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醫心傳第173期 - 封面故事】緩疼解痛 花蓮慈濟醫院疼痛中心

花蓮慈濟醫院疼痛中心團隊,
整合疼痛科、骨科部、神經醫學科學中心、
復健科、中醫部等多科別,
以高頻熱凝療法治療下背痛、
神經阻滯術對治梨狀肌症候群病症、
神經增生療法治癒足底筋膜炎、
射頻燒灼術處理長年膝痛……
包含介入性治療、藥物治療、
微創手術、復健治療、生活與心理調適等,
全方位治療方式,為病人找回更美好的生活品質。

文/魏瑋廷

好痛!好痛!疼痛,是生理出現異常狀況的警訊,醫院的就診病人中,約八成都是因為各種疼痛而就醫。

面對疼痛,您該看哪一科?醫院有「疼痛科」,您知道嗎?

二○一八年一月十六日,花蓮慈院疼痛中心正式啟用。林欣榮院長、陳宗鷹副院長、疼痛中心王柏凱主任、麻醉部戴元基主任、中醫部柯建新主任、骨科部吳文田主任、彭成桓醫師、復健科主任梁忠詔、精神醫學部社區精神科李浩銘主任、疼痛科鄭偉君、藍慶鴻醫師、護理部章淑娟主任、門診護理長王長禱、社會服務室顏惠美副主任帶領院部主管、醫護、行政、志工團隊,共同揭牌。攝影/魏瑋廷

「我痛到完全不能走路, 比生孩子還痛,整整一個月都出不了門!」五十多歲的吳惠珠女士,日前右下背部突感嚴重疼痛,無論坐著、站著、躺著,都讓她疼痛萬分,晚上更是無法入眠。經人介紹,吳女士到花蓮慈濟醫院「疼痛門診」就醫,疼痛中心暨疼痛科主任王柏凱確診她患有「梨狀肌症候群」,針對病症,為吳女士進行「神經阻滯術」,注射麻醉藥配合微量類固醇至患部,吳女士的疼痛症狀立刻得到緩解。「剛剛還哭著坐輪椅進診間,現在不但能自己走出診間,更滿臉笑容。」連一旁陪伴看診的先生都嘖嘖稱奇。

疼痛科是近代新興的醫療專科,臺灣於一九八八年正式成立疼痛醫學會,一般民眾對於疼痛科很陌生,甚至不知道醫院設有疼痛門診。而疼痛對一個人的影響,卻是深遠而多面向的!包括身體不適、情緒低落,甚至影響工作表現、日常生活作息。有疼痛症狀的病人,卻可能「不知道該看哪一科」、更可能「輾轉多科」,疼痛仍未緩解,降低就醫意願,也影響生活品質。

「從頭到腳的疼痛都能看疼痛科!」王柏凱主任表示,疼痛是身體全面性的問題,疼痛的後面,可能隱含更大的疾病。因此,問診、了解過往病史,是有效打擊疼痛的第一步。病人來到疼痛門診,從評估到治療,往往需要花上半小時以上的時間,經過幾次的療程後,慢慢讓身體恢復原本應該有的功能。

疼痛中心全方位治療方式
多科別共同提供完整治療

花蓮慈院疼痛科於二○○二年開設疼痛門診,為許多患者解決疼痛問題。為了提供民眾更全方位的疼痛評估與治療,花蓮慈濟醫院於二○一八年成立「疼痛中心」,於一月十六日正式掛牌。疼痛中心整合疼痛科、骨科部、神經醫學科學中心(神經外科、神經內科、精神醫學部)、復健科、中醫部等多科別的專業,提供藥物治療、介入性治療、微創手術、復健治療、生活與心理調整等全方位治療方式,多管齊下,強化對病人的照護系統,提供更完整的治療。除了免去民眾「不知道要看哪一科」的困擾,且一次看診就能享有多科服務,符合轉介的病人,於當天門診轉介,還享有優免掛號費的服務。

