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74期 - 微光心語】以感恩心施醫 歡喜把握因緣

文/謝紹安 臺中慈濟醫院中醫部主治醫師

柬埔寨離臺灣不算遙遠,從來沒想過,第一次踏上柬國土地竟是參加海外義診,短短的幾天,無緣造訪著名的景點吳哥窟,反倒要感恩這個佛教國家的人民,願意嘗試陌生的中醫手法,看到他們腰痛、背痛症狀明顯改善,臉上展現的笑容,我明白未來就算再累,只要有機會,仍要把握跟更多需要的人歡喜結緣。

慈濟人醫會團隊受邀參與當地義診組織柬埔寨總理青年志願醫師協會(TYDA)舉辦的義診,進行醫學與人文交流。一位婦女腰痛,加上手臂無法舉起,慈濟志工介紹前來嘗試看中醫。經臺中慈院中醫主任謝紹安醫師( 中) 為她針灸了幾針後,雙手立即可以舉高,腰痛也獲得減緩。攝影/馮桂瓊

我於二○○八年,中醫部成立時加入臺中慈院大家庭,次年完成培訓、受證,成為上人弟子,愈了解慈濟,愈能在做中感受到心靈富足的收穫。

去年( 二○一七) 在菲律賓、今年在柬埔寨,連續兩年自費、自假參與海外義診,抱持感恩的心在最需要的地方展現所學,即使是位於柬埔寨中部的磅清揚省(Kampong Chnang Province), 地處偏鄉、醫藥不發達的村落,面臨語言不通的障礙,仍歡喜把握因緣,帶回滿滿的感動。

磅清揚省高達九成居民務農維生,主要就醫地點是衛生所,柬埔寨非營利組織「總理青年志願醫師協會 (TYDA)」今年邀請國際慈濟人醫會合作義診,於三月十七、十八日同時在德拉小學、磅德拉縣轉診醫院(Kampong Tralach Referral Hospital) 舉行;人醫會提供外科、內科、牙科、中醫、婦產科、眼科六大科別服務,並有慈濟所援建啟華公校卅位華語師生,應邀協助翻譯。

語言不通真是大問題,菲律賓跟柬埔寨兩國最大的差異就在溝通,菲律賓國民一半以上都能通英文,但柬埔寨的病人聽不懂英文,在執行針傷醫療前,特別是像頭痛這類症狀,必須先了解病史,以降低醫療的風險性,稍懂華語的國二學生,本身華語程度並不是太好,碰到高血壓、糖尿病、痛風這類的醫療專業字眼時,就被難倒了,只得用手寫,讓他們上網搜尋,再翻成柬埔寨文。

柬埔寨多數人對中醫感到陌生,針灸時怕病人會痛,我也趕快學幾句柬埔寨話應急,柬埔寨話說痛是「刺」,問病人「痛不痛?」是「刺哦?」一點點痛叫「刺滴滴」,很痛是「刺克郎」。柬埔寨講痠的感覺是「就」,問病人針扎進去會不會痠,是「就哦?」,一點點痠是「就滴滴」,很痠是「就克郎」。

多數尋求中醫針傷治療的病人都是腰痛、背痛,需要推拿或針灸,柬埔寨話「勒咖莫」是「趴著」的意思,簡單幾句跟病人互動的柬埔寨話,一下子就學會了,當地人開玩笑問我「是不是柬埔寨人?」彼此更加親切起來。

柬埔寨多數人對中醫感到陌生,謝紹安醫師在義診時盡展所學,希望讓當地民眾感受中醫的治療效果。攝影/陳國雄

一位年長的女性手因為舉不起來求醫,檢查後應是「五十肩」,我運用「小針刀」技巧,增加她肩膀的角度,不一會兒手就可以上舉,病人十分開心,露出輕鬆的笑容,我也很高興,期待中醫打開國際能見度,讓西醫師也知道中醫能做的還有很多,未來能走到更遠的地方,服務更多人。

第一次到柬埔寨,柬埔寨的官員平易近人,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為致贈感謝狀,確定慈濟基金會的正確名稱,磅德拉縣副縣長親臨磅德拉縣轉診醫院義診現場請教,並跟人醫會成員話家常,客氣的詢問我們「要不要多留柬埔寨幾天?」一點架子都沒有。

另一名磅德拉縣衛生局副財務長,積極協助調度大型發電機、肺結核及蛔蟲藥,義借慈濟人醫會使用,絲毫不隱藏的討論柬埔寨目前面臨的環境衛生、民眾衛生觀念、醫療缺乏等諸多問題,還有肺結核,蛔蟲、痢疾肆虐等傳染病,是真心的將慈濟人當成好朋友。

還有一件讓我難忘的事是,這裡環境的貧乏,讓我想起兒時在鄉下的感覺,因為我對造型氣球很有興趣,不管去哪個國家,都不忘攜帶簡便道具,隨時以雙手變出漂亮的伴手禮,此次義診空閒的時間雖然不多,仍利用空檔做了幾隻蜜蜂、鴨子、兔子,做為結緣品,收到這份祝福的翻譯志工都很高興。

短短幾天的義診行,看診時間從上午九點到晚上五點,真正體會柬埔寨當地卅幾度高溫、灸熱的氣候,喝點水馬上就被蒸發完了,汗流浹背到整個下午都不必去上廁所的經驗,晚上休息哪裡都不想去,但助人的快樂填滿了整顆心,充實的人生正是如此簡單。

謝紹安醫師常在義診之餘,隨手做出造型氣球,總能帶來歡樂的氣氛。攝影/陳國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