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1年6月  第1卷第2期
出院男性心臟病患之支持需求探討
闕可欣   曾婉婷

摘要

本研究目的在了解出院男性心臟病患的支持需求,以期增加病患的自我照顧知識。團體的對象為台灣東部地區某教學醫院八位自願參與的出院男性心臟病患,採封閉式團體設計,自2000年10月至11月,對出院男性心臟病患進行焦點團體研究,由研究者帶領,每週兩次共三週的半結構式團體,每次七十分鐘,共進行六次,每次以行為過程記錄方式收集資料,研究者將團體過程記錄採內容分析法進行歸納,支持需求結果如下:(1)分享患病經驗、(2)性生活困擾、(3)再發與猝死的焦慮、(4)人際困擾及(5)自我概念改變。此研究所得之資料,有助於將來心臟病患之衛教及支持團體設立之參考,以更關懷其需求。(慈濟護理雜誌 2002; 1(2):70-76)

關鍵語:支持需求,心臟病,護理
慈濟技術學院護理系講師
受文日期:91年1月25日 修改日期:91年2月20日 接受刊載:91年3月20日
通訊作者地址:闕可欣 花蓮市中央路三段701號慈濟大學護理學系
電話:(03)8565301轉7201

前言

由衛生署(1999)統計指出,心臟病為台灣十大死因第四位,心臟病是一種對生命有著極大威脅,且病程變化快速的疾病,病患度過急性期後,病程逐漸演變為慢性疾病,更需要長期的服藥或是飲食上的控制(黃、施、劉、黃,1995),但於臨床中研究者發現,社區心臟病患常抱怨出院前仍不了解自身疾病照護知識,以致於症狀惡化與功能退化,甚而疾病復發而反覆住院。探究其原因,除病患多不知如何尋求照護支持外,醫護人員也未針對病患之需求提供適當的保健知識;因此,國內提供心臟病友支持需求有其迫切性(黃、施、劉、黃,1995)。

文獻查證

本研究主要針對出院心臟病患的支持需求,做相關文獻探討。

出院心臟病患之支持需求
心臟病患雖對就醫及服藥行為遵從性高,但對日常保健相關行為之執行仍待加強(黃、黃,1995),探究其患病之危險因子包括抽煙、高血脂、體重過重、血壓過高等(趙,趙,1997),蔡氏(1999)針對心臟病患所做調查發現,主要危險因子為情緒壓力及缺乏運動,病患出現最多之症狀為疲倦,以胸悶症狀的嚴重程度為最高,對病患的日常生活影響也最大,尤其有76%病患對出院後性生活之進行缺乏正確認知;雖然性生活為心臟病患普遍的問題,但卻是病患最少獲得的衛教(梁,1986),一半以上的心臟病患出院以後,不敢任意活動,或從事超越所允許的活動量(林,1992),並對飲食上之注意事項缺乏正確知識(蔡,1999),然而上述這些需求真是心臟病患者認為最需要醫護人員提供指導的項目嗎?尚未出現於文獻中的需求是本研究想深入探討的。

支持團體
支持團體乃是將有類似社會、情緒、身體健康等問題的人組織起來,提供個人及環境的資源來改變或預防不良的適應行為,並維持有利的健康行為。在團體中,成員藉由互相支持及經驗分享來處理自己的生活壓力(黃、施、劉、黃,1995);並可藉由支持團體緩解病患情緒壓力對疾病之影響(蔡,1999);病患的自我照顧上有複雜的適應過程,也需要團體的幫助來克服疾病的壓力,而護理人員在團體中可為領導者、教育者、情緒支持者等多重角色,因此,團體不但是一社會支持,亦為醫療服務的延伸(黃,1989);許多慢性病患,經由有組織、有計劃的支持團體後,其疾病的相關知識明顯增加,而因疾病所帶來的壓力得以減輕,並有較好的心理調適(Chen, 1986)。因此本研究由護理人員擔任領導者、教育者、情緒支持者等多重角色,採團體的方法了解,並進而了解病患的支持需求。

支持團體於心臟病患之應用現況
在國外,早有美國心臟協會(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提供心臟病患居家照顧、醫療諮詢及類似支持性團體等協助;據國內黃氏及黃氏(1995)研究報告指出,心臟病患出院後皆希望有支持團體成立,以協助他們渡過復原過程,而黃氏、施氏、劉氏及黃氏(1995)研究也發現90%的出院心臟病患需要支持團體的協助,並以疾病相關的知識需求最為迫切,與其他相同疾病病友交換經驗也占有相當高的比例。由此可知,運用支持團體的力量,提供心臟病患疾病相關知識,並協助病患身、心、社會的調適是有其必要性的。

