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73期 - 封面故事】解痛之緣 專訪王柏凱 花蓮慈院疼痛中心主任

文/魏瑋廷

高挑挺拔的身形,是花蓮慈院疼痛中心暨疼痛科主任王柏凱給人的第一印象,充滿服務熱忱的問診、幽默的談吐、親切感十足的南部腔臺語,給人鄰家大哥哥般的親切與信任感,也讓他成為「婆婆媽媽」、長輩病人口中「道相報」的醫者。

從小受疼痛苦
從麻醉科到疼痛科

本身是高雄人的王柏凱,老家在湖內鄉湖內村,是村子有史以來的第一位醫師!在那個年代,村子裡出了首位醫師,可是件大事!放榜當天,整個村子張燈結綵、敲鑼打鼓、熱鬧非凡,親朋好友紛紛來到王柏凱的老家,放鞭炮、貼紅榜,長輩們更爭相的為王柏凱掛上「恭賀高中」的紅布條。

帶著鄉親的祝福,王柏凱來到花蓮慈濟大學醫學系就讀,順利地成為第三屆的畢業生,並成為麻醉科主治醫師。之後不斷的在醫學路上精進,陸續完成慈濟大學醫學科學研究所博士,更遠赴美國羅格斯大學醫學院進修疼痛醫學。

為什麼會走上疼痛科,王柏凱笑說因為自己也是疼痛的「受害者」。喜歡運動的王柏凱,長年以來一直有肩關節習慣性脫臼的症狀,「以前求學時超慘的,坐個半小時就要起來活動,根本沒辦法好好看書,甚至要躺下來才會舒服些。」家人帶著王柏凱去看村里治療跌打損傷的「拳頭師」,王柏凱記得最「慘烈」的一次,是拳頭師派出兩名壯漢,死命地壓住他的四肢,由拳頭師「硬拔」脫臼部位,劇烈的疼痛襲擊而來,王柏凱當場昏厥。

病人覺得痛 那就是痛

因為自己痛過,面對每一位病人,王柏凱更能感同身受,「病人覺得痛,那就是痛!」因為來自充滿人情味的鄉村,王柏凱更能感受到病人心中那份微細的情緒變化,也了解花東許多偏鄉民眾就醫上的經濟難處,王柏凱總是盡心地為病人尋求最合宜的治療方案。身兼麻醉科與疼痛科醫師,王柏凱深知,麻醉醫師是無名英雄,做得好跟做不好,病人不會知道;而支持王柏凱堅持走在疼痛科這條醫路上的重要力量,是來自病人的正向回饋、成就感與滿滿的興趣。

讓王柏凱印象最深的,是他在疼痛門診開診兩、三年後的一位老先生病人。「醫生,我快痛死了!」病人的主訴是背痛、腳痛,「痛到完全無法走路!」從家裡走到家門口後,就再也出不去了;到市場買菜,都要搭計程車;老先生的住家距離醫院約兩、三百公尺,因為腿部劇烈的疼痛,老先生也只能搭計程車就醫。針對老先生的病症,王柏凱為他進行治療。

見證神效 繼續堅持

「王醫師,我今天是從家裡走來醫院看你的喔!」首次治療後的回診,老先生一進診間,就興奮的向王柏凱「報告」,「已經好久沒有自己走這麼遠,現在我可以從家裡走來醫院,都不用再坐車了!」

王柏凱說,他是在真正成為醫師後,才知道怎麼當醫師。偶爾,也會迷惘,覺得治療似乎沒有幫助到病人,但是當看到這種「很神奇、很誇張」的病人,像是拄著拐杖,很艱辛走進診間的病人,在打完治療針劑後,不但不用拿拐杖,還能自己走出去,讓在場所有人眼睛都「噹!」的為之一亮,想說「怎麼會這樣?」「發生什麼事?」的醫療個案,「就是讓我可以繼續做下去的原動力」,也讓王柏凱更肯定自己堅持做的事,是有意義的!

花蓮慈院疼痛中心暨疼痛科主任王柏凱(右) 幽默的談吐、親切感十足的南部腔臺語,給病人親切與信任感。攝影/魏瑋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