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75期 - 全球人醫紀要】臺灣 金門

醫到金門十八載

2018.06.02-03
文/廖唯晴、黃沈瑛芳、周綉珍、張嫦娥

六月第一個周末,北區人醫會召集人暨臺北慈濟醫院副院長徐榮源帶領醫療團隊與志工共一百三十人,展開每半年一次的金門二日義診行,提供離島居民醫療服務。

慈濟北區人醫會金門義診行,百位醫護及志工跨海為離島居民貢獻良能。攝影/王占籬

相較過往資源貧乏,近年來,在政府醫療在地化政策推廣下,金門縣居民的醫療品質已大幅改善,享有較優質的照護環境,但仍有缺乏專業醫護的情形,因此本次義診仍盡可能提供各專科門診,包括:牙科、皮膚科、泌尿科、復健科、胃腸肝膽科、眼科、家醫科、中醫科、耳鼻喉科。

六月二日上午團隊搭機抵達金門,約七十多人隨即轉往水頭碼頭,搭船直驅俗稱「小金門」的烈嶼鄉,在東林社區、青岐社區,還有后頭、埔頭社區進行定點義診,另有三十多人則前往位於金門本島的松柏園老人長期照護中心服務。把握義診因緣,隔天(三日)也安排了往診關懷,以及赴晨光教養家園為院生洗牙的行程。

眼科楊韻祥醫師在東林社區為民眾仔細檢查眼睛。攝影/王占籬

肝膽腸胃可立刻照超音波
有需要即連線臺北確診

兩天的時間,醫療團隊分別在大金門、小金門定點診療。胃腸肝膽科專長的徐副院長發現許多因喝酒導致肝病、逆流性食道炎的病人,除了仔細衛教外,也利用長庚醫院蘇銘堯醫師的攜帶型超音波為七十八名患者做檢查,發現異常者,主動給予一份清楚的檢查報告單,讓患者可以帶著單子前往當地診所進一步診療。

科技進步,即使在遠地義診,也彷彿天涯咫尺般便利。徐副院長分享,一般灰指甲都長在腳上,但一名前來求診的三十歲年輕女性卻是兩手有著灰灰厚厚的指甲。他用手機拍下照片,即時傳給臺北慈院皮膚科王淳樺主任確認,配合現場皮膚科醫師診斷,確定患者的手感染灰指甲。他提醒患者:「拿到比較強的藥要照醫囑使用,也要注意肝功能。」詳細的說明與處置讓鄉親感到窩心,直道感恩。

眼科區,臺北慈院楊韻祥醫師跟一位近九十歲的爺爺比手畫腳、盡力溝通,原來爺爺有嚴重重聽,白內障也非常厲害,幾乎聽不到、看不到,所幸在志工的協助下順利溝通。去過臺灣各偏鄉義診的楊醫師,第一次參加金門義診,他分享,「金門生活環境對於人體的健康維持還不錯,人少空氣好,又有足夠的運動、活動空間。所以常見的都是眼睛乾澀、癢、疲勞,我們給予藥水治療外,也提供詳細衛教資訊。許多年長者的白內障沒有想像中嚴重,只要戴墨鏡、保護眼睛、做好防曬,再用藥水治療即可,很少有像爺爺這麼嚴重的患者。」楊韻祥醫師請當地志工協助將爺爺轉介至當地醫療機構接受手術,並規畫後續的醫療照顧,讓他未來能享有較好的生活品質。

臺北慈院許雅婷中醫師在跟患者聊天的過程中,了解到居民的辛苦。「小金門只有一間衛生所跟每週一次的中醫師駐診,加上駐診時間是中午前,要工作的居民常無法配合時間看診。」許多從事勞動工作的患者都有長期痠痛的情形,許醫師用針灸、拔罐、推拿治療,她說明,「在臺灣,這種患者一週要治療兩三次,但金門居民大部分時間只能忍耐,或到衛生所拿長效型消炎止痛藥,所以看到我們來非常高興,畢竟多一次就醫機會。」雖然一次短暫的治療,無法根除問題,但卻讓居民得以舒緩一段時間,每個人笑呵呵的向醫師道謝。

