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行佛法在人間 林俊龍 vs 何日生【人醫心傳第144期 - 明師講堂】

〈二○一五國際慈濟人醫年會課程〉
整理/李懿軒、黃秋惠

慈濟醫療志業林俊龍執行長與慈濟基金會人文志業發展處何日生主任,在二○一五國際慈濟人醫會年會九月二十八日課程中,以醫者與學者的角度互動分享,展開一場「佛法在人間」的對談。

二○一五國際慈濟人醫會年會課程「佛法在人間」,慈濟醫療志業林俊龍執行長(左)以及慈濟基金會人文志業發展處何日生主任進行對談。攝影/周幸弘

林俊龍執行長( 以下簡稱「林」):
何日生師兄最近幾年來努力在進行一項學術上的研究,那就是「慈濟學」,大家都知道明年我們即將慶祝慈濟五十周年,而證嚴上人這五十年來所作所為始終依循「為佛教,為眾生」這六個字。我個人是從事醫療工作的,學醫的人講究的是客觀,凡事要有證據,在課堂上學的一定要能夠應用在病人身上,這才是醫學;而學佛,多是比較主觀的,很多是理論方面的議題,比較抽象。所以,醫學與佛學,這兩者怎麼結合?

首先我要問何師兄,到底佛教跟其他宗教有什麼不一樣?我知道我們在座有很多人來自不同的國家,菲律賓天主教徒最多,馬來西亞多是穆斯林。

覺有情的真如本性

何日生主任( 以下簡稱「何」):
大家下午好,佛教跟其他宗教有什麼不同?首先,我覺得佛教是一個「自力」的宗教,靠自己,相信自己本是佛,上人常說我們每個人都有真如的本性,在「靜思晨語」時也不斷強調這點。

基督教或伊斯蘭是承認有一個主宰的上帝或阿拉,由祂來決定你是不是上帝的選民,基本上是「他力」,是透過一種對上帝或阿拉的信奉、禱告、理解,祈求祂跟你的心能夠共鳴。佛教則是「自力」,相信靠自己的力量都能有覺悟的本性,只要透過努力,不管是濟弱助貧或各種慈悲的行動、菩薩道的實踐,逐漸走向覺悟的路,它是一個很自力,分享嘗試的力量。

我覺得佛教第二個很不一樣的點是,佛教是一個有情的宗教,它強調「情」。其他宗教也有講情,但佛教的「情」很特別,是上人一直跟我們講的「覺有情」,覺悟有情是一種長情大愛。上人常跟我們講佛陀成道的故事。當年淨飯王為了不讓兒子悉達多出家學道,給他的宮殿是冬天溫暖夏天涼,不見人間疾苦。所以當悉達多王子出宮看到人間各種苦相,人會老,會死去,他很震撼。

佛陀在《增壹阿含經》裡把「四種姓」( 古代印度的種姓階級制度) 的來源講得很清楚,覺得人不應該不平等。佛陀不捨眾生,決定出宮修行,他開悟之後,是從他最親的人開始教化,所以佛教是非常有情的理念,它是強調感情,但不是小情小愛,而是如上人說的「拉長情,擴大愛」。

佛教的第三個特點,其實很理性很科學,也經得起驗證。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美國的骨髓移植專家李.哈維爾博士(Dr. Lee Hartwell) 是位於西雅圖的佛萊德霍金森癌症中心總裁。當他來見上人時,先告訴我他在學佛教,因為佛教很科學。佛教是強調理性思維,以理性去理解宇宙的道理,因緣生法、成住壞空。

因緣生法,一切都是因緣所造就,沒有本質,空,不是沒有,是指沒有本質的意思,衣服裡面是空的,所以我們能穿;杯子是空的,所以能夠喝水。所以惠能大師才說:「世界虛空能含萬物色像」、「世人性空亦復如是」。

上人也講什麼叫作「真如」?就是我們的心跟宇宙的所有真理都能和合就是真如,真如的追尋是佛教很重要的一個意義。你能感受到做慈濟的歡喜,這是很真實的,然後你因為做慈濟而改變,這是真實的改變,所以宗教一定有具體的經驗,要去驗證。人間的道場裡處處在驗證你做為一個佛教徒、你做為一個慈濟人,你有沒有歡喜?你有沒有改變?你有沒有去除習性?所以佛教也是很重驗證的。

例如大家參加人醫會去義診,「苦既拔已,復為說法」,有改變嗎?有的。辦義診改變了病人的身體變好,心也改變了,而大家從事志工工作也變得身心健康,這是明白確切的證據!

