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科精準治 醫善不孤單【人醫心傳第178期 - 封面故事】

文/黃淑真、黃昌彬 攝影/簡俐真

臺北慈院陳建華主任分享「消化內視鏡診療面面觀」。

徐榮源副院長表示,自己向世界各地的人醫夥伴學習到很多。

內科專題研討暨分科座談,第一階段的專題研討會,由臺北慈院胃腸肝膽科主任兼預防醫學中心主任陳建華分享治療性內視鏡個案,第二階段則由臺北慈院徐榮源副院長以醫護陪伴經驗帶入慈濟醫療人文,花蓮慈院許文林副院長分享花蓮地震震災醫療體系啟動經驗,及與現場醫護學員座談分享。

身兼北區人醫會召集人的徐榮源副院長在開場時指出,「臺北慈院在周邊血管疾病有幾個做得非常棒,像糖尿病,要擺設支架避免病人被截肢,從啟業迄今已搶救了一千五百例免截肢。七年來,亞太地區知名的內視鏡專家都會在臺北慈院進行交流,也跟臺大合作,今年是第七年舉辦。難度較高的診療都由陳建華主任親自操作,尤其他服務十三年以來,趙有誠院長說,只要雜誌上有發表過的,陳主任都可以做。」

消化內視鏡精準治療
內外科藩籬漸模糊

陳建華主任講述內容分為兩大範疇,包括一般人所熟知的「診斷性內視鏡」及「治療性內視鏡」各種術式。

「這是胃黏膜下腫瘤,以前可能需要外科手術,現在可由內科以內視鏡直接治療。」講臺的投影畫面上,左側肚皮上呈現一條長長如拉鍊般的外科手術疤痕,右側對比的是完好如初的肚皮。「我們需要很多聰明的人,來發明可以移動角度的器具,我們也需要很有耐性的慢慢移動尋找適當角度取出大石頭。」陳建華用動態檔案解說總膽管結石取石術。

陳主任以動態影像精采呈現手術場景,學員個個屏氣凝神,宛如當下就在手術檯上執行手術一樣。「當時病人的心跳一百二十下,我的也差不多……」「我們總是盡力做到最好。」他說。

「我們一般會建議病人,若確診是早期癌症的病灶時,要去尋求外科的治療,但若是手術風險太高,外科醫師不願意手術,或病人根本不願意進行手術,我們就會進行內視鏡的切除術。但我必須強調,對於腫瘤治療,進行外科手術還是最好、最重要的一個方式。」陳建華主任說。

對於肝癌的治療,在臺灣向來是一個重要的議題。陳建華主任指出,在臺灣進行大規模的篩檢計畫,發現了許多早期肝癌的病人,除了外科治療是最佳選擇之外,還可以進行酒精注射或射頻治療,像有一位病人的患部位於肝臟較深層處,酒精注射常常無法正中目標,但若使用內視鏡治療,不僅路徑較短,也能準確地治療患部。

陳建華主任總結:「隨著病人壽命延長,共病在身,常會猶豫要不要接受手術。內視鏡配件使用的進步,可治療更多當初只能手術的疾病,內外科的藩籬逐漸模糊,隨著微創手術時代的來臨,治療性內視鏡會占有一席之地。」

菲律賓的女醫師阿梅拉‧ 肯(Amela Cam) 第一次來臺,與一旁的夥伴特別早進入講堂就座,上課時相當專注,深怕遺漏任何資訊,她分享:「這一次年會課程很廣泛,尤其很多實務分享,讓我受益良多。」

啟動年輕一代的善心與行動

第二階段分科座談,徐榮源副院長分享內容包括:海內外及偏鄉醫療、災難醫療、整合西醫與中醫、長照護理系統、往診、現代裝備、積極行善等,扼要精采,他表示,自己向世界各地的人醫夥伴學習到很多,也有許多不足的地方仍待努力精進。

「做人醫是很好的見苦知福的平臺,未來在偏鄉地區如何發現需要長照的人,國家的資源沒有這麼多,更需要結合大家的力量。在臺灣,醫師在醫院日夜在搶救病人,若這些醫師,尤其是年輕的一代,每年能利用休假出來一兩次,能啟發他們的慈悲心,找回行醫的初發心。同時思考,這些人力如何網羅結合,甚至能到醫師公會去召集,啟動善心及行動,往往比我們自己做還重要。」徐榮源副院長說。

徐副院長並分享,醫病間不僅僅是治療,還有溫馨的陪伴,它帶來的往往是無法估算的價值;一個曾經接受治療的病人,在經過三、四年醫護同仁及志工的持續互動與溫馨陪伴,不僅體重控制了,也開始茹素、戒菸酒,最後還帶動十幾位家人一起來付出。

緊接著,花蓮慈院許文林副院長分享二月六日花蓮大地震的搶救生命紀實,千鈞一髮之際,慈濟醫護人員、精舍師父、慈濟志工立刻動員的搶救過程,張張照片傳遞的依然是慈濟醫護及志工的大愛精神。「國軍官兵也投入救災行列,所有的毛毯都是由慈濟提供,衛生福利部也致贈感謝函,感謝花蓮慈院啟動大量傷患機制,召回醫護人力,在短短兩個多小時之內,救治了兩百多位傷患。」許副院長說。

馬來西亞沙巴的人醫邱士德(Kew Seih Teck) 拿起手機現場傳閱,手機上是一位七歲小女孩的照片,小女孩鼻梁左側有一個大腫瘤,眼睛已被腫瘤擠壓得變形。

苦難中有愛 心與心連結

互動分享時刻,來自馬來西亞沙巴的醫師邱士德(Kew Seih Teck) 馬上呼應。一上臺他激動地說:「我在沙巴很孤單,但是我還是在想到底怎麼做來幫助她們……」他索性拿起手機現場傳閱,手機上是一位七歲小女孩的照片,小女孩鼻梁左側有一個大腫瘤,眼睛已被腫瘤擠壓得變形,小女孩在馬來西亞沒有身分,他很期待有志一同的醫療院所一起來協助。他說,「我不會放棄的,至少以後我回憶時,我不會愧對自己,因為我曾經付出過,我盡力了……」許文林副院長立即起身回饋,可運用馬來西亞慈濟據點的資源,結合慈善與醫療的接力來評估如何解決。

「我從教堂認識佛教的慈濟……」伊拉克籍的哈菈醫師有感而發上臺分享,說明在苦難中人與人的互動真的很重要。她分享自己在約旦與伊拉克邊界,發現一位孕婦即將臨盆,卻沒有人願意救她,在這樣緊急的情況下,她當機立斷幫孕婦接生。人與人之間的緣分竟是這般奇妙,後來在約旦一次慈濟發放現場,一位婦人過來道謝,原來就是那一位孕婦。

承擔現場翻譯、來自加州的陳福民醫師勉勵她:「要自許為伊拉克第一顆人醫種子,回去後要啟發更多人,帶更多人來。」

從小跟著家人遠赴南非的溫聖鈞感同身受,他上臺回應說,「我在南非從醫十一年,這是我第三次回來,在南非也曾感受到孤單,但是每每背後這一群慈濟志工的熱忱,總讓自己感動。」

來自尼泊爾的蘇曼醫師(Suman Karmacharya) 感恩二○一五年尼泊爾地震時慈濟人的付出,他感受到全天下的人只要願意付出愛心,心跟心是可以連結在一起的。內科座談就在學員們踴躍發言之中,畫下圓滿的句點。

參與內科專題研討暨分科座談的人醫學員們專心聆聽講者報告。

尼泊爾的蘇曼醫師感恩二○一五年尼泊爾地震時慈濟人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