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劑後勤以愛補給【人醫心傳第178期 - 封面故事】

文/吳宜芳、黃貞宜

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人醫年會的「藥劑與後勤」專題研討及座談,由臺灣蘇芳霈藥師、美國鄧博仁醫師及馬來西亞陳錦麟藥師接力分享。

北區人醫會蘇芳霈分享藥師在國際賑災義診時所能發揮的功能。攝影/杜勝雄

設計給藥動線 累積實務經驗

蘇芳霈藥師同時也是插畫家、《慈濟道侶叢書》的作者,更將藝術治療帶入義診,她曾參與多場慈濟國外義診,將挑戰化為學習,為了把握每次送愛到遠方的義診機會,她隨時確保護照有效期,同時思考,如何提高給藥效率、備藥方式,又要如何展現慈濟人文等。

要設計完善的給藥動線,在藥單的規畫上必須盡可能詳細,蘇芳霈思索著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民眾很快地拿到藥,而且不會用錯藥,參考許多國家的處方單設計,發現「圖解」是讓國際災民正確服藥的最佳途徑,能減少病人服藥的出錯率;在藥師與醫師的配合上,因義診常會有來自不同國家的醫師,以勾選的方式開處方,避免醫師因手寫導致辨識不易,影響給藥速度和準確率。

然而義診現場除了上述可以事前完備的,仍有很大一部分需靠藥師本身對賑災的經驗值來判斷,例如:藥品如何分類?藥物的數量如何估計?如何進行藥庫管控?除了專業,更考驗耐心。

蘇芳霈回憶尼泊爾義診經驗,「當時五位醫師搭配一名藥師,一個小時來了五百位災民,有如一人抵萬軍,只記得自己低下頭後,就沒空再抬起來,連如廁都難。」義診時會遇到各種捉襟見肘的狀況,像是一張處方開九種藥物降低了給藥效率,藥品儲備量不夠需請志工緊急當地採購……除了臨機應變各種藥品需求,蘇芳霈也習得專業之外的功夫,例如繪製用藥及洗手衛教海報、出國開NGO( 非政府組織) 會議,更帶領當地藥師成立人醫會。

蘇芳霈提醒,義診時全程微笑才能有親切感,能拉近距離,這是國際語言,代表著慈濟,時時留意自己的身行威儀,也是尊重災民的方式。「義診其實對災民的幫助是有限的,陪伴才是最重要的,即使是一個擁抱或一個微笑,就是最好的良藥!」因義診的啟發,讓蘇芳霈投入藝術治療領域,希望災民除了能拔除病苦,在心靈上也能獲得沉澱。

左起:蘇芳霈藥師、美國鄧博仁醫師、馬來西亞陳錦麟藥師分享國際賑災義診的備藥經驗與後勤應變。攝影/吳宜芳

先以當地藥品優先
考量災難型態及生活水準

鄧博仁醫師談備藥,需從多面向思考,「不同的災難、不同的時間點、不同生活水準都是影響要點,例如墨西哥地震後,預估會有外傷,需備有抗生素及止痛藥,另外,希望備藥是以當地藥品為優先,減低海關課重稅以及沒收藥品的風險損失。」

來自馬來西亞的陳錦麟藥師分享緬甸風災義診的經驗,不同國家、不同專科的醫師用藥種類及方式都不一樣,藥師需用心查核以確保用藥安全,像是軍醫的用藥習慣是針對強壯的軍人,但義診對象若是老奶奶、小孩子,過高劑量則會造成危險,而小兒科醫師則是習慣用微小劑量,若用在成人,藥效則無法發揮。

陳錦麟藥師也分享在斯里蘭卡義診的一個故事,「有位女孩,她的家被海嘯摧毀,母親和弟弟當場往生,可是聽到慈濟大老遠過來這裡幫助他們,就想與其在家裡傷心不如就做些有意義的事情。這位女孩每天早上搭三段公車來到義診現場幫忙。其實,義診做的事就跟我們平常在做的事一樣,不一樣的是啟發了這些災民的愛心,希望在座的藥劑師有這樣的因緣就要把握去海外義診,小力量大良能,真正走到現場才會知道什麼是見苦知福。」

義診同時衛教 清淨在源頭

「衛教是落實『清淨在源頭』的良方。」蘇芳霈說,從處方單中看見當地的問題,如緬甸使用許多便祕用藥,深入瞭解後,才知當地民眾都是吃白飯加鹽巴,長期使用造成腸胃問題,我們開始思考是否可以引導當地民眾種蔬菜,教導當地居民正確的飲食習慣、運動的必要性、勤洗手杜絕寄生蟲,改變生活習慣。」

蘇芳霈最後以四個英文詞Love( 愛)、Learn( 學習)、Grow( 成長)、Together( 一起),傳達義診的精神,如同那位因天災而失去親人的小女孩一樣,因受到人醫之愛而投入義診行列,座談現場也有三位來自馬來西亞科隆大學藥劑系畢業的年輕人——倪慧祺、黛絲妮(Dhaasne Velu Nair)、吉芬莎(Jiventhra Sivam),她們曾參與難民營義診,很受感動,因此第一次來到臺灣參與人醫年會,希望能更深入學習人醫的精神,將所長發揮在有意義的行動上。

馬來西亞陳吉民醫師分享,當醫師站上藥師的位置後,才真正知道很多藥都找不到、看不懂,義診時藥師的工作很吃重,除了要布置動線還要衛教。攝影/杜勝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