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李. 哈維爾博士(Dr. Lee Hartwell) 伉儷於二○○六年到訪,前排右起:基金會林碧玉副總、哈維爾伉儷;後排右起:花蓮慈院高瑞和院長、林欣榮前院長、韓鴻志醫師,與何日生主任。攝影/曾慶方

苦空無我,醫療印證因緣果報

林:學者專家回答起問題,滿是學問,那我做醫療的沒有那麼多學問,跟大家簡單分享我認識的佛學。佛陀在兩千五百多年前誕生、出家、成佛,我理解到了「三無」:人生無常、五蘊無我、因果無爽。上人常常告誡我們,「到底是明天先到,還是無常先到?」我們都不清楚,唯一確切的是無常就是變,人生一直在變。

此外,如何師兄所提,所謂「空」不是沒有,五蘊( 色、受、想、行、識) 談的是「無我」,這在醫學上其實是非常正確的,所謂一個「人」的身體系統,所有的元素都在身體裡面,像鐵、鋅、鈉等,這些元素如果花錢買,一公斤不用多少錢,但卻能幫助維持身體內部的運作,而從外觀卻看不出任何變化,身體裡面找不到「我」。

舉個例子,什麼是汽車?輪子是汽車嗎?不是。方向盤呢?也不是。但所有零件通通加起來,就是一部汽車,是可以開的,但是你缺少這個部分、那個部分,開起來就有問題。

而「無爽」,談的即是「因緣果報」,這也能印證在醫療上。我們醫師做診斷一定要找到病因,如果沒有找到病因,那這個治療一定沒有效果,即使有效果也是短暫的,像是發燒時就給退燒藥,但沒有去找到為什麼發燒的原因,一定沒有辦法根治。也就是說有因會有果,有結果可以回溯找到原因。但很重要的,回過頭來說,「萬法唯心造」;我們常說,如果你是心如菩薩的話,看每一個人都是菩薩,心如惡魔的話,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像是要找你麻煩,這說出了「心」的重要性。

在接觸佛法的過程,自己也去看了一些書,一知半解,請大家不要取笑,《心經》、《金剛經》、《六祖壇經》、《八大人覺經》是我最喜歡看的書。「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心經》的經典,如同何師兄提及,空不是沒有,其實空包含一切。

《金剛經》也一樣,「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所有的東西歸整起來都包含在那個「空」裡面。《六祖壇經》更是值得看,大家記不記得神秀法師的偈言:「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而惠能大師回應:「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禪宗說「盡在不言中」,中國人常說「口頭禪」,但講了一大堆都沒有用的,就醫療來說,最重要就是要在病人身上發覺病因,對症治療。所以我常說,西醫也好中醫也好,能夠把病治好就是好醫師。

何師兄也提到,佛陀成道以後先對他的五個弟子講「四聖諦」――苦集滅道。換句話說,人生是苦,苦來自那裡?來自我們的欲望,你只要消除、消滅那個欲望,你就走向成佛之道。這是我粗淺的理念,跟大家分享。

不過我看現在人生百態,滾滾紅塵災難這麼多,特別是現在世界上到處都是災難,我們一樣是罪深分子業無窮啊。慈濟志業,上人這五十年來就是想破除這樣的一個景況,所以提倡「靜思勤行道,慈濟人間路」。

上人的師父印順導師說:「利他為上,淨心第一」。依我個人的看法,上人把強調成佛在人間的「人間佛教」更推進一步,慈濟是「力行佛教」,就是對大家最實用的一句話:「做就對了!」我們把自己的心顧好,然後要做利他的行為。依我看,這就是慈濟最不同的地方,這個就是為什麼我被吸引來到慈濟的原因。