花蓮慈院林欣榮院長表示, 國際醫院評鑑(JCI,Joint Commission International Hospital Accreditation) 的首要條件,就是醫療院所是否符合「無痛醫院」,醫療團隊如何在有限的時間,緩解病人的疼痛,讓病人「不痛」,考驗醫療團隊的專業與醫療技術。花蓮慈院疼痛中心以發展介入性治療為目標,透過「關節鏡微創手術」、「神經阻滯術」、「高頻熱凝療法」、「神經增生療法」 (Perineural Injection Treatment,PIT)……等治療方式,幫助病人緩解疼痛。

疼痛中心轉介機制
多科別共照病人身心

「沒想到坐著輪椅來住院,開完刀後能自己走著出院!」七十六歲的石志摩先生,是疼痛中心成功轉介治癒的個案之一。二○一七年十月份開始,石先生的右腿無預警疼痛,從臀部一直痛到腳底,「不能坐、也不能站,只能整天躺床,整整躺了三個月!」石先生說,當時他痛到無法自行起身如廁,有幾次來不及,就失禁在床上;吃飯也只能忍痛勉強起身、狼吞虎嚥,「快速扒完最後一口後,立刻躺平」;就連到醫院看診,也自備枕頭,隨機躺在門診候診椅上,「真的沒有辦法,實在太痛了!」。

後來經人介紹到花蓮慈院疼痛門診就診,王柏凱主任診斷石先生患有「椎間盤突出」,針對石先生的病況,王柏凱主任判斷手術是對病人最有效的治療方式。王柏凱主任立刻啟動疼痛中心轉介機制,將石先生轉診至骨科,由劉冠麟醫師收治。劉冠麟醫師隔天即為石先生進行脊椎微創手術,手術順利,石先生術後兩小時就能下床,「開完刀都不會痛了,感覺都好了,怎麼這麼奇妙呀!」石先生隔天也順利出院。石先生說,手術前,自己根本沒辦法走路,就連住院都是坐著輪椅抵達,沒想到出院後,不但腳完全不痛了,甚至還能不用枴杖、靠自己的力量走路,「我就在醫院走廊來回走了七、八趟。」石先生不敢置信的說。

疼痛中心成功轉介治癒個案之一的石志摩先生,因「椎間盤突出」整整躺床三個月!經疼痛中心轉介機制,由骨科部劉冠麟醫師為其進行「微創椎間盤切除術」,手術時間僅四十分鐘,僅留下一個兩公分的小傷口,石先生在術後兩小時便可下床,並於隔天順利出院!攝影/魏瑋廷

「回想那三個月,真的太痛苦了!」總在身邊陪伴、照顧的石太太,說著說著就紅了眼眶,眼中滿是不捨,「我看他痛得要命,整天又只能躺著,實在很無奈,覺得他好可憐。」石太太說,到花蓮慈院就醫前,他們曾四處求醫,已經輾轉看了五位醫師,「早知道劉冠麟醫師那麼厲害,我們早就來了!」石太太更沒想到,石先生能夠「昨天開刀,今天就可以回家」,直呼真的很驚奇!「好佳在」有遇到劉冠麟醫師,也謝謝醫療團隊。

劉冠麟醫師表示,石先生的椎間盤突出位於右側薦椎第一條神經,手術困難處在於,石先生曾於他院接受腰椎第五節椎板切除術,因前次手術術後硬腦膜及神經根處沾黏嚴重,大大增加手術難度。醫療團隊為石先生進行「微創椎間盤切除術」,為石先生成功「夾掉」突出的椎間盤。劉冠麟醫師強調,「傷口小、破壞少、恢復快」是微創手術的最大特色,以石先生為例,手術時間僅四十分鐘,僅留下一個兩公分的小傷口,石先生在術後兩小時便可下床,並於隔天順利出院!劉冠麟醫師提醒,用力過當、椎間盤退化都是造成椎間盤突出的主要原因,若民眾出現不明原因的疼痛,建議盡快至花蓮慈院疼痛中心就醫檢查。

