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再度聽見的喜悅【人醫心傳第180期 - 點亮希望】

文/林怡嘉 臺中慈濟醫院社會服務室主任
攝影/馬順德

林怡嘉社工師指出,慈濟基金會與慈濟醫院十幾年來透過人工電子耳慈善專案,協助了數十位重度聽力障礙的成年人。

剛結束一個會談,回到座位,發現手機有通未接來電,是耳鼻喉科吳弘斌主任!吃驚於主任於門診時間特別打電話來,我趕緊回電:「弘斌主任,我是社工師怡嘉,診間怎麼了嗎?抱歉未能及時接到您的電話。」主任笑著回答說:「沒事沒事,本來想說有好事請妳趕快上來,既然沒有趕上,等下我會請同仁把兩個蛋糕送到社服室,跟你們分享,對了!還有一張卡片喔……」我一頭霧水,但又不好意思中斷主任看診,只能頻頻稱是後,趕快掛上電話。

隨著忙碌的線上業務奔波往返於病房、會議室之間,讓我再次想到這件事情,是當我快下班走回辦公室時,因為赫然發現了兩個盒裝蛋糕及一張卡片,端端正正放在辦公桌上。

「誰啊?!為什麼呢?」這個問題在我打開卡片後,獲得了解答。卡片是這樣寫的:「回想去年此刻的我,因為自幼聽力障礙的緣故且惡化到完全喪失聽力,導致對未來的一切感到茫然而不知所措,所幸得到慈濟、耳鼻喉科團隊、社工師的幫忙,完成人工電子耳手術及相關復健……,現在已重回有聲世界,甚至完成了自幼無法接聽電話的艱鉅任務,讓我信心大增,今年,我還考上了公務人員,即將接受社會與職場的洗禮,這一切,真是個充滿驚奇的旅程。由衷感謝一路走來幫助我的醫師與聽力師……」

讀到他寫「考上公務人員」這段,拉著我旁邊的同事又笑又跳地說:「太好了!太好了!」我也了解了為什麼弘斌主任要收下他送的蛋糕,因為收下蛋糕,代表著團隊對他的祝福,也代表著團隊認可他現在是個有工作能力、有正式穩定職業的成人。

裝上人工電子耳,得以重新聽見世界。右為吳弘斌主任。攝影/曾秀英

人工電子耳慈善專案
助重度聽障人獲新生

雖然有時閒言閒語、人聲鼎沸都讓我們心煩氣躁,不是掩起雙耳,不然就是恨不得別人閉嘴,但是當真的喪失聽力進入比手畫腳的無聲世界時,那種不方便是我們這些「聽人」很難想像的。在與人工電子耳「成人候選人」進行社會心理評估會談時,我最常感受到他們的表情與言語內容(多半是筆談)呈現出無奈、無力、沮喪的負向情緒,畢竟已經不是孩子的他們,明白感受到自己與身旁親友順利溝通互動、與人群社會格格不入、職業競爭失利等情況,後續往往會出現喪失自信、人際退縮等負向循環。

此時,他們被標籤成為了社會裡沒有產能的身心障礙依賴者。但是,是什麼造成這結果!系統與外在環境絕對要負起很大的責任。

人工電子耳對於眾多使用助聽器效果不好的重度聽力障者而言,有很大的幫助。但受限於裝設一支耳朵就要將近百萬,即使在政府補助三十萬元的情況下,一般家庭仍是很難負擔得起,自然望之卻步。二○一七年七月起,臺灣健保開放給付十八歲以下重度聽力障礙者裝設人工電子耳,讓這些年輕生命有機會及早改善聽力,但對於十八歲以上成人,則仍須自行籌措費用。秉持著「救命不是只是搶救重症瀕臨死亡的病人,救命也可以是讓有缺陷的生命有機會更完整、更有光彩」,慈濟基金會與醫院十幾年來透過人工電子耳慈善專案,協助了數十位重度聽力障礙的成年人,讓他們展露笑容、帶著自信與自尊,踏入社會,成為對社會有貢獻的棟梁。

吃著好吃的蛋糕,讀著這封親筆感謝卡片,回想起每年一次電音俱樂部(人工電子耳病友會)聚會中,這群成年聽力障礙者彼此無障礙地用口語分享職場、生活點滴趣聞,我很高興也很自豪:我是這個貴人團隊的一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