因為上人提倡我們要「內修誠正信實,外行慈悲喜捨」,而醫院就是非常好的修行道場;我們一方面從事醫療專業,另一方面以正念祈福,修心養性。

二○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於慈濟論壇「環境與宗教研討會」,牛津大學宗教人類學教授彼得‧ 克拉克專題演講「宗教於環境保護的重要角色」。攝影/張進和

重實踐,貼近原始佛教

接下來,我要請教何日生師兄,從您研究的觀點來看,在佛教裡面,慈濟又有怎麼樣的不同?

何:如果我講得太過抽象,請各位諒解。牛津大學佛教研究中心的創辦人龔布齊(Richard Gombrich) 教授在他七十八歲時來花蓮見過上人。他發表過一篇論文( 二○一三年)(A Radical Buddhism for Modern Confucians: Tzu Chi in Socio-Historical Perspective) ,談原始的佛教、當代的儒家,他把佛陀跟上人如此相似,將近十個點分別羅列,他認為上人體現了原始佛教的精神,也展現了當代儒家的智慧。龔布齊教授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印度佛教的大師,一輩子研究印度佛教,直到晚年看到姚玉霜教授寫的關於慈濟的一本二○一二出版的書《作為入世佛教的臺灣慈濟:起源、組織、訴求及社會影響》(Taiwan,s Tzu Chi As Engaged Buddhism: Origins, Organization, Appeal and Social Impact. Global riental/Brill, May 2012)。

姚玉霜教授的指導教授彼得‧ 克拉克(Peter Bernard Clarke, 1940-2011),也來過慈濟三年,很可惜於二零一一年七十歲時往生。龔布齊教授看了彼得克拉克的學生姚教授寫的這一本慈濟的書,很震撼,開始研究慈濟,研究臺灣當代的佛教怎麼展現。他說佛陀的時代很清楚,注重道的實踐,佛陀的弟子是能夠體解苦集滅道,了解十二因緣,能夠修三十七道品,你要正念、正思維,你要能夠貪嗔癡都能夠斷除,就是阿羅漢。所以,涅槃第一個境地就是清淨,清淨無染,你的心不被貪嗔癡給占住,那就是第一個清淨涅槃的境地。

所以佛陀很重視實踐,重視道的實踐,你要不斷地勤行,去把它實踐出來,慈濟也是,上人教導弟子都是要重視道的實踐,所以上人教導我們守十誡,《三十七助道品》、《水懺》、講忍辱的《人有二十難》,都是在教我們在生活中怎麼去實踐,在人間中怎麼實踐。

涅槃不離世間,在當下

佛法跟人間怎麼畫上關係?一般以為佛法好像是追求涅槃,往生以後才能得到涅槃,而上人在講《無量義經》就說過:「涅槃,在當下」,一個欲念不生,愛心不滅,當下就是涅槃。

上人說:「真如本性,與萬有真理合一。」我覺得這句話是很科學的。上人常講「真如本性本是無為法」,真理是無形無相,看不到的。各位,我們坐在這裡,有地心引力對不對?地心引力看得到嗎?看不到,對不對?

「無為法」與「有為法」可以用一顆圓球來比喻說明。比如一顆圓球的形成有兩個概念,一是圓的概念,第二它是一個有形體的球,這兩者結合起來才成為是一顆圓球。當球破掉,變扁了,圓球還在嗎?圓的概念還在不在?圓形的概念無所不在,存在於像銅板、時鐘等各種圓物體裡面,所以《心經》講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即」表示「不離」,以圓球比喻「色」,「色」不離「空」,「色」不離「圓形」,如圓球一定要有圓形的概念,圓形是空,無形無相;但是空也不離色,請問各位,圓形還在,但虛空中能看到圓嗎?虛空中能抓住圓嗎?不能。你在圓球中看到圓,在銅板裡看到圓,圓的形、圓的概念,但虛空是看不到的,所以空不能單獨存在,空不離色。所以,涅槃不離世間,世間有涅槃,清淨不離世間,世間有清淨。

