四十戶的功德款,才知道當委員真的不容易,無論颳風下雨,在花蓮用走路、坐公車、騎電動車去收功德款。」

早期到花蓮慈院做志工,蕭秀枝要先從自家走半小時到花蓮客運總站搭乘公車,這段路途,曾有好心的計程車司機因認同慈濟,表明能義務載送,而蕭秀枝在免費搭乘三次之後,覺得不好意思麻煩,想要拿錢給司機卻被拒絕,最終她還是自行前往搭乘客運。計程車司機曾向蕭秀枝說:「師姊,妳當志工都在服務別人,那我也要服務妳。」期間,計程車司機在她的募心募愛之下,順利成為了慈濟會員,一起用行動幫助艱苦人,「你多做好事,開車會平安啦……。」

至於搭乘公車時間,在車上,蕭秀枝也不浪費時間,頻向公車司機說明慈濟的善行,希望能夠一起來共襄盛舉,看來安靜的蕭秀枝談起慈濟,表露出自己能言善道的一面,成功募到公車司機的心,再添一名會員。蕭秀枝透露,「光是( 在醫院內) 走路,我就前後曾遇到過兩位中年女性跟我招手,直叫我師姊師姊,我參加妳的會員好不好?主動表達加入會員的意願。我抄寫她們的住址,並跟著她們到家中了解情況。」

多年來,蕭秀枝師姊每週五至週日到環保站報到,做分類回收,是她健腦防老的好方法。圖/蕭秀枝提供

不老,樂做醫療環保志工

每週一到四固定到住出院中心當志工,蕭秀枝與其他的醫療志工一樣,處於隨時待命的狀態,只要護理師開口,分送病歷到診間或病房、協助病人就醫、送血液檢體盒、推輪椅、招呼問路的民眾等,使命必達,著實是住出院中心的好幫手。「我起初是在心臟內科門診擔任志工,只有上午半天的時間。後來改在住院中心付出,因為住院中心的病人比較多,所以可以有比較多的事情能做,可以做一整天的志工,但若在門診幫忙,卻只能做半天的志工而已,也比較沒有工作……。」態度誠懇、語氣堅定,蕭秀枝師姊只怕少做,不怕多做。

週五、六、日,蕭秀枝的身影出現在花蓮市中央路旁的慈濟環保教育站,她進行資源回收的工作,一日不得閒。「做資源回收,我都一早七、八點就到,這樣比較不會老人癡呆嘛!因為回收物有分好多種,像紙類、塑膠類(區分軟膠及硬膠)、鐵罐類(區分軟罐及硬罐)等,通通都要分門別類的放置,動動腦筋及雙手,有益腦部健康。而這是最天然的顧腦補藥,來環保站就能吸收,最補!」十幾大籠的回收物,透過蕭秀枝的細心、彎下腰身逐一拾起,最終有條不紊的呈現整齊分類在眼前,儼然是她的益智遊戲場域。

「我都邀請鄰居,一起到環保站做志工。我們應該不嫌髒,不怕髒。上人說,用鼓掌的雙手做回收( 環保)。上人也最疼惜環保志工,像歲末祝福時,環保志工都上臺領受祝福。」談到做環保的心得,蕭師姊喜孜孜的笑著。

疼愛弟子的證嚴上人在二○一八年二月時提出「壽量寶藏( 銀行)」的概念,讓大家把前面的五十歲存進來,期待大家存的是無量的智慧,而不是有限的數字。所以秀枝師姊說:「我五十歲寄師父那裡,我今年才二十五歲而已啦!我做志工,要做到最後一口氣。」曾經有病人詢問蕭秀枝:「是不是吃飽太閒了?怎麼不在家裡帶孫子或看電視呢?」她回答:「我若沒來住院中心當志工,當就醫者不知道位置,就沒人帶他們過去呀!」也有病人對於蕭秀枝的引路表示謝忱:「師姊感謝您,醫院這麼大,像迷宮一樣,我都找不到位置耶。」

從小艱苦的蕭秀枝,矢志走在志工路上,走出了自己人生的回甘滋味;如果你來到花蓮慈濟醫院,看到了小個子的蕭秀枝師姊身影,不妨叫她一聲「古錐耶」師姊……

蕭秀枝師姊推送病人協助就醫。圖/蕭秀枝提供

蕭秀枝師姊總是將證嚴上人的法放在心底,默默地做,圖為協助傳送病歷至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