松柏園老人養護中心義診,整套牙科設備隨人醫團隊空運抵達,為住民提供完善診療服務。攝影/江昆璘

良醫齊聚松柏園
主要洗牙加復健及皮膚科

另一路義診人馬來到松柏園老人長期照護中心,服務約九十五位長者。

徐副院長說明,「松柏園收容許多失能者,平時有內科醫師照護。前次義診發現有牙科需求,但人手不足,這次特別派了三位牙醫,來幫五十位住民洗牙。」松柏園薛月鳳護理主任帶領人醫會成員參觀,讓徐副院長相當讚賞。他表示,這裡鄉親的身心靈都被照顧得很好,設備也很完善,只是照顧員主要來自臺灣、大陸和外籍人士。目前專業護理人員仍缺乏,應該要想辦法讓當地人願意留下來。

慈濟人醫會去年第一次來到松柏園,除了牙醫,北區人醫會隊長林俊傑醫師還觀察到住民有復健科及皮膚科的需求,因此邀約這兩科醫師前來服務。而為了讓長者有更舒適的醫療環境,也特別邀請牙科管線機動志工吳啟明與團隊前來,架設兩臺輪椅輔助器,讓看診的長者免受搬動搖晃的不適。

眼科郭鳳如醫師自費準備燈具,逐一為松柏園臥床長者檢查眼睛。攝影/江昆璘

第一次參加慈濟義診的眼科醫師郭鳳如,考量看診所使用的機器燈又大又重,無法帶來為長期臥床行動不便的長者做檢查,於是自費購買手持式細隙燈具,供此次義診用。「希望能多為苦難人做點事。」就見她拿著小型眼科細隙燈,逐樓層的去為長者們做診斷。

來自員林的復健科醫師林炯郁,在一樓為車禍受傷的住民推拿;高雄的皮膚科曾慧文醫師,在中心護理人員引領下,前往各房間為行動不便的長者做檢查,並細心記錄用藥的情形再予給藥。他們都是應林俊傑醫師之邀前來義診的大醫王。

家住臺南新化的護理師蘇伊文是花蓮慈濟科技大學護理系公費生,去年畢業後任職臺北慈濟醫院急診部,到職不久即報名義診,卻因沒有排假臨時取消,今年看到公告就趕緊排假終於成行。服務中,她深深感覺老人家需要關懷。「一位奶奶會重複講話,也不太記得自己講些什麼,我們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她一直握著我的手,好像有很多話想要跟我說。」長期在外地工作她表示,回去之後要多用時間來陪家裡面的長者。

身為金門地區義診團隊的領隊,林俊傑醫師期望藉著義診活動,接引更多的有心人士齊來共襄盛舉,也期望金門本地志工能早日茁壯,共同落實社區照顧。

來自員林的復健科醫師林炯郁為因車禍致下肢不適的長者推拿。攝影/江昆璘

往診關懷 做長者的精神依靠

三日一早,眾人前往淨灘後,徐副院長與一組人醫團隊前往十一家關懷戶進行探視。「最近好嗎?護理師先幫你量血壓。」醫護人員看著九十七歲洪老先生的藥單,聽他分享生活瑣事,非常開心。老先生的鄰居看到這畫面,笑著說:「這麼多人陪他聊天,應該是洪老先生一年裡最多話、最快樂的一天。」

來到同樣九十多歲的林老先生家裡,徐副院長熟稔的跟他打招呼。這是徐副院長跟林老先生的第三次見面,他說,「第一次見到林老先生時,他太太往生,第二次去,就見他坐在牆角,至少瘦了六公斤,讓我很不捨。這次見面雖然沒以前憂傷,但好像又瘦了。」除了身形消瘦,林老先生也因胃口差、營養不佳導致下肢水腫、併發傷口。徐副院長為他換藥,醫療團隊則教導外傭照顧方法。