名詞界定

心臟病患屬性
係指東部地區某教學醫院出院心臟病患,經心臟專科醫師診斷為冠狀動脈心臟病及心肌梗塞(Myocar-dial Infarction, M. I.)患者,包括行冠狀動脈擴張術(Percutaneous Transaluminal Coronary Angioplasty, P.T.C.A.)及冠狀動脈繞道手術(C.A.B.G)之心臟病患。

支持需求
係指個人缺乏而想要或需要的慾望,此慾望可由他人之情緒支持與實質支持而滿足,這些支持對減低壓力有極大助益。

研究方法

本研究團體進行過程於2000年初籌劃,徵得東部某教學醫院行政體系同意後,由院方提供心臟病患名單,以地域方便性及病患意願高者為原則,預經電話聯絡後,共篩選出八位同意參與支持團體之成員,於2000年10月至11月間,每週兩次共三週,每次七十分鐘,共進行六次支持團體活動,以封閉性半結構式進行,領導者及協同領導者各一名,固定由研究者擔任領導者,資深護理師擔任協同領導者,並有兩位非參與性觀察者,一位為具質性研究經驗之護理碩士擔任,另一位由護理師擔任,活動方式為先暖身活動五分鐘,非結構式開放式討論支持需求六十分鐘,最後五分鐘為結束評值。

研究工具

本研究工具包含研究者本身,團體衛教活動計劃書,團體進行之前,由研究者與兩位護理師先行討論,評估研究對象過去參與團體或活動之經驗,及出院心臟病患衛教需求的優先順序,再參考國內外文獻及與相關專家討論,擬出成員衛教需求之五項主題為「飲食」、「服藥」、「運動」、「性生活」及「健康生活型態」,研究者於前一次團體結束前,提供相關資料為家庭作業,在每一次團體進行前,研究者先行電話聯絡,詢問成員上一次參與團體之感受與評值,提醒成員下次活動之時間,並先行備妥場地與飲料點心,於團體過程中,研究者並不主動引導團體所要探討的主題,而是開放式的由成員自發性形成支持需求議題,如此可避免限制成員們所要分享的內容而影響資料的完整性,由於成員拒絕錄音,基於尊重人權的觀點,團體同意由觀察者將整個過程採團體行為過程實錄的方式記錄。

資料分析
本研究由四位工作人員於每次會後反覆討論,將團體行為過程實錄內容還原,並轉成逐字搞,採內容分析方式,先詳細閱讀消化逐字稿,並反覆不斷閱讀以求整體了解,並將有意義的行為內容劃線,再分類對比,參考理論文獻及每次會後研究者、協同領導者及兩位非參與性觀察者共同討論之內容,歸納出建構類目。

研究嚴謹度
本研究者的訓練方面為其碩士畢業學歷,並於臨床實務工作經驗數年,在臨床實務與求學階段均受過帶領團體及行為過程實錄的資料分析訓練,並曾接受「護理研究」和「護理理論」方面課程及相關研習會; 真實性方面,本研究由研究者自己擔當參與觀察者,且資料收集與分析處理撰寫均由研究者擔任;適用性方面,研究者與另一位具質性研究經驗之護理碩士研究者反覆確定逐字稿無誤,並隨機抽取團體過程記錄分析兩份,由另一位研究者編碼歸類,對照呈現百分之八十以上一致性。

結果與討論
以團體個案簡介及資料分析呈現研究結果與討論。

團體個案簡介
在這八位經過篩選的研究對象皆為男性(表一),診斷皆為冠狀動脈心臟病,曾行冠狀動脈擴張術(P.T.C.A.)占八位,行冠狀動脈繞道手術(C.A.B.G)亦占四位,年齡分佈自40歲至60歲,平均年齡為53歲; 教育分佈國小一位,國中一位,高中(職)兩位,五專(含以上)四位; 婚姻狀況中僅一位未婚; 六次團體的主題及各自出席率分別如下:「相見歡」87.5%(七位)、「飲食」100%(八位)、「服藥」 62.5%(五位)、「運動」75%(六位)、「性生活」 62.5%(五位)及「健康生活型態」62.5%(五位),平均出席率75%,其中成員E參加三次,成員C參加兩次,成員F參加一次,其餘成員全數參加,以電話聯絡後,成員E表示因身體不適需在家休息,故偶爾無法參加,成員C表示其工作性質需常出差,因此無法參加,成員F表示,因為一切病況都控制良好,所以不需支持團體支持而予以婉拒,雖於團體中承諾不會無故缺席,但每次皆有理由請假,其出席率只有一次。由此經驗得知,未來若要再辦類似團體,必須審慎考量成員之出席問題。

