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態修行的幸福【人醫心傳第176期 - 特別報導2】

文/傅進華 臺中慈濟醫院教學部副主任暨神經內科主治醫師

攝影/陳麗雪

證嚴上人叮嚀我們:「有苦的人走不過來,有福的人就要走過去。」這一路走過去,就是四千公里之遙;路很遠,但心很近!

凌晨時分,臺灣的三十七位夥伴終於抵達位於印度洋上的珍珠:斯里蘭卡。大夥絲毫不敢鬆懈,因為再過五個小時,我們將展開此行最重要的任務――義診,希望能將這分關心與愛,帶給這裡身體有病痛的朋友們。

可以沒有化妝品,但不能沒有微笑!這就是我第一眼所見到的斯里蘭卡。雖然經歷了大海嘯的侵襲及經年內戰的傷害,生活環境與物資條件都不佳,但從「脫掉鞋子,彎著身體走進診間看診,然後雙掌合十感謝我們,微笑滿足地離去」來看,我知道,熱情純樸的佛教子民,依然是樂天的,並且懂得感恩。

從當地醫學生(他們是志願的翻譯,是我們和一般民眾的橋梁)的口中得知,當地的公立醫院可以提供醫療服務,且收費較便宜,但大部分的藥物還是得自己購買,而且公立醫院不多、距離又遠;雖然也有私立醫院服務,但醫療收費,卻是大部分從事茶葉與橡膠園工作的人們無法負擔的。

我和臺灣人醫會唐龍文醫師及新加坡三位醫師,負責一般內科的診療,一到現場,就被滿滿排隊等著看病的鄉親給「嚇」到了,我知道這三天的任務,一定非常「幸福」。果然,三天下來,義診團隊總共診治了四千一百零三位鄉親,其中一般內科有一千四百五十七人次,平均一位內科醫師,一天需要診治一百位病人,這種被需要的感覺,一直是支撐著我,讓我充滿能量的動力來源。

來看內科的人數非常多,臺中慈院神經內科傅進華醫師仔細診治,並盡所能提供易懂的衛教常識。攝影/郭靜儀

這幾天診治最多的病人,是遍布全身經年的疼痛,與一再復發的皮膚病,這當然與他們從事勞動與環境因素有關。透過翻譯,我試著給予相關的衛教,並施予藥物及藥膏治療,幫助有限但祝福無窮。身為神經科醫師,我也遇到了幾位相關的病人,一位是因罹患腦炎後併發癲癇症的小女孩,一位是腦性麻痺有癲癇的小男孩,幾位長期頭痛婦女,還有一位中風的老人家,我試著用易懂的方式,提供現有的藥物,並給予相關的醫療常識,且囑咐一定要回到當地的醫院長期的追蹤,雖然我能做的真的不多,但我的關心與祝福,希望能讓這些受苦的鄉親,感受到愛與希望。

能夠成就圓滿的義診,一切都是最好的因緣。感恩新加坡慈濟人醫會,長期在當地的陪伴,與這次周全的事前勘察準備及完善的後勤補給,讓我們有堅強的後盾,可以放心的「衝鋒陷陣」。也感恩隨行的師兄師姊,在我們最疲憊時,總是可以讓我們展開笑容與敞開心房。還有忙到沒有時間吃飯與喝水的藥師菩薩們,鎮守最後一道愛的堡壘。我感受到,大夥身體很累,但心很滿足,我們一同在菩薩道上修行,一起應三千大世界眾生之苦而走入人群,義診是種動態修行,如同地藏王菩薩所言「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感覺,我們用心去做,藉由「做」來實現這小小的修行。

就在離開那一刻,我看見一位婦人,充滿笑容一一地向隊伍中眾多的醫護人員合十感恩與道謝,霎時,我感到慚愧與不捨,我所做的僅是一丁點身為醫師的本責,而且給的不多,但卻得到妳滿滿的感恩與深切的祝福,我又再次的體悟茶道「一期一會」的真諦,這次的相會,也許是一輩子只有這一次了,但你們的微笑、真誠與知足再次度化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