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74期 - 封面故事】髮絲萬縷 美麗抗癌

文、攝影/曾秀英

驚見大把秀髮脫落,鏡中的自己突然成了童山濯濯的陌生人,想必對任何人來說都會造成極大的衝擊。由於癌症病人接受化學治療,最常見的副作用正是掉髮,臺中慈院癌症資源中心為安撫自尊心受挫的病人,致力募髮,一年來募得來自全球超過萬束的愛心捐髮,化為嘉惠病友美麗抗癌的心靈養分。

針對病友掉髮問題,臺中慈院癌症資源中心於二○一六年四月起公開募髮,委由廠商製成精緻、舒適且透氣的多款型式假髮,陪伴癌症病人順利度過壓力比較大的治療期。圖為徐姓病友(左)在林儀婷社工陪同下,挑選假髮。

衛福部國民健康署去年底公布二○一五年癌症登記報告,統計數據顯示,罹癌人數已達十萬五千一百五十六人,每五分鐘就有一人罹癌,「癌症時鐘」轉速愈來愈快,且始終占據國人十大死因中死亡率排序第一,臨床門診不少癌症病人害怕掉光頭髮,寧可放棄化學治療,來自全球各地上萬束捐髮,在臺中慈院癌症中心所設立的癌症資源中心協助下,製成上百頂精緻假髮,陪伴病人踏上充滿自信的抗癌路。

臺中慈院癌症中心主任李典錕說,目前全球對於癌症治療的做法,即便是早期癌症病人,一個完整的癌症治療也幾乎不可能單靠手術,大部分癌症病人接受完手術治療後,會依癌症的期別、細胞特性,決定是不是可以透過後續化學治療、放射線治療或標靶治療等方式,達到降低復發機會。後續治療多少都會對身體、心理或是生活造成影響。身體外觀的改變、後續化學治療的掉髮,也影響病人的心理層面。

李主任表示,臨床門診有不少病人因掉髮副作用不願意接受化學治療,這時得靠醫師、護理師、心理師、社工師與病友投入時間、精力,協助他們展開心理重建。

一頂好的假髮,對於病人繼續工作、融入社會十分重要,圖為徐姓病友試戴假髮。

癌資中心公開募髮
社會善心湧入

針對病友掉髮問題,臺中慈院癌症資源中心於二○一六年四月起公開募髮,委由廠商製成精緻、舒適且透氣的多款型式假髮,陪伴癌症病人順利度過壓力比較大的治療期。中心社工林儀婷指出,透過媒體發布消息與網路分享,訊息散布無遠弗屆,統計到二○一八年四月底,整整兩年,共收到一萬零八百束頭髮。來源除了臺灣,甚至有多達八個國家地區的華人,從全球各地跨越千山萬水寄送愛心。

林儀婷社工表示,捐髮透過各種管道匯集到臺中,除了直接以信件包裹寄送外,還包括:藉全球慈濟營隊帶回臺灣、慈濟志工訪貧時,由個案或個案家人直接剪下頭髮捐出的回饋。一週蜂擁五十束捐髮是目前的最高記錄,一封封以繁體、簡體或英文字母表達的包裹,必須逐一拆封、檢查,整理後送製作,最後再寫回信感恩,雖然占用許多工作時間,但每封信都是滿滿的助人心意,絲絲縷縷都將成為病人的福音,整理起來一點都不覺得辛苦。

許多捐髮人背後的堅持,讓林儀婷社工也忍不住為之動容。小學四年級的小妹妹,曾經在一歲多被燙傷,傷口留下後遺症,至今仍很怕熱,只因為一心想要助人,咬牙忍受不適,持續留了五年頭髮,由媽媽幫她捐出長達三十公分的頭髮,造福更多需要的人。

罹患血液疾病的病人,感恩醫護團隊悉心照顧,以捐髮回饋付出,彌補一生不能捐血的遺憾。一對沒有慈濟背景的小姊妹,因為奶奶有罹癌病史,知道臺中慈院有這項服務,特地把頭髮留長後再捐出來,希望讓其他阿姨有漂亮假髮能戴。也有罹患婦癌的病人,在接受化療前,捐出全部的頭髮。還有擅長舞蹈的四姊妹先後捐髮,另有母女同捐、同一人反覆捐髮等等許多佳話。

二○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臺中慈院外科加護病房主任蔡佳宏醫師秉持「捐出去的頭髮儘量用到」的心情,決定全部剃光。突然間沒了頭髮,蔡佳宏主任最大的感受是「好涼啊」,得趕快戴上帽子保暖,他說,心靜如水,完全沒有波動,把平順的轉換當做是另一個修行的開始。