資料分析討論

以下經研究者不斷分析整理,依據各主要議題進行討論與分析,支持需求結果如下:
一、分享患病經驗
大部分成員於團體中分享疾病的歷程,且因八位成員皆曾行冠狀動脈擴張術(P.T.C.A.),但只有一半行冠狀動脈繞道手術(C.A.B.G.),未曾行冠狀動脈繞道手術者,多向曾有行此手術經驗者詢問C.A.B.G.手術的經驗,成員不但彼此分享患病及處理經驗,有時除宣洩了患病的不適,也灌注了希望。例如:成員A提到「記得第一次發病是在晚上九點多,自己一人躺在床上直冒冷汗,覺得手腳都不是自己的,一直到老婆回來看不對勁,才帶就醫…我實在不了解醫生在想什麼,既然要通血管(行P.T.C.A.)就一次把它通完,竟然還留兩條不通」; 成員B附議「我也是不了解,為何通心臟的血管(行P.T.C.A.)要通到剩百分之二十就不通了,既然已經入手術房,就一次把它們通乾淨嘛!…是不是每一個心臟病患最後都必須行冠狀動脈繞道手術?」;成員E抱怨「自從行冠狀動脈繞道手術之後,我的腿就一腿瘦一腿胖(站起來,把長褲捲起),腳也一小一大,你們看是不是?(待大家看完後,坐下,皺眉)而且記憶力變差,你看(拿起筆記本),你們討論的重點,我都要用筆記下來,我好倒楣,像各位(指其他成員)手術完就恢復健康了,而我卻在手術時昏迷了三天,聽我太太說,我還一度被C.P.R.,醒過來後頭腦就變笨了」; 成員F提出「我是員工體檢時發現心臟血管塞了三條,當時沒什麼症狀,健康檢查後才發現,分別塞了90%、80%、70%,本來要做P.T.C.A.就好的,誰知道我對顯影劑過敏,醫師把導管拉出來時,又不小心拉破一條血管,所以就只好動C.A.B.G.手術」,成員E繼續問成員F「那你現在都不會胸痛嗎?」,成員F回答「不會,我自從動完手術後,都很注重保養,又戒酒又戒煙,且常常去爬山、游泳的」,成員E「我是塞四條,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復原?」,成員F回答「我想保養很重要」;成員G抱怨「我心臟痛時還被轉了三次院才有醫院願意治療,到了加護病房還規定一整天不能吃東西…我以前一條煙三天就吸完了,自從醫生勸我戒煙,我就告訴自己吸完這一口煙就好,從此我已經六年沒再吸煙了,所以為了健康戒煙是不難的」;成員A(雙邊嘴角上揚),頻教導其他成員如何保健自己,如告訴成員H「尤其是冬天,你不能一下子就開始跑步,像我每天五點起床,就慢慢走一小時,回來還要再做緩和運動」。
二、性生活困擾
40%至70%的心臟病患有性功能障礙的問題,包括性生活頻率或性生活滿意度降低,甚至於完全停止性活動等(黃、黃,1998)。本研究之成員剛開始多未主動提及性困擾,不知是否與中國文化較保守,或是因團體工作人員皆為女性而難以啟齒等原因有關,但給予較久的時間熟悉支持團體後,成員願意分享性生活的困擾,但多討論威爾鋼之類間接相關的性知識,偶爾才願意坦露部份性生活困擾。例如: 團體成員討論「運動」議題時,已有成員A提到「目前無性生活」,但成員D建議A「去吃蒜頭」,之後話題又提到「睡不著」、「藥不知如何吃」之類無關性生活困擾的議題,至下一次團體一成員討論「性生活」議題時,其他成員反而討論「運動」議題,直至最後一次團體成員討論「健康生活型態」議題時,成員才開始討論「性生活的困擾」,但於團體結束前又抱怨時間不夠討論; 而成員H於每次團體皆較少發言,但於最後一次團體時自我坦露部份增加,表示「我自從生病後就一直舉不起來,已經一年多沒有與老婆同床,前陣子朋友送我 一顆100mg的威爾剛,放了好久都不敢動它,因為害怕藥效太強,所以先吃半顆,結果真得很強,舉了一整晚,可是也不敢找老婆行房,怕她會覺得很奇怪」; 成員A提到「現在我動作要做之前(指性行為),都要先含舌下NTG,完事後再吃,且做之前還要先休息,通常是睡醒後才能做」;成員B問到「有沒有聽說因為性生活而死的病人?」。
三、再發與猝死的焦慮
心臟病患者常因害怕死亡及擔心疾病恢復狀況,沮喪、焦慮的發生率相當高,因此常會出現調適困難(Kuhn, et. al, 1988),在本研究團體成員之再發與猝死的焦慮,多於成員互動言語中透露。例如:成員A提到「心臟血管如果越來越阻塞,血流不過去,血壓就會越來越高,有一天就會腦溢血」;成員E提到「醫生叫我不要開車,可是我還是開車來,不知道開車時會不會心臟病突發,所以開得很害怕」;成員B提到「出院以後,擔心心臟病再發,於是睡眠品質很差、心悸、情緒與精神都容易緊張…希望能向大家學習如何動才叫運動,要不自己每天亂動一通,流了滿身汗,也不知是對是錯,會不會引起心臟病發作?」。
四、人際困擾
由於心臟病之保健中,有多種日常活動之限制,因而常影響病患與他人互動之意願,成員多表達不願造成他人麻煩。例如:成員B表示「出院後,我常將自己封閉,別人都說我變瘦了,瘦聽起來好像沒有份量,朋友也都知道我目前病況,所以就不找我了」;成員H亦表示「生病後我的社交範圍變窄了,幾乎沒有什麼好朋友」;成員F提到「自從生病以來,我就無法吃外食,因為又要低鈉又要低膽固醇的食物實在很難找,且出去吃飯若有朋友就免不了要喝酒,所以就乾脆在家自己煮,久而久之就沒有朋友了」。
五、自我概念改變
團體成員對患病後身體心像改變,往往會影響患者的自尊及自我概念,甚至產生適應不良的行為,團體中有一半成員因患病後即在家養病,未能工作,而對人生無目標感到無奈,此與West(1992)的研究結果相同,且成員多以嘲諷自己的方式發洩。例如:成員B提到「像我們這種心臟病的人,就都不配有口福了嗎?(冷笑)」;成員A提到「現在我整個肚子都是藥」; 成員E提到「我以前是一位老師,自從上次急救缺氧後,現在不管我講話什麼話大家都會笑,且什麼事都記不住,你們看我來參加支持團體,還要帶筆記本」;成員A表示「剛開始生病時,我太太都會陪我早上起來運動的,後來她就迷上什麼元極舞的,最後就她做她的,我做我的…因患病需在家養病,無法工作,且又不敢有性生活,好像一個活死人,不知人生活著要做什麼?(雙邊嘴角下揚)」。除了上述議題,團體中亦觀察到隱約的自殺念頭。例如:在第一次團體結束的家庭作業中,請成員填寫一份貝氏憂鬱量表中,成員D與H皆於問卷中表示「如果有機會我會自殺」,而成員E亦表示「我有自殺的念頭,但沒有付諸實行」,但這些議題始終未於團體中討論,其成員不願於支持團體中討論之原因,有待再深入探究。

