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醫生館:簡守信院長的人文醫療探索》害怕西醫的鄉親【人醫心傳第180期 - 書摘】

簡院長的「醫生館」,不只是小小的診間或醫院,
更深入病者住所、乃至於跨海膚慰。
並透過電視無遠弗屆的傳播,
讓醫學知識及醫病關係更豐富,
更動人、更有溫度……

主述/簡守信 臺中慈濟醫院院長
撰文/蔡明憲、廖翊君
出版/經典雜誌

即便已經到了二十一世紀,智慧型手機非常普及的年代,還是經常看到,因為醫療知識貧乏或錯誤的偏見,而造成種種遺憾。

二○一二年,簡守信調任臺中慈濟醫院擔任院長;這些年來,仍持續經歷到這類的案例。

從花蓮慈濟醫院到大林、到擔任臺中慈濟醫院院長,義診、往診已成為簡守信醫師生活中的一部分。

錯失就醫良機的壯年病人

臺中市,現今臺灣六都之一,中臺灣最大城市。這裡不論經濟條件、人民教育素質、以及醫療公衛資源,應該都有一定的水準。

在這樣的環境下,一位畢業自臺灣最高學府,本身曾在大企業擔任工程師,是大家眼中認同的菁英知識分子,當其罹癌時,會採取怎樣的治療方式呢?

答案是,當這位病人確認自己罹癌後,他選擇不去西醫體系治療,寧願聽信一些草藥偏方;結果,錯失了早期治療的良機。等到慈濟醫療團隊主動訪視關懷時,已經癌末,藥石罔效,醫護團隊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而且,並不是病人主動就醫;事實上,直到慈濟醫療團隊前來探訪,他依然採取著逃避的態度。

這位年約五十的中壯年病人,因為身體不適、血便等因素去檢查,被診斷得了直腸癌。為此,他透過傳聞,取得據說有神效的草藥,想自行調養。由於沒接受正統醫學處置,病情日漸加重,到後來已無法工作;單身的他,不但無法照養老母,反過來還須老母每天為他把屎把尿。

慈濟關懷網發現這個家庭,主動通報慈濟醫院,當時包括簡守信等醫師,也親自到病人府上關心。

一進門,濃濃的腐臭味撲鼻而來。入內,只見一位看起來已經奄奄一息的男子,躺臥在桌子拼就的平板上;他的腫瘤已經嚴重擴散,都長到臀部外面來了。在一旁的老母已經習慣臭味,每天認命地餵兒子吃東西,擦拭糞便膿血。

感受到醫師們的善意,那老婦開始和簡守信他們聊起辛酸史。家中原本兩個孩子,長女去年已經因腎臟病過世,只剩這個孩子和她相依為命;如今又碰到這樣的情況,她已經無語問蒼天。

總算,在簡守信他們苦口婆心的開導下,病人稍稍卸下心防,同意接受慈濟醫療團隊的關懷。

醫護人員設法讓病人舒服點,包括專業的傷口清理,也現場指導老婦人如何換藥。因為室內狹小、通風不佳,醫療團隊也協助環境的清理。隔天,在簡守信的安排下,醫檢師來到案家幫病人抽血,做進一步檢驗。

簡守信溫言相勸,還是要到醫院才能得到較周全的照顧,也才能分攤媽媽照顧的辛勞,這位病人才點頭同意至慈濟醫院就醫。已經癌末的他,被送到安寧病房;醫院可以做到的,也只能讓他在生命末期盡量不要那麼痛苦。

幾個月後,這位病人往生了。就醫太晚,醫者無力為他延長生命,只能讓他較有尊嚴地離開。比起原本整天躺在惡臭環境中,帶著悔恨與消沉,他在活著的最後幾天,神智已經比較清醒,有時也能坐著輪椅到戶外看看生命最後的美麗。

亡者最後的日子裡,生命品質提升了,他的媽媽也較能釋懷。

簡守信院長鼓勵年輕醫師參與義診往診,走出診間,走入真實人間,更能將心比心,體會病人的苦。圖為簡院長帶住院醫師家訪。攝影/曾秀英

所有的病人,都是我的孩子

癌末病人已經安息了,但慈濟的另一波關懷才正要開始。

透過慈濟醫療網,知道病人的母親孤苦無依;那麼,即便已經協助她的孩子好好走完人生最後路程,回過頭來,老婦人本身也必須被照顧。

那天,老婦人聽到門鈴聲,已經不再訝異是誰按鈴;這段日子以來,慈濟的師兄姊幾乎天天造訪,她已經習慣。

其實,她原本對穿著整潔、看起來像社會菁英的醫者是不信任的;比起西醫在人體上動刀「破壞」,他們更願意依賴老祖宗千百年流傳下來的生活經驗,因此寧願聽信傳統偏方,也不愛去看西醫。

如今,錯了也都過去了。如果老婦人對現代醫學有所排斥,至少,穿著志工制服的這些師兄姊,很多也是銀髮族;面對這些人,她就比較容易接受了吧?