所以上人教導我們「無為法,無形無相」,就像人活在人間,如這個球,身體死了,我們還能留下什麼?如這個圓球破了,還留下什麼?答案是,圓的概念還在,那個永恆的圓還在。也就是說,人雖死了,但慧命常在。

所以上人不斷說真理是永恆的,生命是短的,但是藉假修真,藉有形的人間來修無形的無為法的真理真如。所以其實佛法不離世間輪轉,一定要在世間裡把握涅槃、把握空性,如同在「有」當中把握那個空的圓一樣,所以有為法、無為法兩者不離,就可以從這個道理看得出來。

二○一四年十一月於印度浦那(Puna) 舉辦的「印度國際佛教研討會」,代表慈濟與會的何日生主任( 右) 致贈結緣品給龔布齊教授。攝影/ 普明(Pravin Bhalesain)

譬如船師身有病,若有堅舟猶度人

執行長出了個大考題,說慈濟跟其他佛教有什麼不同?我的一點點涉獵是,佛陀講經說法四十九年,以佛法與智慧讓你體現理解真理、實踐真理;例如,佛陀講藥師經,要人身體健康,心靈潔淨,物質豐厚,所以佛陀的理想中,人間要美好的、身體要健康的,那是他當時的理想,但不是現實。

而我覺得上人體現了佛陀時代的人間理想,因為慈濟人真能解決世界的問題,慈濟進入社會的問題,進行改革,在改善別人當中,同時淨化自身,也就是利他度己。所以《法華經》強調三乘歸一,也就是說「聲聞、緣覺、菩薩」都會轉向佛乘,但是不走菩薩道是不會有覺悟的,雖然我們都不是完美的,我們還沒有到清淨的境地,而是像《無量義經》所說「船夫身有病」,但「船身堅固能度人」,我們靠著佛法,靠慈濟的法船,我們能度化他人,同時度化我們自身的缺點。

記得我在寫《無量義經》論文時,曾跟上人請法,我問:「上人,《無量義經》開講的時候都是諸大菩薩在聽,都是覺悟的人在聽,好像覺悟的人才能夠走菩薩道,要完美才能救人?可是經文又講『譬如船師身有病,若有堅舟猶度人』,就好像講我們今天的凡夫都有病,可是我們一樣在傳法、一樣在救助人,人救得越多我們就越健康,這是為什麼?」

船夫有病,仍願意划船載著乘客到彼岸,當乘客上岸,船夫也上岸了;所以度盡眾生,你一定會證菩提;你幫助眾生越多,你一定會證菩提的。所以光目女在《地藏菩薩本願經》裡有講,她不顧自己的生命,寧願母親先離開地獄,菩薩答應她,而跟母親同時受苦的地獄中人通通得救治。乘此法船度眾生,不是只有自己得救,光目女先救他人再救自己,這是上人很重要的理念,我們先救他人也能救得自己,也符合師公(印順導師)講的「淨心第一,利他為上」。

林:在醫療上,我們怎麼實踐?慈濟給我們「實用的佛法」,我們的作法就是,慈濟醫療志業恒持以病人為中心的理念,我們要親身去體會,做就對了。重點在「參與」,也呼應上述《無量義經》經文,船夫雖然身有病,般身堅固仍可度人,到彼岸以後自己也上了岸。

我們的醫療同仁、人醫會的成員,常去院外幫民眾或病人健康篩檢、貧病者打掃居家,也教他們運動促進健康,凡事以病人為中心。有如大家去濟貧、義診,在幫忙病患的過程,其實獲得最多的是我們這些在座的醫護人員。所以,我們最希望所有參與慈濟醫療的人能夠快快樂樂的成長,闔家幸福,因為家庭是很重要的,一個人是不夠的,一定要一家人都來,輕安自在。

另外,我覺得上人就是言教不如身教的典範,你講了一大堆,同仁不一定聽得懂,而我們身在慈濟,總看到上人的身教示範,最好的老師在這裡,數十年如一日,讓我們去體會「感恩、尊重、愛」,慈濟醫療志業的理念也在日常生活中施展開來,這就是我們的福報。

慈濟要五十年了,慈濟醫療從一九七二年在花蓮市仁愛街義診開始,人醫會也算有四十三年了。我們要來討論一下,怎麼樣子能夠讓慈濟的醫療永續經營再經營?

