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串聯 救災國際【人醫心傳第178期 - 封面故事】

文/謝吟淑、黃小娟

大林慈院陳金城副院長分享特殊腦疾個案的治療經驗。攝影/黃小娟

人醫年會的外科專題研討,在花蓮靜思堂慈悲內迴廊舉行,約有六十人與會,由大林慈濟醫院陳金城副院長、高屏區人醫會葉添浩醫師,分別分享特殊個案及國際義診經驗。

手術成功救人 猶如上天堂

陳金城副院長分享,神經血管疾病中最特別的是動脈瘤,動脈瘤一旦出血,只有三分之一的病人能回家,風險非常高,神經外科醫師在當住院醫師時,都以能開到動脈瘤手術為榮,也表示自己能勝任神經外科醫師。他回憶自己當住院醫師時,第一次做腦動脈瘤手術時很緊張,能清楚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但手術成功時感覺猶如上天堂,不虛此生。

如今醫學進步,能以顯微鏡輔助綠光顯影進行動脈瘤手術,提高手術成功率。四十七歲的林師姊為慈濟手語教學老師,平時身體健康,某日洗完冷水澡後開始頭痛,原以為休息一下就會好,沒想到隔天還是持續疼痛,就醫做核磁共振檢查後,發現顱內出血,確診為動脈瘤破裂,轉診至大林慈院,由神經外科吳宗憲醫師手術,林師姊感恩吳醫師從鬼門關救她回來,讓她得以發揮更多良能。

神經腫瘤疾病中,惡性腦瘤向來被視為治療棘手的癌症,陳副院長分享,六十歲的江先生因近期出現記憶力減退、常答非所問,看遠處眼睛費力,常感雙眼腫脹,經MRI 檢查罹患原發惡性腫瘤。手術過程中利用顯微鏡配合螢光顯影劑,讓惡性腦瘤清楚顯影,更容易將腫瘤清除乾淨,有助於降低病人術後復發率,讓病人延長生命,也提高生活品質。

疼痛也是神經外科治療的疾病之一,六十二歲的陳師姊長年飽受右側三叉神經痛折磨,嘗試手術、針灸等多種治療方式,都未改善,曾痛到二十幾天不能吃、不能睡,堪稱天下第一痛,經陳金城副院長以顯微血管減壓手術為她治療後,不再飽受病苦,陳師姊說「好像從地獄上天堂,重新活過一次一樣。」

馬來西亞的麻醉師醫師李萬順已有三次來臺參加人醫年會經驗,他說每次都有不同的收穫。聽了陳金城醫師的課,覺得往後對於病人要更細心照護。攝影/施純純

當他人生命曙光的貴人

劉先生曾是一位優秀電機師傅,持有甲級電匠技術士執照,然而四十四歲那年的一場車禍,傷到腦部,當時顱內嚴重出血,一度陷入昏迷,差點成了植物人,輾轉來到大林慈院,由陳金城副院長手術,隔天即清醒過來。但因神經受損,許多功能需要慢慢恢復,重大傷殘讓劉先生處處碰壁,失去信心,所幸透過慈濟志工的牽引,他在環保站找回久違的歡喜,成為一位手心向下的志工。

由於神經脊椎疾病手術風險高,患者常四處求醫,卻很難找到有醫師願意為他們手術治療,令患者及家屬身心飽受折磨。先後發現罹患罕見的血管母細胞瘤的吳先生父子,先是兒子因病造成手腳無力、手部肌肉萎縮,幾乎癱瘓在床,去過多家醫院,都因手術風險高而未幫他開刀,直到來到陳金城副院長的門診,不忍他年紀輕輕就癱瘓在床,經手術治療後,病情獲得改善。

然而造化弄人,父親在一場意外跌倒後,發現和兒子有同樣的腫瘤,所幸能在早期發現並將腫瘤拿除,才免於一輩子癱瘓的命運。父子倆不僅彼此督促對方,還能互相鼓勵,同時一起相邀做復健,也在無形中讓親情更加溫。