研究限制與建議

由於人力、時間及經費之限制,因此採曾住東部某教學醫院心臟內科病房之病患之研究對象,每次出席人數在5至8位,故研究推論有限,研究結果無法代表社區中所有心臟病患; 本研究由於病患拒絕錄音,雖已於每次團體後盡量還原行為過程實錄,但仍擔心有所缺失,因此建議第一次若成員拒絕錄音時,可說明需錄音之原因,並同意團體拒絕錄音之團體規範,待團體凝聚力形成後,研究者可多次再保證團體內容絕不外洩,藉由成員對研究者的信任感提昇後,可再次詢問團體是否能接受錄音之記錄方式,加強嚴謹度;並建議未來增加對照組及使用有信效度的評值表來探討團體成效; 對於團體成員普遍不敢啟齒的自身性困擾,建議下次團體的領導者或協同領導者能有一位為男性,或許可以促使成員自我坦露的部份,此外,也可以延長團體的時間至九十分鐘,或是改為每一至兩週舉辦團體,或是增加團體的次數,或許成員更可以實際應用,而更可見到支持的成效;亦可依團體成員需求,開辦符合其需求的C.P.R.團體或減重團體等;甚至於門診舉辦心臟病患家屬支持團體,藉由家屬對疾病的了解,以改善病患的家庭支持成效。