疼痛中心提供多種專業治療
多管齊下對治疼痛

「疼痛的狀況,背後有許許多多的因素!」面對疼痛,藥物治療與手術治療,是最常見的疼痛處理方式,然而,病人不見得能有適當的疼痛舒緩,或是「吃藥吃怕了」,或因為害怕手術而不願意接受治療。疼痛中心暨疼痛科主任王柏凱表示,疼痛是身體全面性的問題,問診、了解過往病史,是有效打擊疼痛的第一步。對治疼痛,除了常見的藥物治療外,疼痛中心醫師會針對疼痛,找出疼痛背後的真正原因後,有些疼痛可以考慮不用手術,先透過高頻熱凝療法、神經阻滯術、神經增生療法等不同的介入性治療,來處理患部的疼痛問題。

飽受下背痛之苦長達六十年的病人郭美珍女士,感恩疼痛科王柏凱主任為她解除病苦。攝影/魏瑋廷

王柏凱主任執行高頻熱凝療法,是治療下背疼痛的另一項非手術治療的選擇。透過特殊的探針,在影像導引的協助下,將探針置放到疼痛部位的痛覺神經,進行通電,產生電磁波而產生熱能,造成神經對疼痛的感覺鈍化,以達到緩解疼痛的功效。攝影/魏瑋廷

常見下背痛
高頻熱凝療法擺脫疼痛

七十七歲的郭美珍女士,飽受腰痛之苦長達六十年。郭女士說,腰痛時好時壞,也就這樣忍痛六十多年,近期已經痛到不能走路、無法爬樓梯、幾乎足不出戶,在家裡也要「扶著」家具,才能勉強前行。因女兒嫁到花蓮的因緣,郭女士從臺中來到花蓮慈院疼痛門診就醫,王柏凱主任確診郭女士患有「薦髂關節疼痛」,為她進行「高頻熱凝療法」。郭女士說,「治療完我都不會痛了,還可以走路。」病情好轉的郭女士,更開心地和家人到日本旅遊,更一路走到山頂上參訪傳統神社! 「我今麼金速西(臺語:我現在很舒服)。」郭女士開心的分享。

病人張添發先生(左四)感恩疼痛中心王柏凱醫師帶領醫療團隊,為他進行「高頻熱凝療法」,讓他能成功擺脫下背痛的困擾。攝影/楊國濱

同樣患有「薦髂關節疼痛」的七十五歲張添發先生,是在兩年前開始出現腰痠背痛、腳麻的狀況,走路「一跛一跛」的。每況愈下的身體狀況,嚴重影響生活,張伯伯只能忍痛放棄做了一輩子的農夫工作,改做些簡單的資源回收。晚上就寢時,更是「一翻身就痛得要命」,嚴重影響睡眠品質,也無法正常如廁,只能在床底放尿壺,解決頻繁夜尿的問題。經王柏凱主任為他進行「高頻熱凝療法」,張伯伯說,「才打幾次針我就不痛了」,疼痛的狀況大幅改善,「腳不會麻、腰也不會痛、走路也不會一跛一跛了」。

王柏凱主任表示,薦髂關節疼痛 (SI pain,sacroiliac joint pain) 屬於下背痛的一種。薦髂關節在臀部上方類似酒窩的凹陷部位(纖細女性較為明顯),左右各一。主要功能是將來自脊椎的力量,往下傳遞至骨盆與下肢,與將下肢的力量往上傳遞至脊椎,對活動及步行過程中上半身與下肢壓力的分散扮演著重要角色。

根據統計,全世界八成到九成的人曾經有下背痛的困擾,下背痛的確切病因常不容易區分,因為從背部下方直到臀部的位置發生病變,都會有下背痛的症狀,而薦髂關節疼痛約占整體慢性下背痛族群的百分之十五到二十五。王柏凱主任表示,在診斷上,除了病史詢問與理學檢查外,常需要影像學檢查與診斷性注射治療的輔助,才得以診斷出下背痛的病因。