醫師愛心不落人後
體會帶髮修行之苦

捐髮做愛心行列出現男性,並不多見。臺中慈院加入以髮行善的同仁不少,其中,外科加護病房主任蔡佳宏醫師是十分特別的一位。蔡主任蓄髮兩年,半花白短髮長及背部,不是為了與眾不同,而是攻讀臺北醫學大學運動傷害防治碩士班研究所,在指導教授與自我嚴格的要求下,研讀時間超過原本預期,為惕勵自己立下志願,拿不到碩士學位不剪髮。

付諸實行的過程中,愈來愈長的頭髮,讓他有些無奈,「真的很佩服師姊,可以那麼有耐心的留長髮,我如今體會到『帶髮修行』的痛苦,好想剪去一頭長髮」,幸而某日突然發現癌症資源中心募髮,他詢問同仁「有沒有規定只有女性可以捐髮?」得到確切答案後,想為罹癌病友付出的想法讓他有了持續忍耐下去的信念。

二○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這天,蔡佳宏主任秉持「捐出去的頭髮儘量用到」的心情,決定「全部剃光」,美髮師幫他分成多撮綁起,以保留最多的髮長,簡直成了武俠小說裡的周伯通。突然間沒了頭髮,蔡主任最大的感受是「好涼啊」,得趕快戴上帽子保暖,他說,心靜如水,完全沒有波動,把平順的轉換當做是另一個修行的開始。

曾經有病人告訴林儀婷「看來看去,還是這裡的假髮最好看。」這樣的肯定是給臺中慈院癌症資源中心同仁最直接且肯定的回饋。

讓往生者帶髮入棺
圓滿捐者助人者心願

臺中慈院癌症資源中心還有另一項借髮特色,是讓往生者將假髮帶進棺材。林儀婷社工說,當病人的身體狀況已到醫療極限,不少人外貌已難以回到本來的樣子,卻又希望能在最後的一刻,跟親友告別瞻仰遺容時,讓他們留下美好的形象,為了圓滿這個心願,中心在制定借髮規定時也納入這個項目,入棺的假髮一定要是真髮,但基於資源得來不易,通常會跟著棺木燒掉的假髮也會是使用年限比較久的那種。往生者帶髮入棺,至今已有七人達成。

「廿多歲的大男孩,隻身到癌症資源中心,幫住進心蓮病房、即將往生的媽媽挑假髮,左挑右挑找不出哪頂才更好,淚水已在眼眶裡打轉,他說媽媽愛漂亮,希望讓媽媽美美的離開。於是林儀婷請他拿出手機幫他看,哪個形式比較符合媽媽病前的模樣。過程中鼻頭也跟著酸了。」林儀婷始終記得那天的畫面。

一頂好的假髮,對於病人繼續工作、融入社會十分重要,林儀婷社工在第一線看病人的現場反應最直接,「有些病人進來試髮前一臉愁容,一直猶豫要不要剪掉一頭的秀髮,但發現戴上適合的假髮讓自己變了一個人,馬上眉開眼笑,神情發出神采,完全變了一個人。」

租用假髮以慈院病人優先
捐髮小叮嚀

確實,癌症資源中心的假髮,各種長度,直的、捲的髮型應有盡有,品質媲美二萬五千元市價的全真髮。曾經有病人告訴林儀婷「看來看去,還是這裡的假髮最好看,」這樣的肯定是給同仁最直接的回饋,讓他們有很大的成就感。林儀婷說,我們可能沒辦法左右生命的長度、處理病人的疼痛,但是藉此滿足病人的需求,有助於病情康復,看見他們在一瞬間恢復自信,真的很高興。

臺中慈院癌症資源中心目前長期流動的假髮有一百四十八頂, 兩年來共借出四百二十五人次, 林儀婷表示,借用規定以本院病人為優先,他院病人必須是該院沒有這類服務,借用最遠到中壢、雲林, 只要付一百五十元的清潔費, 租借期三個月, 但若適合可持續租用, 未限定使用期限。

林儀婷指出,製作一頂假髮約需八至十束頭髮的髮量, 一萬多束頭髮最後只做成九十頂假髮, 淘汰率高達九成, 原因包括: 民眾捐出的頭髮有些經過染燙, 受損的頭髮在製作過程中一縫紉就斷裂。或是剪下來超過一年的頭髮,缺乏養分輸送,鈣化速度很快,不是變硬就是脆掉,幾乎都不能用。還有一些頭髮送來時還是濕的, 容易發臭、發霉。建議捐髮應不染不燙, 超過卅公分比較好用, 捐前洗乾淨並且烘乾, 不然愛心沒辦法發生實質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