來自馬來西亞檳城的麻醉科醫師李萬順,是第三次參加國際人醫年會,他聽到那些找到陳副院長的病人,像是照見了生命的曙光,因而能得到正確的治療,他希望自己也能朝著這樣的目標,細心地診斷、照顧病人。他感恩,每天忙忙碌碌,病人一個接一個,日子一天一天過,而今來參加年會,每一堂課都有不一樣的收穫。

當行醫之路從病房走進苦難的暗角,生命更加振奮,曾到多國賑災義診的葉添浩醫師分享著:有一回到國外義診,場地在如籃球場大的廣場上,看診的人充塞其中,到中午時以為看診的人應該比較少了,然而卻沒有,還是那麼多。當時他的感受是,當災難來臨的時候,醫療的援助非常迫切,也需要更多人的投入。

葉醫師提到這幾年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到巴基斯坦義診。義診團隊到現場要搭帳篷,要自己煮東西,洗澡時只能快速地洗五分鐘,而且一定要在太陽下山之前,不然晚上就變得非常冷。現場看到政府給災民的衣服從直升機丟下來,讓他感觸非常深,不忘上人的叮嚀:「對於災民,就是愛與尊重。」

葉添浩醫師分享災難現場深深體會到災民的苦,讓他不忘上人的叮嚀:「對於災民就是愛與尊重。」攝影/黃小娟

義診設備演進 盡量搬到災區

除了分享海外義診經驗外,葉添浩醫師也不吝分享自己的義診設備的演進,包括簡單的外科器械、AED、血氧計、血壓機、血糖機、壓舌板、耳鏡、超音波、頭燈、消毒藥水、鉗子、美容膠帶、人工皮、簡易電燒設備、心電圖儀等。帶了這麼多的設備,就是希望減少遺憾,讓義診品質一次比一次進步,把握因緣,為病人做最好的治療,哪怕帶得再重,只要用得上就值得。他期許大家一起做上人希望我們去做的事情,當上人的手、腳和眼睛,為天下苦難眾生付出。

聽到葉醫師分享國際賑災經驗時,來自泰國的蘇拉薩克(Dr. Surasak Leelaudomlipi) 是泰國馬希竇大學附屬拉瑪醫院(Ramathibodi Hospital) 的院長,他回憶道,二○○八年緬甸熱帶氣旋納吉斯風災,他應泰國衛生局推派到災區義診,當時現場災況相當嚴峻,所以他們就將醫療的標準降低,並減少幫助,而今真正感受到什麼才是以實際的志工精神援助災民。蘇拉薩克院長說:「我今天帶了二位醫師、二位護理人員來此學習,我希望我們能成立救災小組,以慈濟為典範來學習。」

來自海地的傑瑞(Jery Espérance) 說:「我來這裡,不是為了我自己。」目前就讀高雄醫學院研究所碩士班,透過慈濟志工的邀約,他想要來了解什麼是TIMA( 國際慈濟人醫會)。他說:「我覺得很有希望,很有信心,我希望我能夠成為一顆種子,回去幫助我的國家。」來自新加坡的江立偉醫師提問:我每天看診,常覺得自己把壓力帶回家,與家人常常處於不和諧的狀態?陳副院長說:「我不會把情緒帶回家,不要把情緒發在家人的身上,回到醫療面,如果我們努力了、盡力了,儘管結果不符合期待,我會反省有沒有可能做得更好,這就是下次最好的經驗。」

江醫師再問:「我在新加坡也常義診,但沒有像葉醫師這麼多,我很盡力在做一個上人的弟子,我想請問,我是外科醫師,如果遇到婦科、內科的患者該怎麼辦?」葉醫師回應:「儘管外科在災難區發揮空間較大,但是遇到不同科別時就是盡力的學習,若情況許可時,可請病人轉診。上人的心願就是結合當地的醫院及當地的志工,如此即能讓可用資源更加的豐富充足。」

泰國的蘇拉薩克院長也率團來參與人醫年會,他的專長是肝臟移植外科手術,他表示要以慈濟為典範成立救災小組及機制。攝影/施純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