針對下背痛的治療有多種,高頻熱凝療法是治療下背疼痛的另一項非手術治療的選擇。透過特殊的探針,在X 光或超音波影像導引的協助下,將探針置放到疼痛部位痛覺神經,進行通電,產生電磁波而產生熱能,造成神經對疼痛的感覺鈍化,以達到緩解疼痛的功效。

王柏凱主任提醒,病人在接受高頻熱凝療法後一到兩個星期需回診,確認治療效果或有無其他不適,更要配合復健運動治療,才能讓身體狀況變得更好,減少疼痛問題,改善生活品質。針對病人症狀不同,平均需要接受一至二次的高頻熱凝療法,疼痛症狀就會有顯著的改善,而高頻熱凝療法治療效果約能維持一年甚至更久,會再度造成疼痛有可能是身體過度使用、持續退化、未能搭配良好運動復健,或是痛覺神經可能再長回來等等的原因,病人可以重複接受此非手術治療方式。高頻熱凝療法為部分自費項目。

王柏凱主任為患有「梨狀肌症候群」的吳惠珠女士,進行「神經阻滯治療」,成功調理吳女士的疼痛感。攝影/魏瑋廷

針對梨狀肌症候群病症,王柏凱醫師為病人進行「神經阻滯治療」,注射麻醉藥配合微量類固醇至患部,疼痛症狀立刻得到緩解。攝影/魏瑋廷

神經阻滯術
免開刀!一針擺脫劇烈腿疼

前言提及患有「梨狀肌症候群」的吳惠珠女士,生病前是位熱愛運動的家庭主婦,每天固定到健身房運動三小時,擁有良好體態。突如其來的不明腿痛,痛感由右臀部延伸到右腳底,讓吳女士不但不能運動,連走路都成問題,「家裡排滿了一整列的椅子,靠著臀部移動,從前一張椅子換到後一張,我才能勉強在家裡移動。」吳女士整整一個月都無法出門,「覺得自己都快得憂鬱症。」

吳女士透過復健與藥物治療數月,症狀都未改善,經人介紹,到花蓮慈濟醫院「疼痛門診」就醫。王柏凱主任透過高階精密超音波檢查、病史詢問、理學檢查,確診吳女士患有「梨狀肌症候群」,梨狀肌已經發炎腫大一倍。

透過超音波檢查,確診病人吳女士患有梨狀肌症候群,發炎的梨狀肌已腫大為正常的一倍。攝影/魏瑋廷

針對梨狀肌症候群病症,王柏凱主任為吳女士進行「神經阻滯術」,注射麻醉藥配合微量類固醇至患部,吳女士的疼痛症狀立刻得到緩解。王柏凱醫師表示,梨狀肌症候群常被誤以為是椎間盤突出所造成的坐骨神經痛,而誤以為是腰椎問題。其實,梨狀肌是大腿「大轉子」連接薦椎的肌肉,屬骨盆深層肌肉。梨狀肌覆蓋於坐骨神經尾端,因不明原因的長期刺激,造成梨狀肌肥厚,壓迫到彙整脊髓神經的地方,而產生疼痛的症狀。

一般民眾聽到「神經阻滯術」會擔心,以為是將神經切斷,其實不然,王柏凱主任表示,神經阻滯是將神經「解套、放鬆」。以吳女士為例,因長期神經、肌肉發炎,造成神經沾黏,注射麻醉藥配合微量類固醇至患部,放鬆沾黏神經,達到阻滯坐骨神經的效果,有效調理吳女士的疼痛感。免開刀,更不用吃藥!