「阿嬸啊!今天過得好嗎?我們又來打擾妳了。今天也沒什麼事啦!我們一位師兄家有種些水果,不含農藥,產量多又很好吃,想說阿嬸不知道愛不愛吃水果,今天幫妳送一些來。」

老婦人一邊道謝,一邊把水果擺進小冰箱裡。

看著她穿著外出服,慈濟志工們不禁問:「阿嬸,今天要出門逛街喔?」

「沒有,我也想參與妳們的活動,擔任志工啦!但是,我年紀這麼大了,沒做過志工,不知道能做什麼?反正,你們去哪,就把我帶上吧!」

就這樣,那位癌症病人的母親,後來加入了慈濟志工團隊。

日後問起老婦人的心路歷程,她悠悠地說:

那幾天,我兒子已經進入彌留的狀態。想到這三年,我連續送走了先生、女兒,現在是兒子,就算心痛也要忍著,終日陪在他身邊。然後,我問兒子:『你有什麼心願未了,跟阿母講,我來想辦法。』」

說到這,老婦人輕輕地拭淚。

「然後,兒子用虛弱但清楚的聲音跟我說:『阿母,我即將離開人世,死就死了,我也不再害怕了;唯一牽掛的,就是阿母妳老人家一個人怎麼辦?但是,就算這件事,我也放心了;因為我相信,這裡的師兄師姊會經常去陪伴妳;有他們陪妳,我就了無遺憾了。』

「現在,我的孩子走了,但我要讓他的魂魄也永遠安心;不只如此,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有生之年,盡自己的力量,讓其他人的孩子與父母也安心。可以做什麼,就告訴我吧!就算是陪陪病人也可以。我活到這把年紀,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了。」

往後,在慈濟醫院的許多活動場合裡,就多了這麼一個身影。

每個人的背後都有個故事。看著這位慈祥的長者,人們不知道,她短短兩年內失去了一雙子女;如今,她沒有悲憤,沒有消沉。

如果把全天下的病人當成自己的孩子,那麼,她的餘生還很忙碌,哪有空去消沉呢?

這是一個病人失去生命的故事,也是一個慈濟人新生的故事。

這樣的故事,每天都在發生。

陳先生住在臺中慈濟醫院附近,一次急診住院治療後一直沒有回診,於是醫療團隊前往探視,發現陳先生住的鐵皮屋悶熱昏暗,院內同仁前往協助改善。數日後,簡守信院長率領醫護團隊二十多人前來幫忙打理原本雜亂的居家環境,結束時,簡院長鼓勵陳先生照顧好自己。攝影/曾秀英

簡院長的感觸

亡者已矣,生者仍須關心。

慈濟醫療網不只照顧病人,並且投入很多心力在病人的親人身上。醫療部分,醫院來做;家庭與社會關懷層面,就由志工攜手來照顧;慈善與醫療結合,就能形成一個緊密而綿長的網絡。類似這位癌症病人的案例,我們也碰過很多;有人年老孤單無助,有人家裡失去親人,生命也失去動力;透過慈濟人的鼓勵,讓這些人再次活在陽光下。

慈濟有許多環保站,可以請這些人一起參與,種菜蒔花也好。

社區有些長者貧弱、無力理家,同仁與志工們可以參與打掃及清潔。

如果行動力尚可,便邀請個案一起參與志工,協助打飯,或者發放愛心物資等工作。

最重要的,這種種行動,都不會讓對方有被救濟的感覺;相反地,因為參與,他們的臉上終於不再天天愁雲慘霧;因為每天和志工們一起忙碌,也不再感到孤單,甚或覺得人生無趣。

救一個人,不只要給他生活上的幫助,並且要給他求生的意志,看到生命的希望與意義。

正確醫療資訊的傳達,要改善的空間還很大。

這則案例發生在二○一二年,已經是網路發達、資訊無國界的年代;但是,為何還有那麼多人,包括像這位出身臺大的高材生,碰到生命存危關頭,依然寧願相信偏方,也不敢去大醫院就醫?他們背後的想法,值得醫者用心省思。

有人對西醫感到害怕;怕開刀,怕種種現代科技侵入人體。

該如何做到讓病人不害怕?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類似這樣的觀念,讓許多人不願意開刀;該如何溝通,讓病人願意接受現代醫學呢?

「開刀風險高」、「西醫無法治療癌症」……這些以訛傳訛的資訊,該如何導正呢?

凡此種種,只能說,在醫療的道路上,該做的事還很多,任重道遠,不可鬆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