關懷途中,醫療團隊見到一名一百零五歲的老奶奶抱著曾孫子坐在家門口,身體相當硬朗,但前陣子不慎跌倒,臉上傷口未痊癒,便送一條藥膏給她,收到祝福的老奶奶覺得非常歡喜。徐副院長分享,「金門的建築物、硬體設備都很完善,超過一百歲的人瑞也很健康,但軟體部分,就需要靠上人慈悲智慧的方法去改善。」這些軟體就是陪伴,如果能在當地啟發人醫菩薩及培養志工團隊的投入,對金門年長者將是非常好的精神依靠,這也將是未來人醫會的努力目標。

徐榮源副院長除了參與東林社區定點診療,也赴松柏園探視住民,並帶隊進行往診關懷。圖為徐副院長為關懷戶林老先生的足部傷口換藥。攝影/王占籬

洗牙加碼衛教 晨光照護員用心學

三日早上,另一路有二十幾位人醫會成員前往「晨光教養家園」,為二十四名園生提供洗牙服務,延續這起自二○○五年的緣分,十多年來從不缺席地守護晨光孩子們的牙齒健康。

就在志工忙著架設牙科診床之際,牙科蘇國祐醫師在對面房舍把握時間進行口腔衛教,十幾位照護員各個專注聆聽,透過貼近實際需求的提問與回答,不僅幫助記憶,更有助於運用到照護工作上。

蘇醫師說,園生沒有共知能力很難照顧自己,也不知道吃完飯後要漱口刷牙,一定要由照護員來照顧。因此,要讓照護員明白,照護園生口腔衛生的方式和平常人不一樣,需格外用心。其實,口腔衛生教育最重要的就是刷牙。由於口腔中有些細菌會跑到心臟或是其他器官而受到感染,所以不要讓口腔存留太多細菌是重點。還有很重要的,就是他們若能做好正確的刷牙動作,將牙齒保留下來,就能攝取均勻的營養,身體會比較健康,由此可見刷牙的重要。

晨光教養家園照護員李良云嫁到金門已有十年,目前利用晚上的時間在金門大學社工系進修班就讀。她表示,沒有來這裡之前,不太會注意到這樣的一群人,但有了深入了解之後,發現他們可愛的一面,也明白他們是非常需要幫助。

對於蘇醫師所做的口腔衛教分享,讓她有很大的收穫。例如網路上都說吃飯後半小時才能夠刷牙,但醫生告訴大家,八到十五分鐘就可先漱口再刷牙,她開心地說:「今天學到了很多保護牙齒的竅門。」接著講起與園生的互動,表示有的人能乖乖地讓她刷牙服務,但是有的就不行,但她衷心表示,會幫園生們保持好口腔衛生。

「今天我才了解,這些機械都是跟著大家一起從臺灣來的,你們真是太偉大了。」看著人醫會志工的付出,李良云對著身旁的志工說:「你們的耐心跟熱心是我要學習的。」她希望能充實自己之後,用更大的能量去幫助有需要的人。

花蓮慈濟醫院李彝邦醫師一家三口同在此行義診服務。李醫師鏗鏘有力地表示:「週休二日全家跟著義診團隊出來付出,也是另一種休閒!」身穿隔離衣、擔任助理角色的太太鄭雅蓉在旁呼應:「是啊,一家人凝聚一起做好事的感覺真的很棒!」

鄭雅蓉分享,昨日在松柏園服務時,孩子誠恩剛開始在旁邊做功課,後來跟他說需要有人幫忙踩吸唾機,便馬上加入成為小幫手。看到孩子從做中體會幫助別人的方法,讓她非常地驚喜。

慈濟北區人醫會醫療團隊每年巡迴偏遠地區舉辦義診活動,從二○○○年起至今,十八年來,年年組成醫療服務團隊到金門辦理義診活動,並跨海到烈嶼鄉來服務鄉民。期望有朝一日,這個位於蔚藍海面上的美麗島嶼,能有更完善的醫療資源,讓居民健康、安心生活。

晨光教養家園洗牙義診,蘇國祐牙醫師把握機會進行口腔衛教,照護員用心聆聽學習。攝影/江昆璘

六月三日早晨眾人前往淨灘,保護環境。攝影/王占籬

牙醫師李彝邦與太太鄭雅蓉(前排中坐者)認為,全家能夠和義診團隊一起付出,就是最棒的休閒活動。攝影/江昆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