臨床上患有梨狀肌症候群的病人,大多是比較瘦的人,或是常常需要蹲坐的族群,例如婦女常坐著挑菜,椅子太低,膝蓋彎曲小於九十度,使得雙腿過度彎曲,臀部肌肉就長期處於緊繃狀態;有些人習慣將皮夾置於臀部口袋,因放置位置靠近梨狀肌,同樣會影響坐姿。王柏凱醫師提醒民眾,從生活習慣小細節著手,坐姿避免翹腳、選擇較高的椅子,讓膝蓋彎度能超過九十度等,都是遠離梨狀肌症候群的小撇步。

四十年偏頭痛
枕骨神經阻滯術緩解

「我七十七歲認識疼痛中心後,人生都變彩色的!不是黑白了。」同樣接受神經阻滯術的,還有病人林伯伯,四十年來飽受偏頭痛之苦,「頭會痛到『咻咻叫』,還會『抽一下、抽一下』,睏也睏袂去,真的『金甘苦』」。林伯伯說,三十幾歲時,開始無預警偏頭痛,頭部左側會從「頭殼心」( 頭頂) 一直痛到「後頭殼」(後腦勺)。

「我『國安』吃了幾十年,都整箱、整箱的買,一個月就喝掉一、兩箱。」早年醫療不便,林伯伯一直未就醫,林伯伯只能依賴市售感冒液與咖啡止痛。天氣變化時,疼痛更是加劇,務農的工作也只能暫停。近幾年到衛生所拿止痛藥、安眠藥服用,疼痛的症狀並未緩解。

直到二O一七年,經人介紹到疼痛科就醫。王柏凱主任確診林伯伯患有「枕骨神經痛」(occipital neuralgia),透過「枕骨神經阻滯術」治療,「三針就解決我四十多年的問題,現在頭都不會痛了!」林伯伯說。

王柏凱主任表示,「枕骨神經」位於後腦勺與脖子中間,是從頸椎前幾節生長出的神經,包括大枕神經、小枕神經,以及枕三神經,是一團如樹枝般、盤根錯節的神經網。神經網若是被周邊組織「牽扯」或「綁住」,受損神經會「變大條」(腫起來),病人就會感到疼痛,這就是「枕骨神經痛」。針對林伯伯的「枕骨神經痛」,王柏凱主任在患部進行枕骨「神經阻滯術」,有效地為林先生解決糾纏四十年的偏頭痛問題。

「王醫師真的很厲害!」一旁陪伴先生的林太太也說,林伯伯的偏頭痛嚴重時早也痛、晚也痛,晚上更是睡不著覺,總要起身走來走去,配合塗抹清涼的藥膏緩解疼痛。自從到疼痛中心就醫後,林伯伯的頭痛問題都迎刃而解,全家人都很感恩。現在,包括林太太在內有各種疼痛問題的親友,都是王醫師的病人了呢!林伯伯和林太太比讚的說,「有任何『痛』的問題,就要到花蓮慈院疼痛中心『看醫生』!」

王柏凱主任透過世界新興療法「神經增生療法」(PIT, Perineural Injection Treatment),為黃忠雄成功解除「足底筋膜炎」之苦。攝影/魏瑋廷

足底筋膜炎
神經增生療法獲新生

擔任小學老師的五十歲黃忠雄,飽受足底筋膜炎之苦。兩年前,黃先生的雙腿開始感到不適,漸漸地痛到「寸步難行」,「走一步、痛一步」。特別是早晨下床的時候最痛,一踩地就痛,整整三分鐘動彈不得,等痛感稍微緩解後,才能艱辛的起身進行盥洗活動。到學校上班時,也痛到無法正常上下樓梯,只能申請電梯卡,加上老師的工作需要長時間站立,黃先生說他每天上班都很不舒服,只能忍耐。兩年來,他一直不願就醫,抱著鴕鳥、僥倖的心態,不斷的「催眠」自己「有一天我會好」、「過了更年期就會好」。

