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難民的親吻擁抱與祝福【人醫心傳第177期 - 微光心語】

文、攝影/鄒牧帆 關山慈濟醫院中醫科住院醫師

中醫團隊合影,左起王威醫師、吳森醫師、何玉玲護理師、鄒牧帆醫師、游美雲師姊。

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天,我能將中醫的治療與觀念,帶到一個需要飛行十六小時二十六分,跨越五個時區,距離臺灣中心八千二百一十九公里遠的地方。

這個地方叫約旦,它位於阿拉伯半島西北角,北鄰敘利亞、東毗伊拉克,南接沙烏地阿拉伯,西與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為鄰,是阿拉伯世界的心臟地帶。不管從國家的名字還是地域看起來,都帶著些許戰火繚繞的煙硝味,以及屬於阿拉伯世界的神祕感。這不是能輕易到達之處,而其中的敘利亞難民營更不是一般人能造訪的區域。

身為慈濟大學學士後中醫學系第一屆畢業生,我何其有幸,在關山慈濟醫院中醫科工作的首年,能以初出茅廬的新手姿態,獲得參與臺灣慈濟人醫會約旦義診的資格。

這是冠上許多第一次名號的義診行,不僅是我個人第一次參與海外的義診、第一次到訪風土民情與臺灣大相逕庭的國家,更是人醫會中醫團隊首次參與約旦義診的挑戰。許多別開生面的第一次堆疊起無數的不確定性,讓我初起有些隱隱不知所措和戒慎恐懼的不安,而後強大的中醫團隊成員隨即安撫了我的不安。義診經驗豐富、醫術和醫德相映成輝的吳森醫師,提點了許多義診需要注意的細節,以及治療成效迅速的針灸穴位,讓我在面對病人時,可以臨危不亂。同樣義診經驗豐富,來過中東國家,會一點阿拉伯語,親和度跟工作能力同等堅強的玉里慈濟醫院護理師何玉玲,有她作為樞紐,大大加速了整體運作的順暢。還有現居約旦,來自河南的王威醫師,不僅共襄盛舉此次活動,分享在當地的治療經驗,更是大家仰重的阿拉伯語翻譯。非常感恩有如此陣容堅強的中醫團隊,貼切的演繹眾人合心、和氣、互愛與協力的精神。

貝都因帳篷區的生活環境。

不管是貝都因帳篷區還是阿紮來卡難民營,我看著行程表,透過文字無數次想像現場的模樣,等到真正踏上那塊土地時,卻依然被困苦的環境所震撼。比想像中的落後還要更落後,貝都因帳篷區游牧民族所使用的帳篷,甚至連遮風擋雪的功能都不完全。木頭支架撐起的布棚,沙石地上鋪條毛毯既是客廳椅墊也是臥房的床墊,與外界相應的環境並不是時髦文青追求的大地系簡約生活,而是為居民帶來一身揮之不去的病痛。

晝熱夜冷的大溫差,時常躺臥在地上,加上女人多產,男人多勞的生活,令高比例的居民都有關節疼痛甚至關節變形的問題。

我很感恩這些居民及難民,願意給聞所未聞的中醫一次治療的機會。在阿紮來卡難民營時,一位從第五區遠道而來,因為雙肩關節疼痛長久夜晚無法入眠,肩關節的活動範圍受限,連穿衣服都十分困難的婦女,接受針灸治療後,雙肩關節不痛,雙手可以接近正常活動範圍時,她眼眶含淚的對著翻譯人員莉莉師姊說:「我沒有讀書,是個無知的人,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的感謝。」對於她後續說了三分鐘長的阿拉伯語,莉莉師姊只簡單告訴我一句:「她把她所有會的感謝跟讚美詞全部說了出來。」在治療拔針後,她所有的感謝化為一個給我的溫暖擁抱,以及臉頰上的親吻祝福,當時我內心澎湃地感動其實是筆墨難以述說的,進而深刻體認到什麼是施比受更有福的喜悅。在約旦義診期間,我獲得許多的親吻、擁抱與祝福,溫柔地輕撫掉壓力帶來的疲累感。

親吻與祝福鄒牧帆醫師的阿紮來卡難民營婦女。

在阿紮來卡難民營時,因為營區的時間限制,中醫團隊邊收拾著物品邊分秒必爭的趕著進行治療。對於無法看完所有等候民眾的心痛,轉身離開時舉步維艱的沉重感,成為我人生中一幀無法輕易磨滅又萬分無奈的黑白畫面。

隔日於難民進修中心義診開始前,游美雲師姊帶領大家合唱〈祈禱〉,祈求當天義診能順利,祈求能幫助到更多需要幫助的難民時,我一邊唱著一邊控制不住從眼角滑落的淚水,從來沒有這麼真摯又懇切的期盼過,希望眾人的信念能上達至天聽,希望今日帶著苦痛而來的民眾,最終帶回的是快樂。期望我可以竭盡所能的發揮,讓烏雲暗翳從他們的臉龐散去,展開雨過天晴的微笑。就在那個時刻,我深刻體認到了在披上白袍時所宣示的大醫精誠內容:「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願普救含靈之苦。」

靜思語:「服務人群是造福,從中學習是修慧。」這趟約旦的義診之旅,不僅讓我身體力行的造福修慧,更讓我能窺探一點「大慈與一切眾生樂,大悲拔一切眾生苦」的涵義,領略拔苦予樂的慈悲之心。我帶著無數人的祝福前往約旦,更帶著無數人的祝福返回臺灣。相信這樣的一段好因緣,能成為我在未來中醫路途上精進向前,永不止息的推動助力。

鄒牧帆醫師( 左) 的女性醫師身分,讓保守的穆斯林敘利亞難民婦女願意用針灸擺脫病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