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讓照顧者不孤單【人醫心傳第178期 - 點亮希望】

文/林沛瑄 大林慈濟醫院社工 攝影/李崇安

林沛瑄社工透過關懷案家,給予實際的幫助,體會與家屬交心的溫暖。

嗶嗶嗶……,儀器的警號聲不停的發出聲響,醫護人員奔走談話,夾雜著病人破碎的喊叫聲,踏進冷冷的空氣中,刺鼻的藥水味,不由得讓人嚴肅起來,生命在這裡決定是否進入人生的終點站。

阿公因中風送至加護病房,「爸,你動一下手腳。」阿公挪動些許的角度,眼神隨著女兒們的說話微微點了頭。隔日,女兒急促的問著,「社工,報導說中風搭配針灸治療,可以恢復得比較好,我想替我爸爸做點事,我爸爸叫不醒了怎麼辦……」女兒的眼淚如潰堤般,一發不可收拾。我安撫著女兒的情緒,協助詢問團隊,但結果並非預期,女兒帶著低落的情緒離開。遠遠的加護病房聽見高分貝的聲響,女兒們尖銳的話語,強烈的指責醫生,「都是你害死了我爸爸……」負面且高張的情緒如爆炸般的連環不止,空氣中容不下一丁點緩頰的情緒,關心穿透不了刺蝟般的防衛。

每每會客時間,失智的阿嬤不停的拍著床鋪對著床上的阿公喊著:「清醒啊!」 伴隨著阿嬤呼喊聲的,是女兒的啜泣。「照顧阿嬤真的很辛苦,相信阿公都可以感受到妳們的孝心。」我的同理及陪伴一點一滴滲透女兒的心房,逐漸跟女兒建立起良好關係。從互動中,得知女兒對於照顧失智的阿嬤有沉重的負擔,原本女兒接父母來同住,但是失智的阿嬤對於陌生環境容易感到害怕及焦慮,故與女兒每天都發生爭吵,女兒不得已,只能讓父母與外籍看護同住。

詳細了解失智阿嬤的情形後,我請女兒帶著阿嬤去參加在社區舉辦的記憶保養班,這是一個讓失智長輩透過參與社交活動,學習與他人互動及社會化,安排各種如寫字、運動、才藝等課程,讓失智長輩手腦並用,增加對大腦的刺激,延緩失智退化的速度。雖然阿嬤一開始對於參與課程相當排斥,但透過醫師、個案管理師、社工師的積極協助下,後來阿嬤竟會主動背起保養班的書包,說著今天要去上課。阿嬤吵鬧的頻率開始降低了。女兒也藉著參與活動,與其他照顧者家屬分享心路歷程,並學習到更多的照顧技巧,也得到更多正向的支持及肯定,讓女兒在照顧失智家人的這條路上不再孤單。

提供社福資源 與家屬交心

此外,針對阿公的情形,我們也說明了醫療上的福利,包含重大傷病卡、未來身心障礙證明的申請方式、喘息服務,並說明後續的機構照顧,初步給予女兒一個方向。也許這些社會福利資源無法完全解決照顧者的壓力,但至少能給予些許的幫助,讓每個長期照顧的家庭,能夠在這條漫漫照顧路上,堅強的走下去。

某天,阿公靜靜的在夜晚走了,女兒帶著淚水給了我深深的擁抱,感謝我們醫療團隊陪阿公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路。阿公的人生旅程在此站已下車,但對阿公的思念,將陪伴家屬繼續走下去。

在臺灣,生病後臥床照顧平均為八至十年,當家屬面臨病人倒下時,往往對於未來的照顧之路會感到一片茫然,因此醫院社工在這當中,便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能夠提供具體照顧方向、媒合資源及轉介單位等,是病人及家屬的好幫手。透過關懷案家,給予實際的幫助,我在當中深受感動,體會與家屬交心的溫暖。

林沛瑄社工希望幫助每個長期照顧的家庭能在這條漫長的照顧路上繼續堅持下去。圖為林沛瑄社工陪伴病人就醫一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