二○一七年,痛感加劇的黃先生,開始「自己Google 當醫生」、看遍所有相關資訊、自行診斷病情,並將花蓮慈院網頁上的每科介紹都仔細瀏覽,於八月底至疼痛門診。王柏凱主任確診黃先生患有「足底筋膜炎」,透過神經增生療法為黃先生治療。

「我治療兩次後, 就已經好了百分之八十。還能自己走樓梯,真的很神奇!」黃先生說「王醫師是我的貴人!」王柏凱主任不僅體恤病人的心,且認真看待病人感受的痛,讓他感到很溫暖。

王柏凱主任表示,足底筋膜炎的成因是足底的扇形筋膜(足底韌帶)過度使用、受損發炎,造成足底軟組織受傷退化。常見於需要久站、穿高跟鞋的職業,例如空姐、老師等。任何可能造成足部壓力的原因,都有可能造成足底筋膜炎,例如穿著不合適的鞋子,對足底保護力不夠、足底承受壓力大,不僅可能造成足底筋膜炎,甚至引發慢性發炎生成骨刺。

為黃先生治療足底筋膜炎的神經增生療法,是全世界新興的治療方式。王柏凱主任多次出國進修,與神經增生療法(PIT, Perineural Injection Treatment)先驅約翰‧ 里夫特福醫師(Dr. John Lyftogt) 學習,成為臺灣少數接受完整訓練的醫師之一。

在介紹神經增生療法之前,我們先認識什麼是增生療法。王柏凱主任表示,常見疼痛的原因是局部的關節、韌帶、或肌腱的受損,造成關節活動不穩定,長期下來就可能造成關節損耗加速與慢性疼痛的產生,此時如果依靠組織修復,是可以讓活動變得穩定,減少疼痛的產生。而人體組織再生或修復,需要發炎細胞、再生細胞、血液循環等三個重要條件,血液像是「火車」的輸送角色,細胞透過血液,輸送至受傷組織。

傳統增生療法藉由這樣的再生理論基礎,針對全身關節、肌腱、韌帶注射高濃度葡萄糖溶液( 即俗稱的糖水),目的是促進局部組織發炎、改善循環,以增進、加強組織修復能力,進而改善疼痛的情況。

與傳統增生療法不同的是,在神經增生療法(PIT) 的理論中,認為「疼痛」必須透過神經傳遞到大腦而產生的感覺,所有的痛都是由神經造成。王柏凱主任分享一則小故事,里夫特福醫師當年在學習傳統增生療法後,想試著在自己多年的跟腱病症上做治療,沒想到他不小心把葡萄糖液只注射在皮下,居然也有出乎意料的治療效果,開啟他對於淺層神經增生治療的研究,而發現神經增生的治療方式,這美麗的意外,不但成為他本人的成就,更進一步推廣訓練更多的醫師來療癒受疼痛所苦的民眾。

神經增生療法(PIT) 主要治療的部位就是神經!里夫特福醫師發現神經性發炎(neurogenic inflammation) 或神經不穩定,是疼痛的重要原因之一,當表皮神經傳出肌筋膜時,容易受到摩擦、壓迫,造成「慢性擠壓損傷」,在這一個受傷點之後的神經便容易發炎腫脹、引發疼痛。因此,在患者發炎腫脹、疼痛的患部,皮下注射低濃度葡萄糖(視情況配合維生素B12),能降低神經的發炎腫脹,甚至能迅速解痛,且不含類固醇或麻醉藥!