林俊龍執行長於一九九七年到訪菲律賓獨魯萬義診,下圖為林執行長二○一三年率隊到災後的獨魯萬義診發放。

醫病醫心,人醫人師

何:上人在一九八六年創建慈濟醫院,院內即有「佛陀問病圖」,依《雜阿含經》可知,佛陀即是大醫王。上人一開始創立醫院時,就把大醫王放在一個最高的位階,如《雜阿含經》所說,「有四法成就,名曰大醫王者,所應具王之分。何等為四?一者、善知病,二者、善知病源,三者、善知病對治,四者、善知治病已,當來更不動發。」

大醫王醫身、醫心,是同時不分,不是「我只醫病,心,我不醫」,不是。所以上人用很多時間跟大家分享「苦既拔已,復為說法」,不只要當醫師,還要當人醫,還要當人師,人師就是具佛性,上人對於大醫王這樣的理解是完全符合原始佛教的教義,也是完全符合佛陀的精神,認為大醫王就是覺悟的、精進的,醫病醫心。

古時的央掘魔羅是一個很帥的年輕人,跟著婆羅門學習,但因為一場被陷害的誤會,婆羅門心存報復,誤導他說,「你殺一千人並且切下他們的手指串在一起,就可以生梵天了。」他誤信讒言連殺了九百九十九人,最後竟然連看到自己的媽媽都想殺,後來佛陀示現,讓他悟道,央掘魔羅放下屠刀立地就覺悟了。《央掘魔羅經》中,佛陀對央掘魔羅說:「我斷除無量煩惱,為大醫王。」所以大醫王一定要修行,要斷除無量煩惱,「汝等當從我受,我當示汝如來之藏。」

上人講如來之藏,如來藏是指「染跟淨同時存在,但是我們清淨是在污染中能夠不斷的體現清淨的本心」。如來藏是說像黃金藏在污垢裡面,不妨礙黃金本身的質是那麼的好,只要把污垢去除,如來本心就出來了,這叫如來藏。所以其實剛剛林執行長說的很多的這些醫療故事,都是這樣,醫院是道場,體現苦集滅道,醫師、護理在最苦的地方修行。

苦集滅道,醫療的苦是你修行的苦,像志工也好大醫王也好,都在這裡修行,都是如來藏,在染污中修行,如蓮花出淤泥。不是「我很棒,我要去付出」這樣的想法,不是,而是如上人一再強調,你要向眾生學習,你與眾生都能夠得好緣,你能夠度他,你就長養慈悲,慢慢地你的佛心會顯現。這就是如來藏。在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之中,來成就一個大醫王,成就一個覺者。這是我覺得慈濟醫療在苦中體現道,在無常中體現正道的最好之修行方式。

林:感恩何師兄,幫我們理清很多在佛學上非常困難的問題。我跟上人也跟各位說,我們怎麼做到參與的人越來越多,永續經營?第一,是慈濟讓我們見苦知福,我們看到那麼多的苦,就知道我們是多麼有福報。第二,則是投入國際救災義診的試煉,最近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四月尼泊爾大地震之後的即刻啟動、全力救援。

還記得我在十八年前曾到菲律賓獨魯萬去義診發放,跟當地小朋友合影的照片上印著日期是一九九七年一月三十一日;十八年後,我再到獨魯萬義診,見到了當年的那個小朋友,已經長大了,讓我非常感動。就是因為看到世界上有悲苦的人需要我們的協助,所以我們有慈濟能夠讓我們去參與去體會,感受施比受更有福,真是太福報了。我們還有許多想與大家分享的,可惜時間有限,期待明年於人醫會上與全球人醫成員再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