致謝

本研究得以完成首要感謝慈濟技術學院八十八學年度教師研究計劃TCCN:8802及醫院之支持,及所有參與團體成員,包括八位參與病友們、慈濟技術學院講師張麗蓉及曾婉婷女士、資深護理師宋美惠及林靜敏女士支持與配合。

參考資料

行政院衛生署(1999)台灣十大死因,生命統計資料,Http://www.doh.gov.tw/new/lane/88/dtaim88.htm.
汪素敏、顧乃平、林幸台、魏崢 (民87).心臟移植術徵病人症狀困擾、社會支持與自我照顧行為相關之探討.護理研究,6(1),4-17。
林碧珠(1992).急性心肌梗塞病人生活調適之探討.護理雜誌,39(1),65-76。
梁靜祝(1986).心肌梗塞病人性問題及其調適方法.護理雜誌,33(2),93-98。
陳夏蓮(民86).心臟衰竭病人護理新知.護理雜誌,44(5),77-82。
陳綱華、顧乃平 (1997).接受心臟移植手術後病人壓力源之探討.護理雜誌,44(2),76-80。
黃正宜、黃秀梨(1998).心肌梗塞病人之性功能障礙與護理.護理雜誌,45(5),34-40。
黃翠媛、施素娥、劉善欣、黃秀梨(1995).心臟病患出院後對支持性團體需求之探討.護理雜誌,42(1),65-74。
黃翠媛、黃秀梨(1995).冠狀動脈疾病病人的疾病認知態度及自我照顧行為之探討.護理研究,3(3),225-229。 黃璉華(1989).團體衛生教育—談成立支持團體.護理雜誌,36(4),27-32。
葉玫伶、邱艷芬(1998).心肌梗塞病患住院期間發生不確定感內容及其相關因素之探討.護理研究,6(6),501-511。
趙崇舜、趙崇良(1997).心臟血管危險因子的改變與治療—是克服冠狀動脈心臟病的首要任務.當代醫學,24(4),293-295。
蔡仁貞(1996).心臟復健工作實施之目的與展望.榮總護理,13(1),47-52。
蔡仁貞(1999).心臟病患對心臟復健工作的認知與實施需求之探討.新台北護理期刊,1(1),59-67。
Chen, E. N. (1986). Psychosocial reactions to the diagnosis of gynecologic cancer. Cancer, 62, 635-641.
Kuhn, W. F., Myers, B., Brennan, F., Davis, M. H., Lippmann, S. B., Gray, L. A., & Pool, G. E. (1988). Psychopatholo gy in hearttransplant candidates. Journal of Heart Transplantation, 7(3), 223-226.

表一、團體成員之基本資料


成員 基本資料

  年齡(歲) 患病時間(月) 目前是否工作 有無自殺念頭 是否已婚 是否行冠道狀動脈繞手術 教育程度 其他病史簡介

A 50 19 大專 高血壓、痛風6年,規則服藥
B 40 10 國中
C 59 6 大專 高血壓8年,規則服藥
D 54 17 大專 輕微高血壓
E 55 9 高職 行冠狀動脈繞道術時曾缺氧,記憶力受損,智力中等
F 49 6 大專
G 60 72 國小
H 56 2 高中 糖尿病10年,規則服藥


Support Needs of Male Cardic Outpatients
Ke-hsin Chueh, Wan-ting Tseng

Abstract

The purpose of this study was to identify the basic and various needs of cardiac patients. This study used the analysis of an outpatients' focus group. The sample size was eight cardiac patients from an Eastern Taiwan Teaching Hospital. Recruitment to this study was voluntary. The period of the study was from October to November 2000. The group was led by a nurse and met twice a week for three weeks, with each session lasted 70 minutes. The proceedings of the sessions were observed by the researchers who recorded the contents of the conversation. The results were analyzed and cate gorized into the following support needs: (1) sharing illness experiences, (2) concerning about sexual activity, (3) anxiety about the recurrence of a cardiac arrest and sudden death, (4) interpersonal problems and (5) changes in self-concepts. The finding will be used to assist in the formation of other support groups for cardiac patients in order to address their needs and concerns. (Tzu Chi Nursing Journal 2002, 1(2):70-76)

Key words: supportive needs, heart disease, focus group, nursing

◆回目錄