神經增生療法(PIT) 適用於足底筋膜炎、網球肘、五十肩、媽媽手、背痛、膝痛等大部分的疼痛。

王柏凱主任進行射頻燒灼術,為不敢動手術的簡女士,解決多年膝痛問題。攝影/魏瑋廷

射頻燒灼術 婦人擺脫長年膝痛

五十多歲的簡女士,四十年來飽受膝痛之苦,常常跌倒、扭傷。去年症狀開始惡化,簡女士痛到無法走路,只能用「拖」的勉強前進。簡女士因為不敢開刀,只能服用藥物減緩疼痛感。二○一六年初,簡女士到花蓮慈院「疼痛門診」就醫,王柏凱主任透過「射頻燒灼術」,為簡女士解決長年來的疼痛問題,也完全不用服藥,簡女士說,現在「腳步卡敢踩下去,走起路來也卡輕鬆!」重拾往日的生活品質。簡女士說自己「小時候很『蠻皮』,十多歲出了場車禍,傷到右膝,只到村裡的『拳頭師』貼膏藥,連X光都沒有照,之後就常常扭到、跌倒」,去年一次嚴重跌倒後,就幾乎不能走路。「很多醫師都叫我動手術,可是我一直就是不敢開刀。」王柏凱主任表示,受傷過後的膝蓋,退化速度快,不僅讓簡女士經年累月飽受疼痛,也造成簡女士的骨盆嚴重傾斜。簡女士因為害怕開刀,長期只能透過藥物服用緩解疼痛。「看到我太太走路都痛到用『拖』的,我實在很心疼。」有一次,簡女士的先生在收看大愛電視臺時,正好介紹到花蓮慈院疼痛門診,當時王柏凱醫師治療的個案,症狀就和簡女士雷同。簡女士在先生的建議下,特地從宜蘭來到花蓮慈院掛疼痛門診,讓王柏凱醫師評估治療。王柏凱主任為簡女士進行「射頻燒灼術」,解決了簡女士多年的疼痛問題。王柏凱主任說,射頻燒灼術是利用特殊電極導針,將針尖置入膝蓋神經周圍,再經由「射頻電燒產生器」通電產熱,透過熱能燒灼掉痛覺神經,讓患部的疼痛感大幅降低。王柏凱主任說,射頻燒灼術的功效可持續一到兩年,以個案簡女士而言,接受射頻治療後,不僅疼痛感降低八成,也不需要服藥,大幅改善病人的生活品質。「治療後,走路『流利又爽快』!」簡女士說,之前走路非常刺痛,接受射頻燒灼術治療後,較能正常走路,疼痛也大有改善。王柏凱主任提醒,射頻燒灼術除了能運用在膝蓋疼痛的問題外,現代人常見的頸椎痛、下背痛、骨刺等問題,都能透過射頻燒灼術進行神經調理,緩解疼痛,是手術之外的另一項治療選擇。

多元治療遠離疼痛
擁抱更美好生活

「疼痛是人體正常的防禦機制!」王柏凱主任說,疼痛是常見卻容易忽略的問題。哪裡痛就表示那裡有問題,在正常情況下,痛感在器官組織修復之後,就不應該存在。但是有些人會出現「慢性疼痛」的症狀,其中「退化」也是造成慢性疼痛的原因之一。對治疼痛,除了常見的藥物治療外,疼痛中心醫師會針對疼痛,找出疼痛背後的真正原因後,透過不同的介入性治療,來處理患部的疼痛問題。花蓮慈院「疼痛中心」病人後續也將由疼痛個案管理師持續追蹤恢復情況、疾病衛教。

疼痛對病人的影響,是深遠而多面向,包括身體不適、情緒低落,甚至影響工作表現、日常生活作息。

許多疼痛問題,從單一科別或是單一角度處理,往往無法獲得比較好的改善,疼痛中心的治療方式多元,有疼痛問題的民眾,建議盡早來院就醫,由專業的醫療團隊量身訂做合適的疼痛治療計畫。王柏凱主任補充到,民眾會認為疼痛治療要達到「完全不痛」才算是「有效」的治療,其實不然。專業上來說,接受治療後,民眾疼痛減輕五成以上,即為有效的治療,另外,活動度變好、包括睡眠、情緒、工作等生活能力改善,都是疼痛治療的目的,王柏凱主任說,疼痛治療的最終目的,就是讓病人回復較好的生活品質,擁有更美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